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三百九十五章富贵险中求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何涛等人在地上惨叫挣扎了好一会,却也没有半个人帮他们打电话叫救护车,都只是在旁边看热闹看笑话。
  
      过了许久,何涛等人方才慢慢爬起来,相互搀扶着离开了这里。每个人都在骂骂咧咧的,心里恼火万分,都在商量着如何报仇。
  
      何彪都进去了,何涛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医院,只能带着这些人往小巷子里走去,准备找个诊所处理一下。
  
      在这巷子里绕了好一会,他们才走到另一个路口,但这路口刚好停了一辆大客车,刚好把这路口给挡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妈的,谁他妈这么不会停车啊!”何涛破口大骂,走过去刚要敲门,大客车的门却直接打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涛子!”坐在车门口的正是胡亮,他看了看何涛身后那些人,微微皱起眉头,道: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  
      何涛跟何彪一起的时候,见过胡亮好几次,知道这人手头有的是钱。此刻见到他,不由一愣,面色立马从愤怒转为谄媚,道:“胡大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何彪在的时候,有何彪给他撑腰,他当然天不怕地不怕了。现在何彪不在了,他就想抱住胡亮的大腿,找个人来为自己撑腰。
  
      胡亮没有说话,只摆了摆手,道:“上车!”
  
      何涛不疑有他,连忙带着身后众人上了车。这客车四周都拉着窗帘,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何涛几人坐下,看着前面的胡亮,奇道:“胡大哥,咱们这是要去哪?”
  
      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胡亮也没多说,何涛看胡亮那样子,也不敢多问,只能坐在后面跟着胡亮一起过去。
  
      车辆开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方才停下,何涛等人下车,却惊愕地发现,车辆已经停在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。只不过,这仓库估计也废弃了,满地都是灰尘,到处都是蜘蛛网。
  
      何涛奇道:“胡大哥,咱们这是要干什么啊?”
  
      胡亮没有回答,只是往前走了几步,拍了拍手。
  
      仓库四周立马走出来十几个汉子,手里拿着武器家伙,直接把何涛他们围在了中间。
  
      看着这些汉子气势汹汹的样子,何涛就算再傻,也知道情况不对了。他惊愕地看着胡亮,颤声道:“胡大哥,到底…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你们……你们这是干什么啊?我是何彪的弟弟啊,胡大哥,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胡亮已经坐回了车里,转头看着何涛,道:“我知道你是何彪的弟弟,你想不想为何彪报仇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,当然想了!”何涛连忙点头,道:“胡大哥,只要你帮我,我一定把姓叶的碎尸万段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不好!”胡亮摇头,道:“你们打不过叶青的,我帮你,恐怕连我也要搭进去了。不过,我有另外一个方法,可以帮何彪报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何涛立马急道,他现在最恨的人就是叶青顾先平了,他真的很想报仇。
  
      胡亮道:“这个方法很简单,只是,需要你们的帮忙!”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,您尽管吩咐!”何涛立马拍胸脯道:“我一定会做好的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不用做什么……”胡亮淡淡一笑,道:“你们只要死在这里就可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何涛瞪大了眼睛,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什么叫死在这里?
  
      胡亮笑道:“你们刚才跟叶青起过冲突,如果转个身你们死在这里,那你们猜,警察会怀疑谁呢?”
  
      何涛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由吓得浑身哆嗦,连忙道:“胡大哥,您……您别开玩笑了,我……我是何彪的弟弟啊。胡大哥,你忘了,以前你去我哥那里,还是我招待您的呢,您……您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胡亮淡笑,道:“你不是想为你哥报仇吗?怎么连这点小忙都不愿帮了?涛子,你让我有点失望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可没说这样帮忙啊……”何涛急道:“再说了,你以为警察都是傻子啊。我们死了,就一定是叶青做的?胡大哥,您这么做是没用的,陷害不了叶青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可不好说。”胡亮依然淡笑,道:“如果我把这辆车停到杨老五的仓库里,又把凶器什么的放在车里,你猜警察会不会怀疑他们呢?更何况,我也没准备陷害他们。最关键的,是让他们被警察盯上,让他们成为嫌疑犯。这样,新城区建设的工程,他们就没法做下去了。我要的只是这个工程,我并没想要置他们于死地啊!”
  
      何涛顿时愣住了,他知道胡亮说的不假。他真要这么做,恐怕还真能把杨老五叶青都扯进来。如果他们牵扯到这么大的命案,那新城区建设的工程,他们还真的没法进去了,胡亮就要成为受益最大的人了!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别……别开玩笑了……”何涛颤声道:“咱们都是朋友,我……我们也是为您做事的,我哥也是为您做事的。我哥还是您的兄弟,我哥也算是为了你们才去坐牢的。您这么做,怎么……怎么对得起我哥啊?这也太不义气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哼,对不起他?”胡亮冷笑道:“你以为你哥是白进去的啊?他在里面蹲一年,我就得给他三百万,他妈的,算下来差不多一天一万了。义气?义气算什么东西?老子是商人,我觉得他不值这么多钱,所以,你们就得给我补上!”
  
      胡亮说着,不耐烦地一摆手,道:“都给我解决了,处理好!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那些汉子应了一声,举起砍刀便冲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这些青年现在算是彻底被吓住了,平时他们在外面打架,仗着人多很少吃亏。又有何彪罩着他们,真正有实力的人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。今天在叶青面前,算是他们吃亏最大的一次了。但是,仗着自己是未成年人,叶青不会杀他们,所以也没怎么害怕。但是,现在胡亮是真真正正地要杀他们,他们终于知道这个社会,什么叫做真正的残酷了!
  
      十几把砍刀砍下来,这些青年连跑都跑不了,被砍得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惨叫。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胡大哥,您放过我吧,我什么事都可以为您做啊……”胡亮大声喊道,他已经被砍了两下,疼的他都快疯了。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我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啊,我不认识何彪,我跟何涛关系也不好,您放过我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胡大哥,您放过我,从今往后,我再也不敢何涛来往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您放过我,我现在就离开九川县,再也不回来了,饶了我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众人都在求饶,但是,那些汉子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胡亮冷笑看着这些人,道:“年轻人,你们真的太幼稚了。这个时候让我放了你们,有可能吗?你们平时不是挺胆大挺嚣张的吗,不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吗?我记得,你们有一次在街上走,有人多看了你们一眼,就被你们打了一顿,你们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啊?哈哈哈,年轻?狂妄?未成年?这些都是狗屁!我告诉你,什么狗屁年少轻狂,纯属放屁。你以为别人真的拿你们没办法?那是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,真要打要杀,你们有几条命够死的?在成年人的社会里,利益才代表了一切。新城区建设的工程有几个亿的油水,你们几个王八蛋的死能换来几个亿,你们应该觉得自己超值了!”
  
      若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们这个,他们肯定不会相信,甚至还觉得那个人侮辱了他们。但是,直到死这一刻,这些青年才真正知道胡亮这话说的不假,才知道他们自以为是的无法无天是多么的可笑。可是,现在再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,何涛等人全都倒在血泊之中,惨叫声已经慢慢减弱,到最后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一个男子看了看何涛等人,道:“大哥,全部搞定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检查清楚,一个活口都不许留!”胡亮站起身,道:“检查完之后,把这些东西都处理好。记住我说过的话,一定要让警察怀疑杨老五,明白不?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男子应了一声,带着几个手下去处理后事了。
  
      胡亮看了看血泊中的那些尸体,嘴角抹过一丝冷笑。何涛去找顾先平的麻烦,也是他用言语激何涛的缘故,他的目的就是想引何涛跟叶青冲突。就像刚才那样,所有人都看到是叶青打伤了何涛等人。而现在何涛死了,那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青!
  
      其实,原本胡亮也不会用这么极端的方法,他只需要用一些官方关系来处理这件事。但是,自从黄飞明来到九川县,开始走近叶青和杨老五之后,他知道,他的那些官方关系已经没用了。但是,他又不想放弃这即将到嘴的肥肉,所以才用了这么一个手段来嫁祸叶青和杨老五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在铤而走险。但生意人就是这样,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!
  
      何涛等人在地上惨叫挣扎了好一会,却也没有半个人帮他们打电话叫救护车,都只是在旁边看热闹看笑话。
  
      过了许久,何涛等人方才慢慢爬起来,相互搀扶着离开了这里。每个人都在骂骂咧咧的,心里恼火万分,都在商量着如何报仇。
  
      何彪都进去了,何涛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医院,只能带着这些人往小巷子里走去,准备找个诊所处理一下。
  
      在这巷子里绕了好一会,他们才走到另一个路口,但这路口刚好停了一辆大客车,刚好把这路口给挡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妈的,谁他妈这么不会停车啊!”何涛破口大骂,走过去刚要敲门,大客车的门却直接打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涛子!”坐在车门口的正是胡亮,他看了看何涛身后那些人,微微皱起眉头,道: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  
      何涛跟何彪一起的时候,见过胡亮好几次,知道这人手头有的是钱。此刻见到他,不由一愣,面色立马从愤怒转为谄媚,道:“胡大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何彪在的时候,有何彪给他撑腰,他当然天不怕地不怕了。现在何彪不在了,他就想抱住胡亮的大腿,找个人来为自己撑腰。
  
      胡亮没有说话,只摆了摆手,道:“上车!”
  
      何涛不疑有他,连忙带着身后众人上了车。这客车四周都拉着窗帘,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何涛几人坐下,看着前面的胡亮,奇道:“胡大哥,咱们这是要去哪?”
  
      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胡亮也没多说,何涛看胡亮那样子,也不敢多问,只能坐在后面跟着胡亮一起过去。
  
      车辆开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方才停下,何涛等人下车,却惊愕地发现,车辆已经停在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。只不过,这仓库估计也废弃了,满地都是灰尘,到处都是蜘蛛网。
  
      何涛奇道:“胡大哥,咱们这是要干什么啊?”
  
      胡亮没有回答,只是往前走了几步,拍了拍手。
  
      仓库四周立马走出来十几个汉子,手里拿着武器家伙,直接把何涛他们围在了中间。
  
      看着这些汉子气势汹汹的样子,何涛就算再傻,也知道情况不对了。他惊愕地看着胡亮,颤声道:“胡大哥,到底…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你们……你们这是干什么啊?我是何彪的弟弟啊,胡大哥,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胡亮已经坐回了车里,转头看着何涛,道:“我知道你是何彪的弟弟,你想不想为何彪报仇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,当然想了!”何涛连忙点头,道:“胡大哥,只要你帮我,我一定把姓叶的碎尸万段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不好!”胡亮摇头,道:“你们打不过叶青的,我帮你,恐怕连我也要搭进去了。不过,我有另外一个方法,可以帮何彪报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何涛立马急道,他现在最恨的人就是叶青顾先平了,他真的很想报仇。
  
      胡亮道:“这个方法很简单,只是,需要你们的帮忙!”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,您尽管吩咐!”何涛立马拍胸脯道:“我一定会做好的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不用做什么……”胡亮淡淡一笑,道:“你们只要死在这里就可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何涛瞪大了眼睛,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什么叫死在这里?
  
      胡亮笑道:“你们刚才跟叶青起过冲突,如果转个身你们死在这里,那你们猜,警察会怀疑谁呢?”
  
      何涛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由吓得浑身哆嗦,连忙道:“胡大哥,您……您别开玩笑了,我……我是何彪的弟弟啊。胡大哥,你忘了,以前你去我哥那里,还是我招待您的呢,您……您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胡亮淡笑,道:“你不是想为你哥报仇吗?怎么连这点小忙都不愿帮了?涛子,你让我有点失望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可没说这样帮忙啊……”何涛急道:“再说了,你以为警察都是傻子啊。我们死了,就一定是叶青做的?胡大哥,您这么做是没用的,陷害不了叶青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可不好说。”胡亮依然淡笑,道:“如果我把这辆车停到杨老五的仓库里,又把凶器什么的放在车里,你猜警察会不会怀疑他们呢?更何况,我也没准备陷害他们。最关键的,是让他们被警察盯上,让他们成为嫌疑犯。这样,新城区建设的工程,他们就没法做下去了。我要的只是这个工程,我并没想要置他们于死地啊!”
  
      何涛顿时愣住了,他知道胡亮说的不假。他真要这么做,恐怕还真能把杨老五叶青都扯进来。如果他们牵扯到这么大的命案,那新城区建设的工程,他们还真的没法进去了,胡亮就要成为受益最大的人了!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别……别开玩笑了……”何涛颤声道:“咱们都是朋友,我……我们也是为您做事的,我哥也是为您做事的。我哥还是您的兄弟,我哥也算是为了你们才去坐牢的。您这么做,怎么……怎么对得起我哥啊?这也太不义气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哼,对不起他?”胡亮冷笑道:“你以为你哥是白进去的啊?他在里面蹲一年,我就得给他三百万,他妈的,算下来差不多一天一万了。义气?义气算什么东西?老子是商人,我觉得他不值这么多钱,所以,你们就得给我补上!”
  
      胡亮说着,不耐烦地一摆手,道:“都给我解决了,处理好!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那些汉子应了一声,举起砍刀便冲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这些青年现在算是彻底被吓住了,平时他们在外面打架,仗着人多很少吃亏。又有何彪罩着他们,真正有实力的人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。今天在叶青面前,算是他们吃亏最大的一次了。但是,仗着自己是未成年人,叶青不会杀他们,所以也没怎么害怕。但是,现在胡亮是真真正正地要杀他们,他们终于知道这个社会,什么叫做真正的残酷了!
  
      十几把砍刀砍下来,这些青年连跑都跑不了,被砍得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惨叫。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胡大哥,您放过我吧,我什么事都可以为您做啊……”胡亮大声喊道,他已经被砍了两下,疼的他都快疯了。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我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啊,我不认识何彪,我跟何涛关系也不好,您放过我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胡大哥,您放过我,从今往后,我再也不敢何涛来往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胡大哥,您放过我,我现在就离开九川县,再也不回来了,饶了我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众人都在求饶,但是,那些汉子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胡亮冷笑看着这些人,道:“年轻人,你们真的太幼稚了。这个时候让我放了你们,有可能吗?你们平时不是挺胆大挺嚣张的吗,不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吗?我记得,你们有一次在街上走,有人多看了你们一眼,就被你们打了一顿,你们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啊?哈哈哈,年轻?狂妄?未成年?这些都是狗屁!我告诉你,什么狗屁年少轻狂,纯属放屁。你以为别人真的拿你们没办法?那是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,真要打要杀,你们有几条命够死的?在成年人的社会里,利益才代表了一切。新城区建设的工程有几个亿的油水,你们几个王八蛋的死能换来几个亿,你们应该觉得自己超值了!”
  
      若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们这个,他们肯定不会相信,甚至还觉得那个人侮辱了他们。但是,直到死这一刻,这些青年才真正知道胡亮这话说的不假,才知道他们自以为是的无法无天是多么的可笑。可是,现在再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,何涛等人全都倒在血泊之中,惨叫声已经慢慢减弱,到最后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一个男子看了看何涛等人,道:“大哥,全部搞定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检查清楚,一个活口都不许留!”胡亮站起身,道:“检查完之后,把这些东西都处理好。记住我说过的话,一定要让警察怀疑杨老五,明白不?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男子应了一声,带着几个手下去处理后事了。
  
      胡亮看了看血泊中的那些尸体,嘴角抹过一丝冷笑。何涛去找顾先平的麻烦,也是他用言语激何涛的缘故,他的目的就是想引何涛跟叶青冲突。就像刚才那样,所有人都看到是叶青打伤了何涛等人。而现在何涛死了,那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青!
  
      其实,原本胡亮也不会用这么极端的方法,他只需要用一些官方关系来处理这件事。但是,自从黄飞明来到九川县,开始走近叶青和杨老五之后,他知道,他的那些官方关系已经没用了。但是,他又不想放弃这即将到嘴的肥肉,所以才用了这么一个手段来嫁祸叶青和杨老五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在铤而走险。但生意人就是这样,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!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