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三百九十四章无知不是年少的资本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“老子就是嚣张,你不服啊?你不服你倒抽个几岁,也回到十七岁啊!”何涛冷冷一笑,突然扬起手里的匕首,道:“姓叶的,你他妈不敢动老子,但是,老子可敢杀你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何涛一摆手,大吼道:“大家一起上,把那个王八蛋给我捅死!”
  
      这些青年平时打架就很嚣张,仗着未成年,出手都特别狠。听到何涛的话,立马拔出匕首,齐齐朝着叶青这边奔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叶青紧皱眉头,沉声道:“大飞,疯狗,把顾老师带走!”
  
      疯狗一摆手,道:“大飞,你把顾老师带走。大哥,我帮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,搞得跟我不能打似的!”大飞嚷嚷着,但还是先把顾先平搀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疯狗,小心点!”叶青说着,当先冲上前去。
  
      一个青年刚好跑过来,抬手便朝叶青的胸口刺来。
  
      叶青动作极快,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,用力一扭,这青年的匕首直接被叶青夺了过去。而叶青再次用力,这人手腕顿时吃痛,不由破口骂道:“******的,快点放开老子,不然老子弄死你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没跟他客气,抬手一拳打在他脸上,直接把他的鼻梁都给打断了。这青年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,再也没有力气说什么弄死谁了。
  
      后面几人也冲了上来,极其凶悍地挥舞着手里的匕首,全都朝着致命的地方捅去。还好他们对的是叶青,身手敏捷,躲避迅速。若是换一个普通人,只怕现在已经把命丢在这里了!
  
      “捅死他!捅死他!”何涛在后面大声狂吼:“把他给我弄死,要死的不要活的!”
  
      看着面前这些凶悍的青年,叶青皱紧眉头。这些人都未成年,换他以前的脾气,他出手是会手下留情的。但是,这些人也太凶悍了,他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咬紧了牙关。
  
      “找死!”叶青一声大喝,抬脚便踹在一个青年的胸口,这青年顿时倒飞出去。落在地上,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,他的肋骨都被叶青这一脚踹断了大半。
  
      叶青已经下定决心,不会对这些人留情了。因为,这些人无法无天起来,比成年人还要恐怖啊!
  
      既然有了这个决心,叶青出手也狂放了许多。这七八个青年,在叶青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,不过一分钟,全部被叶青打倒在地。而且,都伤的很重,要么断了肋骨,要么断了手臂腿什么的,再没有爬起来打的力气了。
  
      疯狗那边打了两个,这两人一个被疯狗用一个石头在头上破了个口子。另一个则被疯狗按在地上,这会还在用拳头暴打呢。那青年咆哮连连,怒吼着威胁疯狗放了他,但得到的回答还是一顿暴打。疯狗几岁的时候就出来跟人抢吃的,这些只能欺负学生的小混混,对疯狗来说根本就跟小孩子似的啊。
  
      何涛没想到自己纠集的这一群人,这么快就被叶青给打倒了,他也不由愣住了。眼看叶青朝自己走来,他顿时有些慌张,怒声道:“姓叶的,你……你他妈别仗着我哥进去了,就想找机会欺负我。你这么大年纪,欺负我一个未成年人,你也不怕传出去丢人吗?”
  
      叶青没理他,只朝他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别过来,我警告你,我……我可不怕你……”何涛吓得腿都软了,连后退都忘了,颤声道:“我给你说,我可是未成年人,你打伤我,罪名……罪名很大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青不由摇了摇头,没文化不可怕,关键是连法律都不懂。这个何涛便是这样的,以为自己是未成年人,就可以横行霸道无法无天,殊不知,这个世界,但凡是人,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。
  
      “年轻人,我给你普及一下法律吧!”大飞跑了过来,悠然地看着何涛,道:“你们十几个人,带着武器拿着家伙,过来殴打我们这两三个人。在法律上,我们就算打死你们,也只能算是防卫过当。而且,你们也没死,这只能算是正当防卫。再说了,我们也没有用武器,我们有什么罪名?最多赔偿你点医药费,这样吧,你想要多少?咱们先把医药费谈好,免得大哥把你打伤了,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!”
  
      何涛那里知道什么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,被大飞半真半假的这么一忽悠,顿时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,叶青也走到了他面前。冷冷看着何涛,沉声道:“年少无知不是罪,但是,不要把年少无知当做你做任何事的资本。记住,你做的每一件事,说的每一句话,你都必须承担责任,都必须付出代价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叶青突然伸手一拳打在何涛胸口,何涛顿时弯腰蹲在地上,一张脸憋得通红。叶青这一拳的力气,他是真的撑不住!
  
      看何涛这样子,叶青不由摇了摇头,道:“你跟你哥比,差远了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叶青没再理他,扭头便走。
  
      这时,何涛却猛然站起身,咬牙握紧匕首便朝叶青刺来。他刚才知道,正面肯定是动不了叶青的,所以就等这个机会。
  
      “大哥小心!”疯狗和大飞同时惊呼出声,但他们喊的还是有些晚了,那匕首都已经快刺进叶青的衣服了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叶青突然一扭身,刚好躲过了这把匕首。同时,叶青重重一拳打在了何涛的胸口,何涛一声惨叫,连呕出几口鲜血,接连往后退,重重摔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叶青走到何涛面前,缓缓摇了摇头,道:“你真是无药可救了!”
  
      何涛大声道:“有本事就杀了老子,你看你死不死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会杀你的!”叶青弯腰,静静看着何涛,突然伸手抓住他的右臂,用力一扭。只听咔嚓一声,何涛顿时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,断臂的疼痛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条断臂,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复原。”叶青冷眼看着何涛,道:“从今天开始,每隔三个月,我就让人把你的胳膊打断一次。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躺在病床上,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害人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何涛顿时愣住了,这……这他妈也太狠了吧?
  
      叶青没有再理他,只转身过去,将顾先平搀扶上车。疯狗在下面,帮着把顾先平的那些书收拾起来,存放在旁边一个跟陈俊关系很好的小店里。
  
      地上,疯狗等人惨叫不已,四周却没有一个人过去搀扶他们一下。
  
      这些青年,平时在附近可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很多人对他们都是敢怒而不敢言。今天叶青把他们都打伤了,众人只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,恨不得看他们在地上多惨叫一会儿。
  
      坐在车上,顾先平的情绪明显低落了许多。他看了看旁边的叶青,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“叶青,对不起,又……又麻烦你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,你跟我就不要说这个了!”叶青看着顾先平,道:“顾老师,我知道你很担心雅清的伤。你放心,我她的医药费绝对不会有问题。而且,以后他们上学的费用,你都不用担心了。这书你就不要再卖了,我会想办法让你再回到学校上班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叶青,我……我知道你也是好心。”顾先平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雅清的医药费,你能帮我垫上,我真的很感激了。但是,雅清和云志上学的钱,我真的不能再麻烦你了。我现在有手有脚,能走能跑,能赚一点就是一点,我怎么能这样花你的钱,那都是你辛辛苦苦赚出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,当初如果不是你,我连学都上不了了,还赚什么钱呢?”叶青看着顾先平,道:“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再说了,雅清和云志上学的费用,其实是杨老板要出的。你也知道,他准备资助贫困生,雅清和云志,他都决定要资助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顾先平愣了一下,旋即摇了摇头,道:“叶青,这……这件事还是不要麻烦杨老板了。雅清和云志上学的费用,我还是能够撑得起的。只要能回去上班,让他们上学还是没有问题的。这两个名额,还是让给那些有需要的孩子们吧!”
  
      叶青道:“雅清和云志就是有需要的啊,这是杨老板决定的,您就不要推辞了吧。您的工资,可以给雅清云志买点补品,毕竟他们现在也正在长身体嘛!”
  
      “哎!”顾先平叹了口气,道:“叶青,我是一个老师,是每个月都能拿到工资有固定收入的人员。雅清和云志的学费,我是能承担得起的。但是,你知道吗?学校里有多少孩子,家里连这点学费都承担不起。有多少孩子,从一生下来,他们连父母的面都没见过。雅清和云志至少还有我,我怎么能让他们去跟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争这些名额呢?我们少用一点,少花一点,就能多两个孩子可以走进学校了!”
  
      听着顾先平这话,叶青眼眶不由红了。这些年,顾先平资助的学生太多了。虽然他没有杨老五这么大的手笔,但是,他却是拼尽全力,单这一点就让人不得不敬佩他啊!
  
      “老子就是嚣张,你不服啊?你不服你倒抽个几岁,也回到十七岁啊!”何涛冷冷一笑,突然扬起手里的匕首,道:“姓叶的,你他妈不敢动老子,但是,老子可敢杀你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何涛一摆手,大吼道:“大家一起上,把那个王八蛋给我捅死!”
  
      这些青年平时打架就很嚣张,仗着未成年,出手都特别狠。听到何涛的话,立马拔出匕首,齐齐朝着叶青这边奔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叶青紧皱眉头,沉声道:“大飞,疯狗,把顾老师带走!”
  
      疯狗一摆手,道:“大飞,你把顾老师带走。大哥,我帮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,搞得跟我不能打似的!”大飞嚷嚷着,但还是先把顾先平搀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疯狗,小心点!”叶青说着,当先冲上前去。
  
      一个青年刚好跑过来,抬手便朝叶青的胸口刺来。
  
      叶青动作极快,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,用力一扭,这青年的匕首直接被叶青夺了过去。而叶青再次用力,这人手腕顿时吃痛,不由破口骂道:“******的,快点放开老子,不然老子弄死你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没跟他客气,抬手一拳打在他脸上,直接把他的鼻梁都给打断了。这青年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,再也没有力气说什么弄死谁了。
  
      后面几人也冲了上来,极其凶悍地挥舞着手里的匕首,全都朝着致命的地方捅去。还好他们对的是叶青,身手敏捷,躲避迅速。若是换一个普通人,只怕现在已经把命丢在这里了!
  
      “捅死他!捅死他!”何涛在后面大声狂吼:“把他给我弄死,要死的不要活的!”
  
      看着面前这些凶悍的青年,叶青皱紧眉头。这些人都未成年,换他以前的脾气,他出手是会手下留情的。但是,这些人也太凶悍了,他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咬紧了牙关。
  
      “找死!”叶青一声大喝,抬脚便踹在一个青年的胸口,这青年顿时倒飞出去。落在地上,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,他的肋骨都被叶青这一脚踹断了大半。
  
      叶青已经下定决心,不会对这些人留情了。因为,这些人无法无天起来,比成年人还要恐怖啊!
  
      既然有了这个决心,叶青出手也狂放了许多。这七八个青年,在叶青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,不过一分钟,全部被叶青打倒在地。而且,都伤的很重,要么断了肋骨,要么断了手臂腿什么的,再没有爬起来打的力气了。
  
      疯狗那边打了两个,这两人一个被疯狗用一个石头在头上破了个口子。另一个则被疯狗按在地上,这会还在用拳头暴打呢。那青年咆哮连连,怒吼着威胁疯狗放了他,但得到的回答还是一顿暴打。疯狗几岁的时候就出来跟人抢吃的,这些只能欺负学生的小混混,对疯狗来说根本就跟小孩子似的啊。
  
      何涛没想到自己纠集的这一群人,这么快就被叶青给打倒了,他也不由愣住了。眼看叶青朝自己走来,他顿时有些慌张,怒声道:“姓叶的,你……你他妈别仗着我哥进去了,就想找机会欺负我。你这么大年纪,欺负我一个未成年人,你也不怕传出去丢人吗?”
  
      叶青没理他,只朝他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别过来,我警告你,我……我可不怕你……”何涛吓得腿都软了,连后退都忘了,颤声道:“我给你说,我可是未成年人,你打伤我,罪名……罪名很大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青不由摇了摇头,没文化不可怕,关键是连法律都不懂。这个何涛便是这样的,以为自己是未成年人,就可以横行霸道无法无天,殊不知,这个世界,但凡是人,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。
  
      “年轻人,我给你普及一下法律吧!”大飞跑了过来,悠然地看着何涛,道:“你们十几个人,带着武器拿着家伙,过来殴打我们这两三个人。在法律上,我们就算打死你们,也只能算是防卫过当。而且,你们也没死,这只能算是正当防卫。再说了,我们也没有用武器,我们有什么罪名?最多赔偿你点医药费,这样吧,你想要多少?咱们先把医药费谈好,免得大哥把你打伤了,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!”
  
      何涛那里知道什么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,被大飞半真半假的这么一忽悠,顿时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,叶青也走到了他面前。冷冷看着何涛,沉声道:“年少无知不是罪,但是,不要把年少无知当做你做任何事的资本。记住,你做的每一件事,说的每一句话,你都必须承担责任,都必须付出代价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叶青突然伸手一拳打在何涛胸口,何涛顿时弯腰蹲在地上,一张脸憋得通红。叶青这一拳的力气,他是真的撑不住!
  
      看何涛这样子,叶青不由摇了摇头,道:“你跟你哥比,差远了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叶青没再理他,扭头便走。
  
      这时,何涛却猛然站起身,咬牙握紧匕首便朝叶青刺来。他刚才知道,正面肯定是动不了叶青的,所以就等这个机会。
  
      “大哥小心!”疯狗和大飞同时惊呼出声,但他们喊的还是有些晚了,那匕首都已经快刺进叶青的衣服了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叶青突然一扭身,刚好躲过了这把匕首。同时,叶青重重一拳打在了何涛的胸口,何涛一声惨叫,连呕出几口鲜血,接连往后退,重重摔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叶青走到何涛面前,缓缓摇了摇头,道:“你真是无药可救了!”
  
      何涛大声道:“有本事就杀了老子,你看你死不死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会杀你的!”叶青弯腰,静静看着何涛,突然伸手抓住他的右臂,用力一扭。只听咔嚓一声,何涛顿时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,断臂的疼痛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条断臂,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复原。”叶青冷眼看着何涛,道:“从今天开始,每隔三个月,我就让人把你的胳膊打断一次。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躺在病床上,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害人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何涛顿时愣住了,这……这他妈也太狠了吧?
  
      叶青没有再理他,只转身过去,将顾先平搀扶上车。疯狗在下面,帮着把顾先平的那些书收拾起来,存放在旁边一个跟陈俊关系很好的小店里。
  
      地上,疯狗等人惨叫不已,四周却没有一个人过去搀扶他们一下。
  
      这些青年,平时在附近可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很多人对他们都是敢怒而不敢言。今天叶青把他们都打伤了,众人只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,恨不得看他们在地上多惨叫一会儿。
  
      坐在车上,顾先平的情绪明显低落了许多。他看了看旁边的叶青,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“叶青,对不起,又……又麻烦你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,你跟我就不要说这个了!”叶青看着顾先平,道:“顾老师,我知道你很担心雅清的伤。你放心,我她的医药费绝对不会有问题。而且,以后他们上学的费用,你都不用担心了。这书你就不要再卖了,我会想办法让你再回到学校上班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叶青,我……我知道你也是好心。”顾先平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雅清的医药费,你能帮我垫上,我真的很感激了。但是,雅清和云志上学的钱,我真的不能再麻烦你了。我现在有手有脚,能走能跑,能赚一点就是一点,我怎么能这样花你的钱,那都是你辛辛苦苦赚出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,当初如果不是你,我连学都上不了了,还赚什么钱呢?”叶青看着顾先平,道:“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再说了,雅清和云志上学的费用,其实是杨老板要出的。你也知道,他准备资助贫困生,雅清和云志,他都决定要资助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顾先平愣了一下,旋即摇了摇头,道:“叶青,这……这件事还是不要麻烦杨老板了。雅清和云志上学的费用,我还是能够撑得起的。只要能回去上班,让他们上学还是没有问题的。这两个名额,还是让给那些有需要的孩子们吧!”
  
      叶青道:“雅清和云志就是有需要的啊,这是杨老板决定的,您就不要推辞了吧。您的工资,可以给雅清云志买点补品,毕竟他们现在也正在长身体嘛!”
  
      “哎!”顾先平叹了口气,道:“叶青,我是一个老师,是每个月都能拿到工资有固定收入的人员。雅清和云志的学费,我是能承担得起的。但是,你知道吗?学校里有多少孩子,家里连这点学费都承担不起。有多少孩子,从一生下来,他们连父母的面都没见过。雅清和云志至少还有我,我怎么能让他们去跟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争这些名额呢?我们少用一点,少花一点,就能多两个孩子可以走进学校了!”
  
      听着顾先平这话,叶青眼眶不由红了。这些年,顾先平资助的学生太多了。虽然他没有杨老五这么大的手笔,但是,他却是拼尽全力,单这一点就让人不得不敬佩他啊!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