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三百九十三章嚣张何涛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本来众人这顿饭也快吃完了,经过何彪这么一闹腾,众人也没有再往下吃的兴趣了。坐在房间里闲聊了一会,黄飞明本来是想请徐长志三人回招待所住的。但是,叶青已经让杨老五安排好了住处,这个机会自然又被杨老五抓住了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至今还不知道徐长志的身份,但是,他看得出黄飞明对徐长志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,自然清楚徐长志肯定不是一般人。所以,他对徐长志也非常的恭敬,能得到这样一个机会更是兴奋。他没有安排宾馆什么的,而是直接邀请徐长志他们去他最喜欢的那套别墅入住。
  
      徐长志他们三人大清早便过来了,折腾了一上午,也累得差不多了。得知叶青跟陆家灭门大案没有关系,徐长志也总算长舒了一口气。反正闲着无事,他也准备在九川县住上一天两天的,顺便就当是在这里旅游了。
  
      吃过饭,杨老五便将徐长志他们送到了自己的别墅。徐长志都去了,黄飞明当然要跟着,也去了杨老五的别墅。这对杨老五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喜讯。不管徐长志是什么身份,但对他而言,黄飞明才是主要的人物,毕竟黄飞明管辖邓阳市所有警察,是跟他最有可能接触的人物。要是把黄飞明这层关系打通了,那他以后在邓阳市也能站稳脚了啊!
  
      徐长志他们三人也累了,先去杨老五那里住下休息。叶青则是回了医院,先看了父亲叶昌文,他的情况也挺好的。而且,陈俊侯三他们都又回到了医院,治疗效果都挺不错的。至于顾先平,叶青回到医院,他都已经不在病床了。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去哪了?”叶青大为诧异,询问旁边正在吃苹果的陈俊。
  
      陈俊伤口包扎好,又输了血之后,做点简单的事情也不难了。他父母去世的早,没有什么家人,只有几个一起跟他混的兄弟,现在都在医院照顾他。说是照顾,其实就是在这里蹭饭吃而已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平时就是靠在集贸市场那边做点散工之类的为生,陈俊虽然说在那边有点势力,但他毕竟没钱没关系没背景,所以到现在都是小打小闹。每天的收入,仅够吃饭抽烟,喝酒都是买的散装白酒喝,一个月能吃两次肉都不错了。
  
      陈俊住院之后,这几个人还要照顾陈俊,还要工作,赚的钱当然少了,吃饭也成了问题。不过,刚好陈俊这边吃饭是杨老五派人专门做好送来的,伙食质量很好,分量还很多。他们来了几次之后,发现在这里吃饭可比在外面吃饭好得多了,最后就干脆全跑医院来混饭吃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们吃的这点东西,杨老五也根本没放在眼里。他得知陈俊这些小弟在这里吃饭之后,还专门让人多做了几个好菜送过来,让这些非伤员吃好,也算是给叶青挣足了面子。所以,这几天时间,陈俊这些小弟对叶青也很恭敬。尤其得知他们以后都要跟叶青一起去深川市赚钱之后,每个人都把叶青当成了又一个大哥了!
  
      陈俊吃着苹果,看了看顾先平的病床,奇道:“对呀,顾老师刚才说出去一下,这都个把小时了,怎么还没见人呢?秃子,你见顾老师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旁边一个头发稀少的男子回道。
  
      又一男子道:“我刚才见顾老师往医院外面去了,还把他那辆手推车也拉出去了,他该不会是回去摆摊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吧?”秃子道:“他伤的虽然不重,但也没必要这么抢着赚钱吧?”
  
      陈俊则是一皱眉,道:“我感觉有这个可能,顾老师毕竟是有两个孩子的人。以前他才出来摆摊的时候,下大雨什么的都每天准时出摊呢。算了,秃子,你去市场那边看看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去看吧!”叶青摆手,道:“秃子,一会你带个兄弟去楼上我爸病房那里帮忙照看一下。我妹妹下午上班了,那边就我阿姨招呼,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嘞!”秃子立马站起身,叫了另一人直接上楼了。
  
      叶青刚走到医院门口,一辆路虎便驶了过来,开车的正是大飞。他把脑袋伸出车窗,老远便喊道:“大哥,去哪?”
  
      上午黄飞明知道叶青跟徐长志的关系之后,直接打电话命令林内县那边放了疯狗,大飞上午就开车去了林内县,这刚好把疯狗接了回来。
  
      叶青直接过去钻进车里,道:“去集贸市场。”
  
      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疯狗,道:“你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!”疯狗笑了笑,道:“那边警察只是扣了我一天而已,不过吃的喝的没缺着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叶青点头,拍了拍疯狗的肩膀,道:“兄弟,谢谢你了!”
  
      疯狗诚恳地道:“大哥,你救过我的命。别说让我过去住一天,就算让我进去蹲几年,只要你把我的兄弟招呼好,我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们都不会有事的!”叶青笑着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对,咱们以后肯定会发大财的!”大飞开着车,兴奋地道:“大哥,我刚才接到电话,那边施工队已经就位了,现在已经开始动工了。估计过几天咱们回去,那边地基都开始打了吧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满意地点了点头,他最牵挂的两件事,一是弟弟是否还在活着,二就是那孤儿院的事情。毕竟,那么多孩子在那里,孤儿院越早启动越好!
  
      赶到集贸市场,果然,老远便看到顾先平坐在手推车旁边,将自己的书一件一件摆出来。可能因为伤还没有完全好的缘故,他的动作有些慢,手也有些抖。看着他那蹒跚的样子,叶青眼眶不由有些湿润。曾经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个老知识分子,如今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,真是让人唏嘘啊!
  
      集贸市场这边人很多,车辆根本进不去。叶青正要下车步行过去,却看到何涛带了一群十七八岁的青年冲了出来。还未跑到顾先平的书摊边,何涛便老远大骂一声:“老东西,你他妈还敢出来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何涛一个加速跑了过去,一脚踹在顾先平腰间,直接把顾先平踹翻在地。
  
      叶青面色一变,立马下了车,大步奔过去。但是,他这边还是有些远,何涛等人围住顾先平便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  
      “打!给我往死里打!他妈的,敢把我哥害的进监狱,老子今天要你的命!”何涛在旁边大声嚷嚷:“对!往死里打!往死里打!他妈的,你们没吃饭啊,给我往里打!打头,打头!我******的,打死他。王八蛋,你以为你认识几个警察就行了吗?告诉你,老子还没满十八岁,杀了你,你他妈能把我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何彪被抓进警察局之后,未满十八岁的何涛便被人放了。这也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,以为没满十八岁,警察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,所以一出来便纠集了一群未满十八岁的孩子,准备过来杀了顾先平报仇。
  
      “往死里给我打,把他给我活活打死!”何涛大声嚷嚷着,气焰嚣张至极。
  
      顾先平双手抱着脑袋,口鼻已经被打出血了,那样子实在凄惨至极。
  
      叶青终于跑了过来,离老远便大声狂吼:“何涛,你找死!”
  
      何涛扭头看到叶青,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面色大寒,怒道:“好了,都给我起来,先把这个王八蛋给我解决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何涛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,冷眼看着叶青,道:“姓叶的,我哥不敢杀你,但老子不一样。我他妈未满十八岁,杀了你也不犯法。今天,老子就要让你死在这里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他妈文盲也就算了,你还是个法盲啊!”跟叶青一起跑过来的大飞大声嚷嚷道:“谁给你说没满十八岁杀人不犯法?靠,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少管所吗?等你年纪到了,照样一枪崩了你!”
  
      何涛当然没听过这些东西,他愣了一下,有些迟疑。不过,很快他又一摆手,道:“你他妈还想唬老子?少管所?什么他妈少管所?我告诉你们,老子还是未成年人,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已经走到顾先平旁边,匆忙弯腰将顾先平扶起来。他被打得不轻,衣服都染红了一些,站在旁边不断地喘着粗气。
  
      叶青眼光渐渐变寒,缓缓转头看着无法无天的何涛。
  
      “何涛,我原以为你只是一个孩子。所以,你做的那些事,我都算在何彪头上了!”叶青顿了一下,突然一指何涛,道:“但是,我现在看出来了。你虽然是个孩子,做事却比成年人还残忍。你这种人,留着也是个祸害!”
  
      “靠,你他妈说的好牛逼啊,你能把老子怎么样啊?”何涛一副嚣张的样子,道:“老子就站在这里,你他妈有种过来把老子弄死啊。来来来,你来啊,老子就不服你有多大本事,不服来把老子弄死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,你他妈别太嚣张了啊!”大飞愤然嚷嚷,何涛这样子让他很看不惯。
  
      本来众人这顿饭也快吃完了,经过何彪这么一闹腾,众人也没有再往下吃的兴趣了。坐在房间里闲聊了一会,黄飞明本来是想请徐长志三人回招待所住的。但是,叶青已经让杨老五安排好了住处,这个机会自然又被杨老五抓住了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至今还不知道徐长志的身份,但是,他看得出黄飞明对徐长志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,自然清楚徐长志肯定不是一般人。所以,他对徐长志也非常的恭敬,能得到这样一个机会更是兴奋。他没有安排宾馆什么的,而是直接邀请徐长志他们去他最喜欢的那套别墅入住。
  
      徐长志他们三人大清早便过来了,折腾了一上午,也累得差不多了。得知叶青跟陆家灭门大案没有关系,徐长志也总算长舒了一口气。反正闲着无事,他也准备在九川县住上一天两天的,顺便就当是在这里旅游了。
  
      吃过饭,杨老五便将徐长志他们送到了自己的别墅。徐长志都去了,黄飞明当然要跟着,也去了杨老五的别墅。这对杨老五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喜讯。不管徐长志是什么身份,但对他而言,黄飞明才是主要的人物,毕竟黄飞明管辖邓阳市所有警察,是跟他最有可能接触的人物。要是把黄飞明这层关系打通了,那他以后在邓阳市也能站稳脚了啊!
  
      徐长志他们三人也累了,先去杨老五那里住下休息。叶青则是回了医院,先看了父亲叶昌文,他的情况也挺好的。而且,陈俊侯三他们都又回到了医院,治疗效果都挺不错的。至于顾先平,叶青回到医院,他都已经不在病床了。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去哪了?”叶青大为诧异,询问旁边正在吃苹果的陈俊。
  
      陈俊伤口包扎好,又输了血之后,做点简单的事情也不难了。他父母去世的早,没有什么家人,只有几个一起跟他混的兄弟,现在都在医院照顾他。说是照顾,其实就是在这里蹭饭吃而已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平时就是靠在集贸市场那边做点散工之类的为生,陈俊虽然说在那边有点势力,但他毕竟没钱没关系没背景,所以到现在都是小打小闹。每天的收入,仅够吃饭抽烟,喝酒都是买的散装白酒喝,一个月能吃两次肉都不错了。
  
      陈俊住院之后,这几个人还要照顾陈俊,还要工作,赚的钱当然少了,吃饭也成了问题。不过,刚好陈俊这边吃饭是杨老五派人专门做好送来的,伙食质量很好,分量还很多。他们来了几次之后,发现在这里吃饭可比在外面吃饭好得多了,最后就干脆全跑医院来混饭吃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们吃的这点东西,杨老五也根本没放在眼里。他得知陈俊这些小弟在这里吃饭之后,还专门让人多做了几个好菜送过来,让这些非伤员吃好,也算是给叶青挣足了面子。所以,这几天时间,陈俊这些小弟对叶青也很恭敬。尤其得知他们以后都要跟叶青一起去深川市赚钱之后,每个人都把叶青当成了又一个大哥了!
  
      陈俊吃着苹果,看了看顾先平的病床,奇道:“对呀,顾老师刚才说出去一下,这都个把小时了,怎么还没见人呢?秃子,你见顾老师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旁边一个头发稀少的男子回道。
  
      又一男子道:“我刚才见顾老师往医院外面去了,还把他那辆手推车也拉出去了,他该不会是回去摆摊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吧?”秃子道:“他伤的虽然不重,但也没必要这么抢着赚钱吧?”
  
      陈俊则是一皱眉,道:“我感觉有这个可能,顾老师毕竟是有两个孩子的人。以前他才出来摆摊的时候,下大雨什么的都每天准时出摊呢。算了,秃子,你去市场那边看看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去看吧!”叶青摆手,道:“秃子,一会你带个兄弟去楼上我爸病房那里帮忙照看一下。我妹妹下午上班了,那边就我阿姨招呼,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嘞!”秃子立马站起身,叫了另一人直接上楼了。
  
      叶青刚走到医院门口,一辆路虎便驶了过来,开车的正是大飞。他把脑袋伸出车窗,老远便喊道:“大哥,去哪?”
  
      上午黄飞明知道叶青跟徐长志的关系之后,直接打电话命令林内县那边放了疯狗,大飞上午就开车去了林内县,这刚好把疯狗接了回来。
  
      叶青直接过去钻进车里,道:“去集贸市场。”
  
      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疯狗,道:“你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!”疯狗笑了笑,道:“那边警察只是扣了我一天而已,不过吃的喝的没缺着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叶青点头,拍了拍疯狗的肩膀,道:“兄弟,谢谢你了!”
  
      疯狗诚恳地道:“大哥,你救过我的命。别说让我过去住一天,就算让我进去蹲几年,只要你把我的兄弟招呼好,我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们都不会有事的!”叶青笑着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对,咱们以后肯定会发大财的!”大飞开着车,兴奋地道:“大哥,我刚才接到电话,那边施工队已经就位了,现在已经开始动工了。估计过几天咱们回去,那边地基都开始打了吧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满意地点了点头,他最牵挂的两件事,一是弟弟是否还在活着,二就是那孤儿院的事情。毕竟,那么多孩子在那里,孤儿院越早启动越好!
  
      赶到集贸市场,果然,老远便看到顾先平坐在手推车旁边,将自己的书一件一件摆出来。可能因为伤还没有完全好的缘故,他的动作有些慢,手也有些抖。看着他那蹒跚的样子,叶青眼眶不由有些湿润。曾经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个老知识分子,如今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,真是让人唏嘘啊!
  
      集贸市场这边人很多,车辆根本进不去。叶青正要下车步行过去,却看到何涛带了一群十七八岁的青年冲了出来。还未跑到顾先平的书摊边,何涛便老远大骂一声:“老东西,你他妈还敢出来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何涛一个加速跑了过去,一脚踹在顾先平腰间,直接把顾先平踹翻在地。
  
      叶青面色一变,立马下了车,大步奔过去。但是,他这边还是有些远,何涛等人围住顾先平便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  
      “打!给我往死里打!他妈的,敢把我哥害的进监狱,老子今天要你的命!”何涛在旁边大声嚷嚷:“对!往死里打!往死里打!他妈的,你们没吃饭啊,给我往里打!打头,打头!我******的,打死他。王八蛋,你以为你认识几个警察就行了吗?告诉你,老子还没满十八岁,杀了你,你他妈能把我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何彪被抓进警察局之后,未满十八岁的何涛便被人放了。这也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,以为没满十八岁,警察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,所以一出来便纠集了一群未满十八岁的孩子,准备过来杀了顾先平报仇。
  
      “往死里给我打,把他给我活活打死!”何涛大声嚷嚷着,气焰嚣张至极。
  
      顾先平双手抱着脑袋,口鼻已经被打出血了,那样子实在凄惨至极。
  
      叶青终于跑了过来,离老远便大声狂吼:“何涛,你找死!”
  
      何涛扭头看到叶青,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面色大寒,怒道:“好了,都给我起来,先把这个王八蛋给我解决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何涛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,冷眼看着叶青,道:“姓叶的,我哥不敢杀你,但老子不一样。我他妈未满十八岁,杀了你也不犯法。今天,老子就要让你死在这里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他妈文盲也就算了,你还是个法盲啊!”跟叶青一起跑过来的大飞大声嚷嚷道:“谁给你说没满十八岁杀人不犯法?靠,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少管所吗?等你年纪到了,照样一枪崩了你!”
  
      何涛当然没听过这些东西,他愣了一下,有些迟疑。不过,很快他又一摆手,道:“你他妈还想唬老子?少管所?什么他妈少管所?我告诉你们,老子还是未成年人,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已经走到顾先平旁边,匆忙弯腰将顾先平扶起来。他被打得不轻,衣服都染红了一些,站在旁边不断地喘着粗气。
  
      叶青眼光渐渐变寒,缓缓转头看着无法无天的何涛。
  
      “何涛,我原以为你只是一个孩子。所以,你做的那些事,我都算在何彪头上了!”叶青顿了一下,突然一指何涛,道:“但是,我现在看出来了。你虽然是个孩子,做事却比成年人还残忍。你这种人,留着也是个祸害!”
  
      “靠,你他妈说的好牛逼啊,你能把老子怎么样啊?”何涛一副嚣张的样子,道:“老子就站在这里,你他妈有种过来把老子弄死啊。来来来,你来啊,老子就不服你有多大本事,不服来把老子弄死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,你他妈别太嚣张了啊!”大飞愤然嚷嚷,何涛这样子让他很看不惯。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