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四百一十章教育局的会议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这边,叶青把林天佑送下去休息了,而顾先平则匆忙跑进了病房。
  
      顾雅清还在昏迷着,但呼吸已经平稳了许多,旁边的心跳仪证明,她现在很健康。
  
      陈为民周不凡也在旁边跟着,看到顾雅清现在的状态,两人也是感慨连连。两人从来都没有把小辈人物放在眼里过,但今天,他们算是彻底服了。不说别的,单单林天佑在脑科方面的实力,是绝对在他们之上的啊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真应了那句老话,自古英雄出少年啊!”陈为民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周不凡也缓缓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会,道:“这个年轻人挺好的,为人谦逊,做事谨慎。哎,如果他早来几年,去京城的名额就有他一个,那位元老也不用落到今天这步田地。”
  
      陈为民看了周不凡一眼,低声道:“那位元老,现在……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”周不凡叹了口气,道:“几近植物人,只能靠仪器维持着生命。每年从世界各地来很多医生,但都没有治疗的办法。哎,早几年如果有这么一个年轻人的话,那个手术也不至于会失败了!”
  
      陈为民也叹了口气,提起那位元老级人物,这华夏国上下,有几个人不是发自肺腑的尊敬呢?
  
      杨老五虽然没有去医院,但是,也从小弟那里得知了医院那边的情况,得知了林天佑惊人的医术。这家伙,招呼林天佑就更加卖力了,规格跟招待徐长志差不了多少。
  
      这边,叶青刚把林天佑送到杨老五的别墅,便接到了林昌禄的电话,叶青此时方才想起要给顾先平开回归大会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那边早就安排好了,给县里各位领导也都送了请帖,同时还在请帖里写明叶青会亲自去现场的。
  
      县城里发生这么大的事,所有领导都知道市局局长黄飞明下来的事情,而叶青的名字也早就响遍了各个领导的耳朵。这些人里面,只有极少数知道叶青跟黄飞明是什么关系,大部分人都以为叶青跟黄飞明是好朋友呢,所以都想通过叶青去见一见黄飞明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叶青的档期好像很忙似的,这些领导排着队都没机会见叶青。现在林昌禄竟然把叶青请到了,原本对这教育局不屑一顾的那些领导们,立马动了心思。所以,会议还没开始,县里几个主要领导都已经到了教育局,其他一些关键局的干部也都到了。顾先平的回归大会,正主儿还没到,就已经非常热闹了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当然是高兴万分,可是,开会时间都快到了,左等右等却都等不到叶青他们。这情况让他很是尴尬,若是叶青不去的话,那他这个会不用开了不说,连面子也丢完了,以后升级什么的就更不用想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,林昌禄给叶青打电话,几乎是带着哭腔询问叶青什么时候能到。言谈之中,几近哀求想让叶青他们快点过去,他那边实在是撑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叶青这才想起这件事,想起自己答应过林昌禄,也不好推辞,当即便联系了徐长志,让他陪自己去一趟,因为他知道林昌禄的真正目的。他这次把面子给足林昌禄,那他以后就能对顾先平好一点了。
  
      徐长志还想跟林天佑聊聊呢,接到叶青电话,也就放弃这个想法,直接赶去了教育局。黄飞明那当然是紧跟徐长志了,也去了教育局。
  
      教育局这边,林昌禄在大门口伸长个脑袋,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叶青出现。结果,叶青没到,先把徐长志黄飞明给等来了,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惊喜了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匆忙把徐长志黄飞明带到会议室,走到会议室外面,离老远都能听到会议室里传来人们不满的埋怨声。林昌禄满头大汗啊,若不是黄飞明来了,他可没法跟这些领导们交代了。
  
      当林昌禄把黄飞明带进会议室之后,那些讨论声埋怨声顿时戛然而止。所有领导都慌张地站起身,现在再没有任何牢骚,都觉得自己那么长时间的等待是有意义的。能见到黄飞明,这本来就是他们最大的目的啊!
  
      十分钟之后,叶青和顾先平也赶到会场。顾先平刚进场,徐长志便带头起身鼓掌。他一站起来,黄飞明自然也就跟着站起来,连带着所有人都站了起来。这些在县城里只手遮天的领导们,现在却要给一个平凡老教师鼓掌,这场面看起来倒是有点奇特。
  
      在众人的推辞之下,顾先平最后被人安排到了主座。这个位置本来众人是想让黄飞明坐的,但黄飞明要让徐长志坐,徐长志让顾先平坐,结果这个位置就这么安排下来了。
  
      顾先平身边则一左一右坐着徐长志和叶青,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徐长志的身份。叶青在这里坐,众人倒能理解,徐长志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?而且,黄飞明还坐在他旁边,这情况就更有些诡异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场这些人都是老狐狸了,一看这位置安排,以及黄飞明对徐长志的态度,心里基本就在揣测徐长志的身份了。现场只有两个人知道是什么情况,一个是王渊博,另一个则是陈家安,其他人都是满头雾水,悄悄互相打听着徐长志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这种回归大会,其实具体意义不是太大,主要便是林昌禄为了在县里这些领导们面前露个面而已。而他也的确做到了,陈家安朝他频频点头,这让他很是兴奋,看样子局长的位置是板上钉钉了。
  
      会议开了两个小时,最后众人一致邀请黄飞明讲话。黄飞明也推辞不过,站起身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场面话,最后把话锋一转,突然道:“我跟顾老师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是,我很尊敬顾老师的为人。我不知道九川县这边究竟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让一个受人尊敬的老教师蒙此冤屈。但是,我希望的是,以后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,也不允许再发生。回到市里之后,我会把这件事上报,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调查,任何类似的事情,都坚决查清,不再让我们的老同志蒙受不白之冤!”
  
      黄飞明这话说的很突然,不过,众人都能听出他言语当中的威胁语气。他这就是在警告在场的这些人,顾先平是他黄飞明尊敬的人,以后再也不允许有任何人对顾先平不敬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顾先平的事,县政法委书记洪天祥已经被送到市里,正在接受调查。县警察局两个副局长也跟着洪天祥一起被送去,估计也很麻烦。而且,县教育局,县高中,几个关键领导都遭到清洗,可谓是九川县官场的一次大地震,影响深远。本来众人都对顾先平有些恐慌了,现在听到黄飞明这话,众人心里更加确定,以后不管惹谁,都坚决不能惹到顾先平了!
  
      会议结束,顾先平留下来,林昌禄和县高中代校长一起,安排他接下来的工作资料。而黄飞明则受到县里几个主要领导邀请,无论如何要让他去吃饭。
  
      黄飞明实在拗不过,就只能去了。徐长志也被众人拉了几下,但他不愿参与这种场合,就没有跟去,而是跟叶青一起回了杨老五的别墅。
  
      两人回到别墅里,老远便看到杨老五正坐在林天佑面前,赤着右臂,好像是在量血压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“五哥,怎么了?”叶青诧异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一手扶着头,作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道:“哎,后来身虚体弱,总感觉有点不适。这不刚好林神医在这里,多好的机会,我就让林神医帮我看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我看你平日里也挺生龙活虎的啊,是不是伤到肾了?”叶青笑着调侃道。
  
      “别乱说话,让医生专心看病。”杨老五摆了摆手,道:“怎么样?吃了没?”
  
      叶青和徐长志在旁边坐下,徐长志摆了摆手,道:“还没吃呢。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笑道:“哟,教育局的人后来都这么抠了啊?把人请去,连晚饭都不给安排吗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徐长志摇头,道:“跟那些人在一起吃,还是不自在。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不由一喜,徐长志这话,摆明就是说,在他这里吃还是自在一些。也就是说,徐长志已经开始认他这个朋友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那些家伙,张嘴闭嘴的就是政治政治,哪有那么多话要说的啊。”杨老五道:“等一下,我这个检查完了,咱们一起出去吃点。我知道有个小摊做的可不错,虽然不是多大的场面,但吃起来相当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啊!”徐长志顿时来了精神,直接坐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林天佑给杨老五测量了一会,又把那听诊器放在杨老五的胸口,听了一会心跳,微微皱起眉头。
  
      林天佑放下听诊器,问道:“杨老板,你后来是不是有些体虚多汗的症状?坐下腰部偶有疼痛感,口鼻无端出血?”
  
      “哎,你怎么知道的啊?”杨老五道:“坐下腰部那疼痛感,都持续了一两年了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疼一次。但也就是那几秒钟的时间,并不会持续多久。而且,我这后来刷牙吐唾沫什么的,总觉得嘴里有血,鼻子也偶尔流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(推荐朋友的书《仙缘九曲》,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。)
  
      这边,叶青把林天佑送下去休息了,而顾先平则匆忙跑进了病房。
  
      顾雅清还在昏迷着,但呼吸已经平稳了许多,旁边的心跳仪证明,她现在很健康。
  
      陈为民周不凡也在旁边跟着,看到顾雅清现在的状态,两人也是感慨连连。两人从来都没有把小辈人物放在眼里过,但今天,他们算是彻底服了。不说别的,单单林天佑在脑科方面的实力,是绝对在他们之上的啊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真应了那句老话,自古英雄出少年啊!”陈为民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周不凡也缓缓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会,道:“这个年轻人挺好的,为人谦逊,做事谨慎。哎,如果他早来几年,去京城的名额就有他一个,那位元老也不用落到今天这步田地。”
  
      陈为民看了周不凡一眼,低声道:“那位元老,现在……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”周不凡叹了口气,道:“几近植物人,只能靠仪器维持着生命。每年从世界各地来很多医生,但都没有治疗的办法。哎,早几年如果有这么一个年轻人的话,那个手术也不至于会失败了!”
  
      陈为民也叹了口气,提起那位元老级人物,这华夏国上下,有几个人不是发自肺腑的尊敬呢?
  
      杨老五虽然没有去医院,但是,也从小弟那里得知了医院那边的情况,得知了林天佑惊人的医术。这家伙,招呼林天佑就更加卖力了,规格跟招待徐长志差不了多少。
  
      这边,叶青刚把林天佑送到杨老五的别墅,便接到了林昌禄的电话,叶青此时方才想起要给顾先平开回归大会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那边早就安排好了,给县里各位领导也都送了请帖,同时还在请帖里写明叶青会亲自去现场的。
  
      县城里发生这么大的事,所有领导都知道市局局长黄飞明下来的事情,而叶青的名字也早就响遍了各个领导的耳朵。这些人里面,只有极少数知道叶青跟黄飞明是什么关系,大部分人都以为叶青跟黄飞明是好朋友呢,所以都想通过叶青去见一见黄飞明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叶青的档期好像很忙似的,这些领导排着队都没机会见叶青。现在林昌禄竟然把叶青请到了,原本对这教育局不屑一顾的那些领导们,立马动了心思。所以,会议还没开始,县里几个主要领导都已经到了教育局,其他一些关键局的干部也都到了。顾先平的回归大会,正主儿还没到,就已经非常热闹了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当然是高兴万分,可是,开会时间都快到了,左等右等却都等不到叶青他们。这情况让他很是尴尬,若是叶青不去的话,那他这个会不用开了不说,连面子也丢完了,以后升级什么的就更不用想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,林昌禄给叶青打电话,几乎是带着哭腔询问叶青什么时候能到。言谈之中,几近哀求想让叶青他们快点过去,他那边实在是撑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叶青这才想起这件事,想起自己答应过林昌禄,也不好推辞,当即便联系了徐长志,让他陪自己去一趟,因为他知道林昌禄的真正目的。他这次把面子给足林昌禄,那他以后就能对顾先平好一点了。
  
      徐长志还想跟林天佑聊聊呢,接到叶青电话,也就放弃这个想法,直接赶去了教育局。黄飞明那当然是紧跟徐长志了,也去了教育局。
  
      教育局这边,林昌禄在大门口伸长个脑袋,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叶青出现。结果,叶青没到,先把徐长志黄飞明给等来了,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惊喜了。
  
      林昌禄匆忙把徐长志黄飞明带到会议室,走到会议室外面,离老远都能听到会议室里传来人们不满的埋怨声。林昌禄满头大汗啊,若不是黄飞明来了,他可没法跟这些领导们交代了。
  
      当林昌禄把黄飞明带进会议室之后,那些讨论声埋怨声顿时戛然而止。所有领导都慌张地站起身,现在再没有任何牢骚,都觉得自己那么长时间的等待是有意义的。能见到黄飞明,这本来就是他们最大的目的啊!
  
      十分钟之后,叶青和顾先平也赶到会场。顾先平刚进场,徐长志便带头起身鼓掌。他一站起来,黄飞明自然也就跟着站起来,连带着所有人都站了起来。这些在县城里只手遮天的领导们,现在却要给一个平凡老教师鼓掌,这场面看起来倒是有点奇特。
  
      在众人的推辞之下,顾先平最后被人安排到了主座。这个位置本来众人是想让黄飞明坐的,但黄飞明要让徐长志坐,徐长志让顾先平坐,结果这个位置就这么安排下来了。
  
      顾先平身边则一左一右坐着徐长志和叶青,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徐长志的身份。叶青在这里坐,众人倒能理解,徐长志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?而且,黄飞明还坐在他旁边,这情况就更有些诡异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场这些人都是老狐狸了,一看这位置安排,以及黄飞明对徐长志的态度,心里基本就在揣测徐长志的身份了。现场只有两个人知道是什么情况,一个是王渊博,另一个则是陈家安,其他人都是满头雾水,悄悄互相打听着徐长志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这种回归大会,其实具体意义不是太大,主要便是林昌禄为了在县里这些领导们面前露个面而已。而他也的确做到了,陈家安朝他频频点头,这让他很是兴奋,看样子局长的位置是板上钉钉了。
  
      会议开了两个小时,最后众人一致邀请黄飞明讲话。黄飞明也推辞不过,站起身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场面话,最后把话锋一转,突然道:“我跟顾老师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是,我很尊敬顾老师的为人。我不知道九川县这边究竟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让一个受人尊敬的老教师蒙此冤屈。但是,我希望的是,以后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,也不允许再发生。回到市里之后,我会把这件事上报,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调查,任何类似的事情,都坚决查清,不再让我们的老同志蒙受不白之冤!”
  
      黄飞明这话说的很突然,不过,众人都能听出他言语当中的威胁语气。他这就是在警告在场的这些人,顾先平是他黄飞明尊敬的人,以后再也不允许有任何人对顾先平不敬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顾先平的事,县政法委书记洪天祥已经被送到市里,正在接受调查。县警察局两个副局长也跟着洪天祥一起被送去,估计也很麻烦。而且,县教育局,县高中,几个关键领导都遭到清洗,可谓是九川县官场的一次大地震,影响深远。本来众人都对顾先平有些恐慌了,现在听到黄飞明这话,众人心里更加确定,以后不管惹谁,都坚决不能惹到顾先平了!
  
      会议结束,顾先平留下来,林昌禄和县高中代校长一起,安排他接下来的工作资料。而黄飞明则受到县里几个主要领导邀请,无论如何要让他去吃饭。
  
      黄飞明实在拗不过,就只能去了。徐长志也被众人拉了几下,但他不愿参与这种场合,就没有跟去,而是跟叶青一起回了杨老五的别墅。
  
      两人回到别墅里,老远便看到杨老五正坐在林天佑面前,赤着右臂,好像是在量血压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“五哥,怎么了?”叶青诧异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一手扶着头,作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道:“哎,后来身虚体弱,总感觉有点不适。这不刚好林神医在这里,多好的机会,我就让林神医帮我看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我看你平日里也挺生龙活虎的啊,是不是伤到肾了?”叶青笑着调侃道。
  
      “别乱说话,让医生专心看病。”杨老五摆了摆手,道:“怎么样?吃了没?”
  
      叶青和徐长志在旁边坐下,徐长志摆了摆手,道:“还没吃呢。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笑道:“哟,教育局的人后来都这么抠了啊?把人请去,连晚饭都不给安排吗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徐长志摇头,道:“跟那些人在一起吃,还是不自在。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不由一喜,徐长志这话,摆明就是说,在他这里吃还是自在一些。也就是说,徐长志已经开始认他这个朋友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那些家伙,张嘴闭嘴的就是政治政治,哪有那么多话要说的啊。”杨老五道:“等一下,我这个检查完了,咱们一起出去吃点。我知道有个小摊做的可不错,虽然不是多大的场面,但吃起来相当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啊!”徐长志顿时来了精神,直接坐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林天佑给杨老五测量了一会,又把那听诊器放在杨老五的胸口,听了一会心跳,微微皱起眉头。
  
      林天佑放下听诊器,问道:“杨老板,你后来是不是有些体虚多汗的症状?坐下腰部偶有疼痛感,口鼻无端出血?”
  
      “哎,你怎么知道的啊?”杨老五道:“坐下腰部那疼痛感,都持续了一两年了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疼一次。但也就是那几秒钟的时间,并不会持续多久。而且,我这后来刷牙吐唾沫什么的,总觉得嘴里有血,鼻子也偶尔流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(推荐朋友的书《仙缘九曲》,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。)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