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四百零四章李强的故事 上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
      林鹏匆忙把车辆开回山脚下,李强更是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,直接跑到旁边的小树林便开始搜寻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找什么?”林鹏从车上跳下来,大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草药啊!”李强看了车内还在闭着眼的叶青一眼,急道:“快点,帮忙找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林鹏急道:“你知道是什么草药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不就是他刚才用的那种草药吗?”李强虽然这么说,但他心里还是没底。他知道,这种蛇毒,如果不用血清的话,单纯靠草药是很难治愈的。而且,如果刚才那草药真的能把人治好,叶青为什么不直接用草药去救他哥哥呢?
  
      林鹏也不知道究竟要用什么草药,只能走到另一边,晃了晃叶青,急道:“叶子,叶子,你怎么样了?你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李强也焦急地看着叶青,只怕叶青有什么危险。
  
      林鹏晃了好几下,叶青方才缓缓睁开眼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!”叶青伸展了一下四肢,蛇毒已经被他清除出体外了。但是,蛇毒进入身体的时候,难免地还与血液有所混合,导致他现在身体有些虚弱,估计得一两天的时间休养才能彻底恢复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?”林鹏瞪大了眼睛,上下打量着叶青,道:“叶子,你……你真的好了?别开玩笑啊,这可是土布袋,咬中的话,致命的啊。要实在不行的话,我带你回去拿血清,现在还来得及!”
  
      “叶大哥……”李强看着叶青,喊了一句,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叶青从车上走下来,来回走了几步,向林鹏证明自己真的没事。
  
      林鹏大睁着眼,那土布袋的毒性极强,傻子被咬了之后,没多久就陷入昏迷了。叶青刚才被咬了之后,那么短的时间里基本都快无力了,而这个时候他竟然又恢复了精神,难道真的已经没事了?可是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就算是傻子注射了血清,现在也没有醒过来啊!
  
      叶青指了指车里的傻子,道:“林鹏,你在这里坐一会,帮忙照顾一下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林鹏奇道。
  
      叶青转头看着李强,道:“我跟他聊聊。”
  
      林鹏看了李强一眼,心有不甘,他是真想把李强抓回去。但是,叶青都这么说了,他也只能作罢。
  
      李强没有说话,跟着叶青走出了几十米,在山脚边一个凉亭坐下。此刻的他,和之前的疯如野兽完全不同,对叶青的态度也大不一样。站在叶青身边,他竟然有些局促,他第一次感觉自己佩服一个人,从心底佩服一个人!
  
      “叶大哥,什么都不说了!”李强咬了咬牙,道:“陆家的事,我认罪。我这就去自首,或者,我也可以让你朋友把我带回去,不管怎么对我都可以,我做过的事,我会自己出来承担的!”
  
      叶青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死了,他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李强不由一愣,他知道叶青说的那个他指的正是他哥哥。是啊,自己死了的话,哥哥该怎么办呢?如果哥哥是个正常人,那自己就算死了,他也能正常生活。但是,哥哥是个傻子,根本照顾不了自己。如果自己死了,那他在这种饥寒交迫的环境里,还能活多久呢?
  
      “做人做事,别动不动就想着拼命,动不动就拿命去搏。不管有没有牵挂,生命都是很珍贵的,要珍惜。俗话说得好,蝼蚁尚且贪生,更何况人呢?”叶青看了李强一眼,道:“陆家的命案,从法律的角度来讲,你必须承担责任。但是,从道德的角度来讲,我不觉得你有什么错!”
  
      李强又是一愣,惊愕地看着叶青,道:“叶大哥,你……你也不觉得我有错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可能我这个人的道德观跟别人的不一样吧,但是,我觉得,任何事都是有因有果的。陆家有今天的结果,就是他们之前做了那么多恶而引来的,这叫做报应,怪不得别人。”叶青顿了一下,看着李强,道:“但是,并不是你每次杀人都是报应,并非你每次杀人都是对的。”
  
      李强长长叹了口气,在亭子边席地坐下,道:“叶大哥,可能你不太理解,我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固执,下手为什么会这么狠。我从十岁的时候被人拐卖,一直到现在。这中间,我见过那些人贩子是怎么把生病的小孩子活生生淹死,我见过他们是如何把拐骗去的女人凌辱到精神失常的。那一年,我从平南省被人拐走,一直带到东北。零下十几度的雪地里,我还穿着一件单毛衣。跟我一起被拐走的几个孩子,有两个发了高烧,本来只是找个医生开点药就可以了。但是,那些人贩子害怕暴露行踪,就把那两个孩子杀了灭口。我能没死,只因为当时一起被拐的有几个女人,是她们用身体把剩下的孩子围在中间,用身体给几个孩子取暖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人贩子,从来没想过这些人是会生病,是会冻死的。他们根本没有把我们当成人看过,晚上的时候,那些女孩子就被他们抓走,当着我们的面凌辱。现在已经十几年了,我至今还记得那些女孩子们痛哭的声音,我还记得其中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,是她每天抱着我,用身体给我取暖,我才活下来的。而她,却不堪凌辱,割腕自杀了。她死的那天,她还紧紧地抱着我,但是,她的身体已经冰冷,任凭我怎么样,都无法将她暖热。而那些人贩子,只是把她扔到了雪林当中,任凭饿狼拖走她的尸体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第一次明白,生命到底有多么廉价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强眼眶竟然有些微红。他轻咳一声,掩饰自己声音的哽咽,道:“为了不被抓到,我们不能坐车,只能在雪地里跋涉。我记得跟我一起去的总共有十七个孩子,等到了村子,已经只剩下十二个了,五个都死在了路上。那些女孩子,要么被凌辱的不成人样,要么就是忍辱负重,被卖到了村子里。我亲眼看着,那些女孩子们被交过去的时候,买家是直接拿着绳子锁链过来把人绑走的。那种锁链,在农村,就是拴狗用的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到了村子,人贩子们就分散开,分别把我们带到附近的村庄去卖。跟我一起的是两个小男孩,我至今还记得,把我们带走的那个人贩子,名叫疤三。因为,那个女孩每天晚上都会被疤三凌辱好几次。而这个疤三,也是这群人贩子里面下手最狠的。他带着我们走了一天,到了晚上,一个孩子终于受不了,发高烧倒下了。疤三为了不麻烦,把他的头按进了雪窝里,要活活捂死他。我亲眼看着那个小孩子被疤三按着,双手双脚拼命地挣扎,却根本反抗不了。直到渐渐没了动静,直到渐渐死去,疤三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变过。人命对他来说,太不值钱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把那个孩子捂死之后,疤三就直接把他的尸体拖到树林深处扔了。而那个时候,我明白,如果疤三不死,那下一个死的,说不定就是我了。就算我能撑到被他卖给一户人家,但是,我以后的日子又会怎么样呢?我十岁了,我记得我的父母,记得我的哥哥,记得我的家乡,我不可能在那里过一辈子的。所以,我心里当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我要杀了疤三,我要活着离开那个地方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忍不住看了李强一眼,一个十岁的小孩子,竟然有了这种想法,看来他当时经历的事情真的很让他触动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一个十岁的孩子,想杀疤三不是那么容易。所以,我就跟另外一个孩子商量,要和他一起联手杀了疤三。可是,我没想到的是,他跟我商量好了计策之后,竟然出卖了我。疤三刚回来,他就把我的计划告诉了疤三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开始明白,最可能出卖你的人,永远是你身边的人,永远是你以为值得相信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疤三听说了我的计划,勃然大怒,当时就过来要杀我。我看情况不妙,就赶紧转身逃跑。但是,我一个小孩子,怎么跑得过疤三?在树林里,我被他追上了,他抓着我的脖子,把我拎了出去,他喊着要活剐了我。当时我很害怕,挣扎的时候,竟然抓到了疤三一直用的匕首。我那个时候已经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了,只是想活命,只是想活着走出那个地方。拿到了匕首,我就没头没脑地朝着疤三捅去。我也忘了我捅了多少刀,反正疤三整个胸口都全部成了一滩肉酱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又看了李强一眼,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,也真的恐怖。但是,想想自己在深川市遇到的那些人,他又不觉得李强这有多么过分,只能说是那个疤三罪有应得!
  
  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叶青问道:“其他人贩子没有去找你吗?你当时只有十岁,是怎么在那冰天雪地里活下来的?”
  
      林鹏匆忙把车辆开回山脚下,李强更是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,直接跑到旁边的小树林便开始搜寻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找什么?”林鹏从车上跳下来,大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草药啊!”李强看了车内还在闭着眼的叶青一眼,急道:“快点,帮忙找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林鹏急道:“你知道是什么草药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不就是他刚才用的那种草药吗?”李强虽然这么说,但他心里还是没底。他知道,这种蛇毒,如果不用血清的话,单纯靠草药是很难治愈的。而且,如果刚才那草药真的能把人治好,叶青为什么不直接用草药去救他哥哥呢?
  
      林鹏也不知道究竟要用什么草药,只能走到另一边,晃了晃叶青,急道:“叶子,叶子,你怎么样了?你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李强也焦急地看着叶青,只怕叶青有什么危险。
  
      林鹏晃了好几下,叶青方才缓缓睁开眼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!”叶青伸展了一下四肢,蛇毒已经被他清除出体外了。但是,蛇毒进入身体的时候,难免地还与血液有所混合,导致他现在身体有些虚弱,估计得一两天的时间休养才能彻底恢复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?”林鹏瞪大了眼睛,上下打量着叶青,道:“叶子,你……你真的好了?别开玩笑啊,这可是土布袋,咬中的话,致命的啊。要实在不行的话,我带你回去拿血清,现在还来得及!”
  
      “叶大哥……”李强看着叶青,喊了一句,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叶青从车上走下来,来回走了几步,向林鹏证明自己真的没事。
  
      林鹏大睁着眼,那土布袋的毒性极强,傻子被咬了之后,没多久就陷入昏迷了。叶青刚才被咬了之后,那么短的时间里基本都快无力了,而这个时候他竟然又恢复了精神,难道真的已经没事了?可是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就算是傻子注射了血清,现在也没有醒过来啊!
  
      叶青指了指车里的傻子,道:“林鹏,你在这里坐一会,帮忙照顾一下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林鹏奇道。
  
      叶青转头看着李强,道:“我跟他聊聊。”
  
      林鹏看了李强一眼,心有不甘,他是真想把李强抓回去。但是,叶青都这么说了,他也只能作罢。
  
      李强没有说话,跟着叶青走出了几十米,在山脚边一个凉亭坐下。此刻的他,和之前的疯如野兽完全不同,对叶青的态度也大不一样。站在叶青身边,他竟然有些局促,他第一次感觉自己佩服一个人,从心底佩服一个人!
  
      “叶大哥,什么都不说了!”李强咬了咬牙,道:“陆家的事,我认罪。我这就去自首,或者,我也可以让你朋友把我带回去,不管怎么对我都可以,我做过的事,我会自己出来承担的!”
  
      叶青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死了,他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李强不由一愣,他知道叶青说的那个他指的正是他哥哥。是啊,自己死了的话,哥哥该怎么办呢?如果哥哥是个正常人,那自己就算死了,他也能正常生活。但是,哥哥是个傻子,根本照顾不了自己。如果自己死了,那他在这种饥寒交迫的环境里,还能活多久呢?
  
      “做人做事,别动不动就想着拼命,动不动就拿命去搏。不管有没有牵挂,生命都是很珍贵的,要珍惜。俗话说得好,蝼蚁尚且贪生,更何况人呢?”叶青看了李强一眼,道:“陆家的命案,从法律的角度来讲,你必须承担责任。但是,从道德的角度来讲,我不觉得你有什么错!”
  
      李强又是一愣,惊愕地看着叶青,道:“叶大哥,你……你也不觉得我有错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可能我这个人的道德观跟别人的不一样吧,但是,我觉得,任何事都是有因有果的。陆家有今天的结果,就是他们之前做了那么多恶而引来的,这叫做报应,怪不得别人。”叶青顿了一下,看着李强,道:“但是,并不是你每次杀人都是报应,并非你每次杀人都是对的。”
  
      李强长长叹了口气,在亭子边席地坐下,道:“叶大哥,可能你不太理解,我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固执,下手为什么会这么狠。我从十岁的时候被人拐卖,一直到现在。这中间,我见过那些人贩子是怎么把生病的小孩子活生生淹死,我见过他们是如何把拐骗去的女人凌辱到精神失常的。那一年,我从平南省被人拐走,一直带到东北。零下十几度的雪地里,我还穿着一件单毛衣。跟我一起被拐走的几个孩子,有两个发了高烧,本来只是找个医生开点药就可以了。但是,那些人贩子害怕暴露行踪,就把那两个孩子杀了灭口。我能没死,只因为当时一起被拐的有几个女人,是她们用身体把剩下的孩子围在中间,用身体给几个孩子取暖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人贩子,从来没想过这些人是会生病,是会冻死的。他们根本没有把我们当成人看过,晚上的时候,那些女孩子就被他们抓走,当着我们的面凌辱。现在已经十几年了,我至今还记得那些女孩子们痛哭的声音,我还记得其中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,是她每天抱着我,用身体给我取暖,我才活下来的。而她,却不堪凌辱,割腕自杀了。她死的那天,她还紧紧地抱着我,但是,她的身体已经冰冷,任凭我怎么样,都无法将她暖热。而那些人贩子,只是把她扔到了雪林当中,任凭饿狼拖走她的尸体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第一次明白,生命到底有多么廉价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强眼眶竟然有些微红。他轻咳一声,掩饰自己声音的哽咽,道:“为了不被抓到,我们不能坐车,只能在雪地里跋涉。我记得跟我一起去的总共有十七个孩子,等到了村子,已经只剩下十二个了,五个都死在了路上。那些女孩子,要么被凌辱的不成人样,要么就是忍辱负重,被卖到了村子里。我亲眼看着,那些女孩子们被交过去的时候,买家是直接拿着绳子锁链过来把人绑走的。那种锁链,在农村,就是拴狗用的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到了村子,人贩子们就分散开,分别把我们带到附近的村庄去卖。跟我一起的是两个小男孩,我至今还记得,把我们带走的那个人贩子,名叫疤三。因为,那个女孩每天晚上都会被疤三凌辱好几次。而这个疤三,也是这群人贩子里面下手最狠的。他带着我们走了一天,到了晚上,一个孩子终于受不了,发高烧倒下了。疤三为了不麻烦,把他的头按进了雪窝里,要活活捂死他。我亲眼看着那个小孩子被疤三按着,双手双脚拼命地挣扎,却根本反抗不了。直到渐渐没了动静,直到渐渐死去,疤三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变过。人命对他来说,太不值钱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把那个孩子捂死之后,疤三就直接把他的尸体拖到树林深处扔了。而那个时候,我明白,如果疤三不死,那下一个死的,说不定就是我了。就算我能撑到被他卖给一户人家,但是,我以后的日子又会怎么样呢?我十岁了,我记得我的父母,记得我的哥哥,记得我的家乡,我不可能在那里过一辈子的。所以,我心里当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我要杀了疤三,我要活着离开那个地方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忍不住看了李强一眼,一个十岁的小孩子,竟然有了这种想法,看来他当时经历的事情真的很让他触动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一个十岁的孩子,想杀疤三不是那么容易。所以,我就跟另外一个孩子商量,要和他一起联手杀了疤三。可是,我没想到的是,他跟我商量好了计策之后,竟然出卖了我。疤三刚回来,他就把我的计划告诉了疤三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开始明白,最可能出卖你的人,永远是你身边的人,永远是你以为值得相信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疤三听说了我的计划,勃然大怒,当时就过来要杀我。我看情况不妙,就赶紧转身逃跑。但是,我一个小孩子,怎么跑得过疤三?在树林里,我被他追上了,他抓着我的脖子,把我拎了出去,他喊着要活剐了我。当时我很害怕,挣扎的时候,竟然抓到了疤三一直用的匕首。我那个时候已经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了,只是想活命,只是想活着走出那个地方。拿到了匕首,我就没头没脑地朝着疤三捅去。我也忘了我捅了多少刀,反正疤三整个胸口都全部成了一滩肉酱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又看了李强一眼,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,也真的恐怖。但是,想想自己在深川市遇到的那些人,他又不觉得李强这有多么过分,只能说是那个疤三罪有应得!
  
  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叶青问道:“其他人贩子没有去找你吗?你当时只有十岁,是怎么在那冰天雪地里活下来的?”
  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