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三百九十七章陈家安的邀请
    这是林昌禄亲自来此的主要目的,什么回归大会,其实就是走个形式。他们真正的目的,就是想把几个重要领导请到现场,包括从市里下来查案的黄飞明,以跟他混个脸熟。要知道,黄飞明下来这么长时间,连书记和县长请他吃饭,他都没有去呢。
  
      其实,如果不是因为徐长志在这里,黄飞明肯定要给这两人面子。但是,他现在只顾着跟徐长志拉关系了,哪里有时间去管别人啊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这个人很善于钻营,他主要想请的是县里的领导。但是,县里的领导未必会给这个面子,所以他就想用别的方法来把县里的领导引来。而黄飞明如果列席的话,县里的领导肯定会座无虚席的。
  
      他们当然没本事请黄飞明了,可是,看叶青跟黄飞明的关系。如果叶青去了,那黄飞明肯定也不好意思不去吧!
  
      林昌禄打了这个如意算盘,所以亲自来这里,把顾先平的事安排的很漂亮,赢得了叶青对他的满意。然后,在门口提出了这个请求,叶青倒也不好拒绝,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见叶青答应,林昌禄却是大喜万分,连声跟叶青道谢,这才兴奋地带着那三人离开了。局长和李卡森都倒了,他现在是教育局最有实权的人。如果这次他能把黄飞明顺利请到场的话,县里对他绝对会刮目相看,那他十有**要再大进一步,升任局长了!
  
      回到病房,顾先平还在抹眼泪呢。看着手里的两张卡,他心情至今还在起伏激动呢。
  
      陈俊在旁边则是一脸的兴奋,道:“顾老师,您终于又能回去教书了。哎,那些被你教到的孩子们可幸福了啊!”
  
      顾先平含着眼泪笑了笑,将那张工资卡递给叶青,道:“叶青,明天你那个医生朋友过来,这卡里的钱,先垫付一部分治疗费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,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!”叶青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叶青,以前我手里没钱,你帮我垫钱,我很感激你。但是,现在我都有钱了,你还给我垫钱,那我成了什么了?”顾先平不由分说,直接把卡装进了叶青的口袋。
  
      看顾先平坚持那样子,叶青也不好推辞,只好先把卡收了起来。不过,他也打定了心思,把这钱先放起来,以后再找个机会交给顾先平,这钱他肯定是不能要的。
  
      天色渐暗,六点多的时候,袁小玉突然又回到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叶青正在房间里陪父亲叶昌文说话,见袁小玉回来,不由奇道:“小玉,你怎么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哥,出来跟你说件事。”袁小玉在门口招呼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啊,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周红霞不满地嘟囔。
  
      叶青笑了笑,起身走出去,屋内两人只能听到外面窃窃私语的声音,别的什么都听不到。
  
      叶昌文躺在床上,突然低声道:“该……该不会是给青子介绍女朋友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周红霞愣了一下,道:“真要是这样,那可太好了。青子一把年纪了,也该结婚了!”
  
      叶昌文点头,道:“是啊,他什么时候把家成了,那就好了啊!”
  
  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操心了。就算这次不是给青子介绍对象,改天我催她一下,让她多注意一下不就成了!”周红霞顿了一下,笑道:“对了,我看那个林梦洁林经理人就很不错。年纪轻,长得漂亮,又那么能干,多适合青子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林经理?”叶昌文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行,那个女孩心眼太多了。青子这个人做事一根筋,他俩在一起估计不好。”
  
      周红霞嘟囔道:“我看挺好啊,那个林经理又年轻又有本事,还能赚钱,很适合嘛!”
  
      周红霞是真的很羡慕林梦洁,林梦洁现在掌管着杨老五名下所有的娱乐场所,身份比袁小玉高太多了。周红霞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女儿袁小玉跟着林梦洁干,哪天能有林梦洁一半,或者是十分之一的收入,那她这辈子都心满意足了啊!
  
      周红霞第二梦想,就是自己的小儿子袁小正了。她也想让袁小正上个好学校,出来之后,能够回来,也跟袁小玉一样去杨老五的公司上班,以后要是能当个领导什么的,那她这辈子算是没有什么忧愁的了。而且,看杨老五跟叶青的关系,她觉得自己这个梦想很有成真的可能性啊,所以她现在每天的生活都是信心满满,充满希望。
  
      人生就是如此,当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,每天都是在为柴米油盐的事吵架。她那个时候整天都防着叶青,因为家里的资源实在不多,她也想为自己的孩子留一些后路,甚至都没时间跟叶昌文好好过日子。但是,当一切好转之后,子女的生活有了着落,她也就不用操这么多心了。这个时候,她才能安安稳稳地跟叶昌文一起过日子,家里也再没有之前的那些争吵了!
  
      门外,袁小玉将叶青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,低声道:“哥,是杨老板让我回来,想找你商量件事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青奇道:“杨大哥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不就行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五哥还在招呼那几个客人,没时间打电话吧。”袁小玉顿了一下,道:“杨大哥说,陈县长今晚想请黄局长吃顿饭。但是,黄局长好像没有去的意思。所以,他想,看你能不能在这边安排一下?”
  
      叶青知道,县长陈家安与杨老五关系很好,杨老五的事情,都是陈家安在支持着。陈家安的事情,杨老五也会尽力去帮他做。
  
      黄飞明到县里快一天时间了,书记和县长肯定都知道,肯定都想请他吃饭。但是,他现在忙着招呼徐长志,哪里有时间去吃这两人的饭。所以,陈家安就从杨老五这里想办法,想要宴请黄飞明一次。
  
      这种宴席,看似是简单的吃饭,其实是很富有政治意义的。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陈家安若是先宴请到了黄飞明,那就表示,黄飞明对陈家安更看好一些,能让陈家安在政治博弈当中多很多筹码的。所以,这件事很重要。杨老五在招呼黄飞明他们,不方便给叶青打电话说这件事,所以就找了一个有分量的人来求叶青帮忙。毫无疑问,叶青的妹妹袁小玉,正是最适合的人选了!
  
      叶青想了想,点头道:“我试试吧,不过,最好还是以我的名义请客吧,可以请陈家安列席。”
  
      袁小玉大喜,道:“好的,我这就去跟杨老板汇报!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那边还在焦急等待着回应,得到这个消息,顿时大喜过望,立马给陈家安打电话说了这件事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本来是想亲自请黄飞明吃饭的,但是,他打了几次电话,黄飞明都说没时间。现在叶青给他安排了一个机会,他也很高兴,当场就在询问什么时候去店里。
  
      说的是叶青请客,实际上一切都是杨老五的安排。杨老五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这边叶青也赶到了他的别墅,众人便又去了酒店。
  
      路上,叶青便跟徐长志黄飞明说了陈家安也会列席的事情。黄飞明这样的老油条,一听叶青的话,就基本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。但是,见徐长志都没说什么话,他也自然不会拒绝。现在他一切都看徐长志的,至于其他事情,他才懒得去理会呢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早就在酒店包间里等着了,坐在那里,可是心急如焚啊。好不容易等到叶青他们进来,陈家安立马站起身,匆忙走到门口去迎接。看到黄飞明,立马兴奋地过去跟黄飞明握手寒暄。
  
      黄飞明跟陈家安寒暄了几句,便跟着徐长志走到桌边坐下。陈家安是个精明人,他很快便看出黄飞明对徐长志的态度,心里不由大为疑惑。黄飞明这样的人物,还需要对谁这么客气?这个年轻人,难道也有什么身份不成?
  
      陈家安不动声势地走到门口,悄悄把秘书叫来,让他立刻调查一下黄飞明身边那个年轻人的身份。而他自己则若无其事地回到包间里坐下,跟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客气。
  
      徐长志他们下午在杨老五的别墅转了一下午,跟杨老五关系也挺熟了。尤其黄飞明,跟杨老五现在已经算是挺好的朋友了。又加上叶青这层关系,他对陈家安也比较客气。不过,他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徐长志身上的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很善于察言观色,看黄飞明对徐长志的态度,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。所以,说话言语之间,对徐长志也是尽量的恭敬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  
      饭菜刚上桌没多久,陈家安的秘书便匆匆赶了回来,在包间门口一闪而过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立马跟众人道了个歉,匆匆跑出去,秘书正喘着气在旁边等着。看那满头大汗的样子,估计是跑回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陈家安诧异地问道:“跑这么急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查……查……查清楚了……”秘书长吸一口气,这才让自己的喘息平稳了一些,看着陈家安,道:“那个年轻人,是……是徐参军的儿子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!?”陈家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身为县长的他,这一刻竟然大为失态。
  
      这是林昌禄亲自来此的主要目的,什么回归大会,其实就是走个形式。他们真正的目的,就是想把几个重要领导请到现场,包括从市里下来查案的黄飞明,以跟他混个脸熟。要知道,黄飞明下来这么长时间,连书记和县长请他吃饭,他都没有去呢。
  
      其实,如果不是因为徐长志在这里,黄飞明肯定要给这两人面子。但是,他现在只顾着跟徐长志拉关系了,哪里有时间去管别人啊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这个人很善于钻营,他主要想请的是县里的领导。但是,县里的领导未必会给这个面子,所以他就想用别的方法来把县里的领导引来。而黄飞明如果列席的话,县里的领导肯定会座无虚席的。
  
      他们当然没本事请黄飞明了,可是,看叶青跟黄飞明的关系。如果叶青去了,那黄飞明肯定也不好意思不去吧!
  
      林昌禄打了这个如意算盘,所以亲自来这里,把顾先平的事安排的很漂亮,赢得了叶青对他的满意。然后,在门口提出了这个请求,叶青倒也不好拒绝,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见叶青答应,林昌禄却是大喜万分,连声跟叶青道谢,这才兴奋地带着那三人离开了。局长和李卡森都倒了,他现在是教育局最有实权的人。如果这次他能把黄飞明顺利请到场的话,县里对他绝对会刮目相看,那他十有**要再大进一步,升任局长了!
  
      回到病房,顾先平还在抹眼泪呢。看着手里的两张卡,他心情至今还在起伏激动呢。
  
      陈俊在旁边则是一脸的兴奋,道:“顾老师,您终于又能回去教书了。哎,那些被你教到的孩子们可幸福了啊!”
  
      顾先平含着眼泪笑了笑,将那张工资卡递给叶青,道:“叶青,明天你那个医生朋友过来,这卡里的钱,先垫付一部分治疗费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顾老师,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!”叶青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叶青,以前我手里没钱,你帮我垫钱,我很感激你。但是,现在我都有钱了,你还给我垫钱,那我成了什么了?”顾先平不由分说,直接把卡装进了叶青的口袋。
  
      看顾先平坚持那样子,叶青也不好推辞,只好先把卡收了起来。不过,他也打定了心思,把这钱先放起来,以后再找个机会交给顾先平,这钱他肯定是不能要的。
  
      天色渐暗,六点多的时候,袁小玉突然又回到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叶青正在房间里陪父亲叶昌文说话,见袁小玉回来,不由奇道:“小玉,你怎么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哥,出来跟你说件事。”袁小玉在门口招呼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啊,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周红霞不满地嘟囔。
  
      叶青笑了笑,起身走出去,屋内两人只能听到外面窃窃私语的声音,别的什么都听不到。
  
      叶昌文躺在床上,突然低声道:“该……该不会是给青子介绍女朋友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周红霞愣了一下,道:“真要是这样,那可太好了。青子一把年纪了,也该结婚了!”
  
      叶昌文点头,道:“是啊,他什么时候把家成了,那就好了啊!”
  
  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操心了。就算这次不是给青子介绍对象,改天我催她一下,让她多注意一下不就成了!”周红霞顿了一下,笑道:“对了,我看那个林梦洁林经理人就很不错。年纪轻,长得漂亮,又那么能干,多适合青子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林经理?”叶昌文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行,那个女孩心眼太多了。青子这个人做事一根筋,他俩在一起估计不好。”
  
      周红霞嘟囔道:“我看挺好啊,那个林经理又年轻又有本事,还能赚钱,很适合嘛!”
  
      周红霞是真的很羡慕林梦洁,林梦洁现在掌管着杨老五名下所有的娱乐场所,身份比袁小玉高太多了。周红霞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女儿袁小玉跟着林梦洁干,哪天能有林梦洁一半,或者是十分之一的收入,那她这辈子都心满意足了啊!
  
      周红霞第二梦想,就是自己的小儿子袁小正了。她也想让袁小正上个好学校,出来之后,能够回来,也跟袁小玉一样去杨老五的公司上班,以后要是能当个领导什么的,那她这辈子算是没有什么忧愁的了。而且,看杨老五跟叶青的关系,她觉得自己这个梦想很有成真的可能性啊,所以她现在每天的生活都是信心满满,充满希望。
  
      人生就是如此,当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,每天都是在为柴米油盐的事吵架。她那个时候整天都防着叶青,因为家里的资源实在不多,她也想为自己的孩子留一些后路,甚至都没时间跟叶昌文好好过日子。但是,当一切好转之后,子女的生活有了着落,她也就不用操这么多心了。这个时候,她才能安安稳稳地跟叶昌文一起过日子,家里也再没有之前的那些争吵了!
  
      门外,袁小玉将叶青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,低声道:“哥,是杨老板让我回来,想找你商量件事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青奇道:“杨大哥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不就行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五哥还在招呼那几个客人,没时间打电话吧。”袁小玉顿了一下,道:“杨大哥说,陈县长今晚想请黄局长吃顿饭。但是,黄局长好像没有去的意思。所以,他想,看你能不能在这边安排一下?”
  
      叶青知道,县长陈家安与杨老五关系很好,杨老五的事情,都是陈家安在支持着。陈家安的事情,杨老五也会尽力去帮他做。
  
      黄飞明到县里快一天时间了,书记和县长肯定都知道,肯定都想请他吃饭。但是,他现在忙着招呼徐长志,哪里有时间去吃这两人的饭。所以,陈家安就从杨老五这里想办法,想要宴请黄飞明一次。
  
      这种宴席,看似是简单的吃饭,其实是很富有政治意义的。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陈家安若是先宴请到了黄飞明,那就表示,黄飞明对陈家安更看好一些,能让陈家安在政治博弈当中多很多筹码的。所以,这件事很重要。杨老五在招呼黄飞明他们,不方便给叶青打电话说这件事,所以就找了一个有分量的人来求叶青帮忙。毫无疑问,叶青的妹妹袁小玉,正是最适合的人选了!
  
      叶青想了想,点头道:“我试试吧,不过,最好还是以我的名义请客吧,可以请陈家安列席。”
  
      袁小玉大喜,道:“好的,我这就去跟杨老板汇报!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那边还在焦急等待着回应,得到这个消息,顿时大喜过望,立马给陈家安打电话说了这件事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本来是想亲自请黄飞明吃饭的,但是,他打了几次电话,黄飞明都说没时间。现在叶青给他安排了一个机会,他也很高兴,当场就在询问什么时候去店里。
  
      说的是叶青请客,实际上一切都是杨老五的安排。杨老五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这边叶青也赶到了他的别墅,众人便又去了酒店。
  
      路上,叶青便跟徐长志黄飞明说了陈家安也会列席的事情。黄飞明这样的老油条,一听叶青的话,就基本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。但是,见徐长志都没说什么话,他也自然不会拒绝。现在他一切都看徐长志的,至于其他事情,他才懒得去理会呢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早就在酒店包间里等着了,坐在那里,可是心急如焚啊。好不容易等到叶青他们进来,陈家安立马站起身,匆忙走到门口去迎接。看到黄飞明,立马兴奋地过去跟黄飞明握手寒暄。
  
      黄飞明跟陈家安寒暄了几句,便跟着徐长志走到桌边坐下。陈家安是个精明人,他很快便看出黄飞明对徐长志的态度,心里不由大为疑惑。黄飞明这样的人物,还需要对谁这么客气?这个年轻人,难道也有什么身份不成?
  
      陈家安不动声势地走到门口,悄悄把秘书叫来,让他立刻调查一下黄飞明身边那个年轻人的身份。而他自己则若无其事地回到包间里坐下,跟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客气。
  
      徐长志他们下午在杨老五的别墅转了一下午,跟杨老五关系也挺熟了。尤其黄飞明,跟杨老五现在已经算是挺好的朋友了。又加上叶青这层关系,他对陈家安也比较客气。不过,他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徐长志身上的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很善于察言观色,看黄飞明对徐长志的态度,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。所以,说话言语之间,对徐长志也是尽量的恭敬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  
      饭菜刚上桌没多久,陈家安的秘书便匆匆赶了回来,在包间门口一闪而过。
  
      陈家安立马跟众人道了个歉,匆匆跑出去,秘书正喘着气在旁边等着。看那满头大汗的样子,估计是跑回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陈家安诧异地问道:“跑这么急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查……查……查清楚了……”秘书长吸一口气,这才让自己的喘息平稳了一些,看着陈家安,道:“那个年轻人,是……是徐参军的儿子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!?”陈家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身为县长的他,这一刻竟然大为失态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