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四百一十一章奇怪和尚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听着这话,林天佑不由皱起眉头,沉默了一会,道:“你这种情况,发病的原因很多。但是,单从表面上检查,我也无法断定是哪种原因。你有时间的话,可以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,尤其左腰部和胸腔部,估计就能诊断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杨老五点了点头,突然问道:“那……那我的情况严重吗?”
  
      林天佑迟疑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不算严重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严重就好。”杨老五把袖子扒下来,招手道:“走走走,哥几个,一起出去坐坐。”
  
      在杨老五的带领下,众人驱车赶到了县城北区一个破旧的小店。这个小店规模并不大,但里面的人却不少,可见这里的生意的确很火爆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了,他刚下车,店铺老板便迎了过来,招呼着给杨老五安排了一个桌子。
  
      小店里面实在太小,大部分桌子都是支在外面的。叶青他们也坐在了外面,四周尽是一些汉子,在喝酒聊天。
  
      “徐公子,林神医,你们应该没有来过这种场合吧?”杨老五看着四周,道:“虽然吵了一些,但也比较贴近生活了,我个人觉得啊,比那每天的山珍海味要好得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里挺好的。”徐长志看了看四周,面上带着新奇,道:“说实话,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呢,不过看起来挺好玩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感觉好玩就好。”杨老五大笑,给那老板吩咐了一下,把他的拿手菜点了个遍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在九川县名声极大,没发财以前,跟这老板关系就不错。现在还经常过来照顾他的生意,这老板对他更是没话说,优先给杨老五这边安排了一桌子菜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把筷子发给众人,招手道:“好了,大家不要客气,开始吧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拿了筷子,刚要开始吃,旁边却走过来了一个满身油污的秃头和尚。他手里拿着一个破口的钵盂,面上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容,身上的僧衣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洗过了,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酸味。秃头上还带着几缕头发,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对着镜子剃头时,忘了把这几撮头发剃掉了似的。总的来说,这个人,无论怎么看,都是像乞丐更多于像和尚。
  
      这和尚现在正在叶青身边,把手里的钵盂伸向叶青,也不说话,好像叶青欠他钱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去,这怎么回事?”杨老五瞪大了眼睛,道:“乞丐我见过,这……这算什么情况?”
  
      闻着和尚身上的酸臭味,徐长志和身边两个女孩都皱起眉头,不约而同地往旁边挪了挪,想要避开和尚身上的气味。就连林天佑,也悄悄用手扫了扫口鼻附近,想把那味道驱散。
  
      叶青倒没有什么动作,他端起桌上刚上来的一盘青菜豆腐,刚要往和尚的钵盂里倒。谁知和尚直接摇了摇头,意思是不想要这青菜豆腐。叶青便把青菜豆腐放下,又端起了一盘白菜,但那和尚还是不接受。
  
      “嘿,你还挺挑呢!”杨老五忍不住道:“喂,你这是化缘啊?不是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,而是我们给你什么,你就得吃什么,明白不?”
  
      “五哥,别这么说。”叶青朝杨老五摆了摆手,虽然这个和尚有些强势,但叶青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。因为,看他这样子,他终究还是一个可怜人罢了。
  
      和尚根本连看都不看杨老五,只把钵盂往叶青面前一推。叶青又挑选了几个素菜,但和尚还是在摇头,看样子这些菜他都没看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,连徐长志也有些不满了,他还没见过这么挑的乞丐,更没见过这么强势的和尚呢。
  
      叶青倒是平静,问道:“只有这些素菜了,你如果有什么想吃的,可以跟我说一下,我让他们给你炒去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摇了摇头,突然走到桌边,把手里的钵盂放在桌子上,径直坐下,顺手抓起桌上刚端上来的一个烧鸡便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桌边的人都看呆了,和尚双手脏的发黑,把那烧鸡拿起来之后,更是沾的满手油污,看起来直让人想要作呕。和尚抱着烧鸡啃了两口,好像觉得不好吃,直接把烧鸡又扔了回去,从另一个盘子里抓起一个肘子,撕扯着啃了起来。但这一次他还是没有吃几口,又把那肘子扔了回去,开始抓别的菜。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当中,他几乎把满桌的肉菜都抓了个遍,浑然没把四周众人放在眼里。而那沾着汤汁的手还不断地甩来甩去,油污的汤汁溅了四周众人一身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忍不住道:“喂,死秃子,你找事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徐长志身边两个女孩惊叫着退开了,这一次连林天佑也皱起了眉头,道:“这还算是和尚吗?哪有和尚吃肉的啊?”
  
      众人当中,唯独叶青比较镇定。他朝杨老五摆了摆手,对和尚道:“大师,有没有什么想吃的,可以给我说一声,我让厨房给你做去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没有说话,只抓起旁边的酒杯,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而后朝叶青招了招手,示意他把酒杯满上。
  
      叶青拿过酒瓶,把那酒杯倒满,仿佛是在招待一个客人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喂,叶子,你行善我不反对,但是你也得看清楚情况吧。”杨老五道:“你这算行善吗?你看看他,整个一个酒肉和尚,这还算是出家人吗?你给他这些,根本不算是行善啊,他这就是明抢嘛!”
  
      “五哥,你别生气。”叶青站起身,道:“要不你们再弄一桌,我先把这位大师招呼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!”杨老五无奈地摇了摇头,起身招呼徐长志林天佑等人,准备让他们离开。这时,那和尚却突然抬起了头,直勾勾地看着杨老五。
  
      和尚的眼睛仿佛有魔力,杨老五被他盯上,不由有些慌张,匆忙把眼睛看向一边,道:“喂,你想干什么啊?”
  
  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和尚合十双手,宣了一声佛号。但是,看他那满身油污,满嘴流油的样子,哪里有僧人的模样?
  
  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?”徐长志惊愕地看着叶青,诧异问道。
  
      林天佑也是满头雾水,这和尚未免太奇怪了吧?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和尚呢!
  
      “佛门讲究因果,一切事务,都有因有果,有得有失。”和尚看了看众人,道:“吃你们一顿饭,送几句话给你们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杨老五不耐烦地道。
  
      和尚伸手一指杨老五,道:“你活不过三年!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一愣。杨老五也是愣了一下,而后勃然大怒,拍案喊道:“我靠,你找死是不是?你他妈才活不过三年呢?不对,你他妈连今晚都活不过。真把我惹急了,你他妈别想跑出九川县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不理杨老五,只看向徐长志,道:“胸无大志,难有成就。”
  
      徐长志顿时也怒了,这也难怪,突然冒出来一个疯和尚,指着你的鼻子说,你这个人没有什么志气,一辈子都没有什么成就。这种事,搁谁身上,都得生气啊!
  
      “疯和尚,你说话注意点!”徐长志沉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那和尚已经转向了林天佑,上下打量了林天佑一番,点头道:“济世悬壶,慈悲为怀。善缘多结,一生平坦!”
  
      林天佑淡笑道:“你这是算命吗?不好意思,我是无神论者,我不相信这些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也没有理会他,只转向旁边的叶青,道:“大仁大义,大智大勇。一世坎坷,命运多舛。不成英雄,便为枭雄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都愣住了,齐齐看着叶青,又看了看那和尚。尤其杨老五和徐长志,他们是被和尚骂了一番,现在和尚对叶青的评价却这么高,对比之下,让两人很是尴尬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摆手道:“喂,和尚,你这词语说的还挺押韵的,但有用吗?我们都不是傻子,你这些花样对我们根本没用。你该哪凉快就哪凉快去吧,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吃饭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还是没有理会杨老五,只静静看着叶青,道:“英雄枭雄,一念之差,好自为之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和尚径直转身,抓起桌上的钵盂扬长而去。桌边众人看着和尚远去的背影,都是满脸的惊诧,这个过程,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。这和尚出现的突然,做的事奇怪,走的又这么突然,让人直怀疑这是不是幻觉啊。
  
      “靠,哪个精神病院没关紧,把这么个疯子给放出来了!”杨老五最先摆了摆手,道:“来来来,先坐下,我让他们再做一桌。妈的,让他这么一闹腾,这一桌算是吃不了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根本就不算是个和尚嘛!”徐长志愤愤地坐下,道:“和尚哪有吃肉喝酒的啊?我看啊,就是来招摇撞骗混饭吃的。你们看,把咱们的饭菜都吃了个遍。关键你吃了也就算了啊,他这就是在浪费嘛,太气人了!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看着徐长志,道:“要不要我找几个人跟上去,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和尚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叶青直接摆手,道:“这一桌吃不了,咱们再换一桌,没必要为这点小事生气。”
  
      (推荐朋友的书《武镇乾坤》,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。)
  
      听着这话,林天佑不由皱起眉头,沉默了一会,道:“你这种情况,发病的原因很多。但是,单从表面上检查,我也无法断定是哪种原因。你有时间的话,可以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,尤其左腰部和胸腔部,估计就能诊断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杨老五点了点头,突然问道:“那……那我的情况严重吗?”
  
      林天佑迟疑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不算严重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严重就好。”杨老五把袖子扒下来,招手道:“走走走,哥几个,一起出去坐坐。”
  
      在杨老五的带领下,众人驱车赶到了县城北区一个破旧的小店。这个小店规模并不大,但里面的人却不少,可见这里的生意的确很火爆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了,他刚下车,店铺老板便迎了过来,招呼着给杨老五安排了一个桌子。
  
      小店里面实在太小,大部分桌子都是支在外面的。叶青他们也坐在了外面,四周尽是一些汉子,在喝酒聊天。
  
      “徐公子,林神医,你们应该没有来过这种场合吧?”杨老五看着四周,道:“虽然吵了一些,但也比较贴近生活了,我个人觉得啊,比那每天的山珍海味要好得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里挺好的。”徐长志看了看四周,面上带着新奇,道:“说实话,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呢,不过看起来挺好玩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感觉好玩就好。”杨老五大笑,给那老板吩咐了一下,把他的拿手菜点了个遍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在九川县名声极大,没发财以前,跟这老板关系就不错。现在还经常过来照顾他的生意,这老板对他更是没话说,优先给杨老五这边安排了一桌子菜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把筷子发给众人,招手道:“好了,大家不要客气,开始吧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拿了筷子,刚要开始吃,旁边却走过来了一个满身油污的秃头和尚。他手里拿着一个破口的钵盂,面上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容,身上的僧衣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洗过了,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酸味。秃头上还带着几缕头发,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对着镜子剃头时,忘了把这几撮头发剃掉了似的。总的来说,这个人,无论怎么看,都是像乞丐更多于像和尚。
  
      这和尚现在正在叶青身边,把手里的钵盂伸向叶青,也不说话,好像叶青欠他钱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去,这怎么回事?”杨老五瞪大了眼睛,道:“乞丐我见过,这……这算什么情况?”
  
      闻着和尚身上的酸臭味,徐长志和身边两个女孩都皱起眉头,不约而同地往旁边挪了挪,想要避开和尚身上的气味。就连林天佑,也悄悄用手扫了扫口鼻附近,想把那味道驱散。
  
      叶青倒没有什么动作,他端起桌上刚上来的一盘青菜豆腐,刚要往和尚的钵盂里倒。谁知和尚直接摇了摇头,意思是不想要这青菜豆腐。叶青便把青菜豆腐放下,又端起了一盘白菜,但那和尚还是不接受。
  
      “嘿,你还挺挑呢!”杨老五忍不住道:“喂,你这是化缘啊?不是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,而是我们给你什么,你就得吃什么,明白不?”
  
      “五哥,别这么说。”叶青朝杨老五摆了摆手,虽然这个和尚有些强势,但叶青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。因为,看他这样子,他终究还是一个可怜人罢了。
  
      和尚根本连看都不看杨老五,只把钵盂往叶青面前一推。叶青又挑选了几个素菜,但和尚还是在摇头,看样子这些菜他都没看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,连徐长志也有些不满了,他还没见过这么挑的乞丐,更没见过这么强势的和尚呢。
  
      叶青倒是平静,问道:“只有这些素菜了,你如果有什么想吃的,可以跟我说一下,我让他们给你炒去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摇了摇头,突然走到桌边,把手里的钵盂放在桌子上,径直坐下,顺手抓起桌上刚端上来的一个烧鸡便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桌边的人都看呆了,和尚双手脏的发黑,把那烧鸡拿起来之后,更是沾的满手油污,看起来直让人想要作呕。和尚抱着烧鸡啃了两口,好像觉得不好吃,直接把烧鸡又扔了回去,从另一个盘子里抓起一个肘子,撕扯着啃了起来。但这一次他还是没有吃几口,又把那肘子扔了回去,开始抓别的菜。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当中,他几乎把满桌的肉菜都抓了个遍,浑然没把四周众人放在眼里。而那沾着汤汁的手还不断地甩来甩去,油污的汤汁溅了四周众人一身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忍不住道:“喂,死秃子,你找事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徐长志身边两个女孩惊叫着退开了,这一次连林天佑也皱起了眉头,道:“这还算是和尚吗?哪有和尚吃肉的啊?”
  
      众人当中,唯独叶青比较镇定。他朝杨老五摆了摆手,对和尚道:“大师,有没有什么想吃的,可以给我说一声,我让厨房给你做去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没有说话,只抓起旁边的酒杯,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而后朝叶青招了招手,示意他把酒杯满上。
  
      叶青拿过酒瓶,把那酒杯倒满,仿佛是在招待一个客人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喂,叶子,你行善我不反对,但是你也得看清楚情况吧。”杨老五道:“你这算行善吗?你看看他,整个一个酒肉和尚,这还算是出家人吗?你给他这些,根本不算是行善啊,他这就是明抢嘛!”
  
      “五哥,你别生气。”叶青站起身,道:“要不你们再弄一桌,我先把这位大师招呼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!”杨老五无奈地摇了摇头,起身招呼徐长志林天佑等人,准备让他们离开。这时,那和尚却突然抬起了头,直勾勾地看着杨老五。
  
      和尚的眼睛仿佛有魔力,杨老五被他盯上,不由有些慌张,匆忙把眼睛看向一边,道:“喂,你想干什么啊?”
  
  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和尚合十双手,宣了一声佛号。但是,看他那满身油污,满嘴流油的样子,哪里有僧人的模样?
  
  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?”徐长志惊愕地看着叶青,诧异问道。
  
      林天佑也是满头雾水,这和尚未免太奇怪了吧?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和尚呢!
  
      “佛门讲究因果,一切事务,都有因有果,有得有失。”和尚看了看众人,道:“吃你们一顿饭,送几句话给你们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杨老五不耐烦地道。
  
      和尚伸手一指杨老五,道:“你活不过三年!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一愣。杨老五也是愣了一下,而后勃然大怒,拍案喊道:“我靠,你找死是不是?你他妈才活不过三年呢?不对,你他妈连今晚都活不过。真把我惹急了,你他妈别想跑出九川县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不理杨老五,只看向徐长志,道:“胸无大志,难有成就。”
  
      徐长志顿时也怒了,这也难怪,突然冒出来一个疯和尚,指着你的鼻子说,你这个人没有什么志气,一辈子都没有什么成就。这种事,搁谁身上,都得生气啊!
  
      “疯和尚,你说话注意点!”徐长志沉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那和尚已经转向了林天佑,上下打量了林天佑一番,点头道:“济世悬壶,慈悲为怀。善缘多结,一生平坦!”
  
      林天佑淡笑道:“你这是算命吗?不好意思,我是无神论者,我不相信这些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也没有理会他,只转向旁边的叶青,道:“大仁大义,大智大勇。一世坎坷,命运多舛。不成英雄,便为枭雄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都愣住了,齐齐看着叶青,又看了看那和尚。尤其杨老五和徐长志,他们是被和尚骂了一番,现在和尚对叶青的评价却这么高,对比之下,让两人很是尴尬。
  
      杨老五摆手道:“喂,和尚,你这词语说的还挺押韵的,但有用吗?我们都不是傻子,你这些花样对我们根本没用。你该哪凉快就哪凉快去吧,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吃饭。”
  
      和尚还是没有理会杨老五,只静静看着叶青,道:“英雄枭雄,一念之差,好自为之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和尚径直转身,抓起桌上的钵盂扬长而去。桌边众人看着和尚远去的背影,都是满脸的惊诧,这个过程,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。这和尚出现的突然,做的事奇怪,走的又这么突然,让人直怀疑这是不是幻觉啊。
  
      “靠,哪个精神病院没关紧,把这么个疯子给放出来了!”杨老五最先摆了摆手,道:“来来来,先坐下,我让他们再做一桌。妈的,让他这么一闹腾,这一桌算是吃不了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根本就不算是个和尚嘛!”徐长志愤愤地坐下,道:“和尚哪有吃肉喝酒的啊?我看啊,就是来招摇撞骗混饭吃的。你们看,把咱们的饭菜都吃了个遍。关键你吃了也就算了啊,他这就是在浪费嘛,太气人了!”
  
      杨老五看着徐长志,道:“要不要我找几个人跟上去,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和尚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叶青直接摆手,道:“这一桌吃不了,咱们再换一桌,没必要为这点小事生气。”
  
      (推荐朋友的书《武镇乾坤》,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。)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