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四百一十六章发小重逢
    叶青先把大叔冯建设带出了村子,开车直奔前面的金矿,要去把这点金子先还回去。不管赵斌这些人怎么样,偷人家的东西,这始终都是理亏在先。
  
      冯建设以前出去打过工,也属于见过世面的人物了。看到叶青这车,不由大吃一惊。他本来还很担心,死都不愿去前面金矿。但是,坐到车里之后,他突然就不再挣扎了。在车里坐了好一会,东看看西看看,他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青子,这……这是你的车?”
  
      “借朋友的。”叶青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冯建设稍微有些失望,但还是满怀希冀地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朋友,肯定很有钱,很有本事吧!”
  
      “还算可以。”叶青看了冯建设一眼,道:“大叔,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冯建设迟疑了一下,低下头,用那只独臂搓着衣角,低声道:“青子,你在外面工作,认识的人也多。你……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好人家,把你妹妹送给他们收养?我这次偷了这么多金子,肯定是要坐牢的。你姑奶年纪这么大了,根本照顾不了盈盈。我要坐牢的话,盈盈一个人在村子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冯建设哽咽地连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大叔,你别想这么多了!”叶青道:“你放心,你不会坐牢的。你把金子还回去,金矿那边也没有什么损失,我会想办法跟他们商量,让他们不要追究你的责任,你肯定不会坐牢的!”
  
      “青子,这不是坐牢不坐牢的事。”冯建设晃了晃空荡荡的右边袖子,道:“就算不坐牢,我这个样子,盈盈跟着我,也是受罪啊。我这辈子没有一点出息,盈盈都长这么大了,还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每次看到她穿那些补丁摞补丁的衣服,我这心里就难受。给她找个好人家收养她,她的日子就能好过了。青子,算大叔求你,帮帮盈盈吧,她还小,我不想让她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样的自卑里面!”
  
      冯建设说着,用一只手捂住脸,终于忍不住恸哭起来。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,在妻子背叛他,跟着那个男人离家出走的时候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,却为了心爱的女儿哭的这么无助。
  
      叶青在旁边看得心里难受,不由暗暗埋怨自己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关心过姑奶家的生活呢。
  
      叶青道:“大叔,你不用担心这些。等这边的事解决了,我带你去城里,给你找一个好工作。这样,你就可以在盈盈身边照顾她了。她上学的事,我会想办法的,你不用操心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冯建设惊愕地看着叶青,又晃了晃自己那空荡荡的袖子,道:“青子,我知道你为我好。但是,你看我现在这样,就算出去了,又能做什么呢?青子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要你能帮忙把盈盈送到一个好人家,大叔就算现在去死,心里也是高兴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大叔,别说这些丧气话,不会有事的!”叶青安慰了他几句,车辆便已经来到了金矿外面。
  
      这金矿是镇上的企业,在这里工作的,都是附近的乡民。平日里倒也有车辆过来,但是,像叶青这样的豪车,却也不多见。
  
      叶青打开车门下去,远远地便看到一辆警车正停在金矿里面,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正在跟几个警察说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冯建设走下车,看着前面的警车,顿时身体都有些软了。叶青搀起他,道:“大叔,你得亲自过去,这才算态度好。只有态度好了,才能跟他们商量,让你不坐牢。”
  
      冯建设看了看那些警察,又看了看叶青,最后咬了咬牙,鼓足勇气往那边走去。
  
      刚走几步,旁边却突然跑来一个小胖子,一见到冯建设便立马跑了过来,直接把冯建设挡住,急道:“我的天啊,冯叔,你怎么又回来了?你不知道警察在找你啊?”
  
      叶青看这小胖子有些面熟,不由奇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那个秦京?”
  
      “咦?”小胖子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,突然惊喜道:“你是青子?”
  
      “真是你啊!”叶青大喜,这个秦京是姑奶家这边的一个发小,两人自小关系就不错。后来叶青出去上学之后,就再没见过面了。没想到,现在的秦京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胖子,不过想想他当年的体格,发展成这样也是难免的。
  
      小胖子也是大喜,村里人家不多,同龄人更是不多了。当时整个村子,也就叶青跟他年纪差不多,两人关系可是极好。如今再次见到老朋友,自然欢喜无限,跟叶青闲聊几句,突然又想起冯建设的事,匆忙道:“哎,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。青子,你快点把冯叔带走吧。矿上已经报警了,让他们找到冯叔,肯定是要坐牢的啊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晃了晃手里的袋子,笑道:“没事,我们就是回来把金子还给他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秦京不由一愣,惊愕地看着叶青,道:“青子,你开什么玩笑啊?现在矿上的厂长是侯仁康,这可是一个黑心鬼啊。别说你把金子送回去,就算你多送回去一些金子,他也不会放过冯叔的。他都说了,这次要杀鸡儆猴,要我说,你还是赶紧带冯叔走吧!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叶青淡笑,道:“拿人家的东西,终究还是不对。不是我们的东西,我们不会要的。我们以礼相待,他要是非要咄咄逼人,那我就不会再跟他客气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不跟他客气?”秦京更是诧异,道:“青子,别说我没提醒你,侯仁康跟咱们乡长关系可不错,在咱们这一带没人敢惹的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淡笑,道:“跟乡长关系不错算什么了,我还跟县长关系不错呢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秦京瞪大了眼睛,好一会方才指着叶青笑道:“靠,你变了啊,学会吹牛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青淡淡一笑,也没有说话,只带着冯建设进了矿区。
  
      那边侯仁康正在跟几个警察说丢失金子的事情,突然看到叶青带着冯建设进去,不由愣了一下。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伸手揉了揉眼,仔细看来,来人不是冯建设是谁?
  
      “我靠,你他妈还敢回来?”侯仁康瞪大了眼睛,指着冯建设喊道:“就是他,就是他,他就是那个小偷。快,别让他跑了,妈的,把他给我抓起来!”
  
      四周不少工人,听闻这话,倒也没有几个人出来的。但是,厂里保卫科有几个人正在旁边,听到他的喊声便立马跑了过来。带头的正是侯仁康的小舅子张大牛,过来便立刻把叶青他们围了起来,上来便伸手去抓冯建设的脖子,道:“靠,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偷东西,你也真不要命啊!”
  
      张大牛平日在这矿上也是横行霸道的,没少欺负冯建设。看到他把手伸过来,冯建设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低下头不敢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还敢躲?”张大牛顿时火了,抬手便朝冯建设扇去。
  
      他这一巴掌没能扇到冯建设,却被叶青一把抓住手腕,直接摔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!”叶青淡然道。
  
      张大牛此时方才看到冯建设身边的人,不由愣了一下,而后怒道:“妈的,你什么东西?你想护着他?你跟他是一伙的吧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微皱眉头,懒得理会张大牛,搀着冯建设便往前走去。
  
      见叶青如此态度,张大牛更是愤怒,一把抓住叶青的衣服,道:“妈的,还没回答老子的话呢,你往哪跑!”
  
      “松手!”叶青沉声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哎哟,你还挺刺头呢?让老子松手,你有这个本事……啊啊啊,哎哟松手松手松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大牛话还没说完就被叶青扭住了手腕,顿时疼的他开始惨叫起来。旁边几个人看到这情况,立马围了上来,伸手便要去抓叶青。
  
      叶青抬脚便将其中一人踹飞出去两米多远,其他几人顿时停住了,再也不敢往前分毫了。
  
      那边侯仁康等人看到如此情况,不由都皱起了眉头。侯仁康朝那警察使了个眼色,警察会意,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过来,怒道:“干什么?干什么?干什么?聚众打架是不是?没看到我们在这里,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了?”
  
      叶青这才放开张大牛的手,将那袋金子递了过去,道:“我们是来自首的,没有恶意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自首?”警察接过袋子看了一眼,立马一喜,将袋子递给身后的侯仁康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袋金子失而复得,侯仁康不由大喜,匆忙把袋子收好,而后冷冷瞥了叶青一眼,道:“自首?他妈自首你还敢打我们厂里的人,你这是自首的态度吗?我看啊,这根本就不算是自首,完全是看到警察太多,害怕了,他们根本就没有自首的心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微皱眉头,瞥了侯仁康一眼,道:“我们把东西都送来了,人也在这里了,为什么不算是自首?”
  
      “算不算自首,不是你说了算!”那警察不耐烦地一摆手,道:“你要自首,还跑到这里来打人,哪里有一点自首的意思了?算了,不废话了,先回所里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叶青先把大叔冯建设带出了村子,开车直奔前面的金矿,要去把这点金子先还回去。不管赵斌这些人怎么样,偷人家的东西,这始终都是理亏在先。
  
      冯建设以前出去打过工,也属于见过世面的人物了。看到叶青这车,不由大吃一惊。他本来还很担心,死都不愿去前面金矿。但是,坐到车里之后,他突然就不再挣扎了。在车里坐了好一会,东看看西看看,他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青子,这……这是你的车?”
  
      “借朋友的。”叶青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冯建设稍微有些失望,但还是满怀希冀地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朋友,肯定很有钱,很有本事吧!”
  
      “还算可以。”叶青看了冯建设一眼,道:“大叔,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冯建设迟疑了一下,低下头,用那只独臂搓着衣角,低声道:“青子,你在外面工作,认识的人也多。你……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好人家,把你妹妹送给他们收养?我这次偷了这么多金子,肯定是要坐牢的。你姑奶年纪这么大了,根本照顾不了盈盈。我要坐牢的话,盈盈一个人在村子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冯建设哽咽地连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大叔,你别想这么多了!”叶青道:“你放心,你不会坐牢的。你把金子还回去,金矿那边也没有什么损失,我会想办法跟他们商量,让他们不要追究你的责任,你肯定不会坐牢的!”
  
      “青子,这不是坐牢不坐牢的事。”冯建设晃了晃空荡荡的右边袖子,道:“就算不坐牢,我这个样子,盈盈跟着我,也是受罪啊。我这辈子没有一点出息,盈盈都长这么大了,还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每次看到她穿那些补丁摞补丁的衣服,我这心里就难受。给她找个好人家收养她,她的日子就能好过了。青子,算大叔求你,帮帮盈盈吧,她还小,我不想让她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样的自卑里面!”
  
      冯建设说着,用一只手捂住脸,终于忍不住恸哭起来。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,在妻子背叛他,跟着那个男人离家出走的时候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,却为了心爱的女儿哭的这么无助。
  
      叶青在旁边看得心里难受,不由暗暗埋怨自己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关心过姑奶家的生活呢。
  
      叶青道:“大叔,你不用担心这些。等这边的事解决了,我带你去城里,给你找一个好工作。这样,你就可以在盈盈身边照顾她了。她上学的事,我会想办法的,你不用操心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冯建设惊愕地看着叶青,又晃了晃自己那空荡荡的袖子,道:“青子,我知道你为我好。但是,你看我现在这样,就算出去了,又能做什么呢?青子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要你能帮忙把盈盈送到一个好人家,大叔就算现在去死,心里也是高兴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大叔,别说这些丧气话,不会有事的!”叶青安慰了他几句,车辆便已经来到了金矿外面。
  
      这金矿是镇上的企业,在这里工作的,都是附近的乡民。平日里倒也有车辆过来,但是,像叶青这样的豪车,却也不多见。
  
      叶青打开车门下去,远远地便看到一辆警车正停在金矿里面,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正在跟几个警察说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冯建设走下车,看着前面的警车,顿时身体都有些软了。叶青搀起他,道:“大叔,你得亲自过去,这才算态度好。只有态度好了,才能跟他们商量,让你不坐牢。”
  
      冯建设看了看那些警察,又看了看叶青,最后咬了咬牙,鼓足勇气往那边走去。
  
      刚走几步,旁边却突然跑来一个小胖子,一见到冯建设便立马跑了过来,直接把冯建设挡住,急道:“我的天啊,冯叔,你怎么又回来了?你不知道警察在找你啊?”
  
      叶青看这小胖子有些面熟,不由奇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那个秦京?”
  
      “咦?”小胖子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,突然惊喜道:“你是青子?”
  
      “真是你啊!”叶青大喜,这个秦京是姑奶家这边的一个发小,两人自小关系就不错。后来叶青出去上学之后,就再没见过面了。没想到,现在的秦京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胖子,不过想想他当年的体格,发展成这样也是难免的。
  
      小胖子也是大喜,村里人家不多,同龄人更是不多了。当时整个村子,也就叶青跟他年纪差不多,两人关系可是极好。如今再次见到老朋友,自然欢喜无限,跟叶青闲聊几句,突然又想起冯建设的事,匆忙道:“哎,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。青子,你快点把冯叔带走吧。矿上已经报警了,让他们找到冯叔,肯定是要坐牢的啊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晃了晃手里的袋子,笑道:“没事,我们就是回来把金子还给他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秦京不由一愣,惊愕地看着叶青,道:“青子,你开什么玩笑啊?现在矿上的厂长是侯仁康,这可是一个黑心鬼啊。别说你把金子送回去,就算你多送回去一些金子,他也不会放过冯叔的。他都说了,这次要杀鸡儆猴,要我说,你还是赶紧带冯叔走吧!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叶青淡笑,道:“拿人家的东西,终究还是不对。不是我们的东西,我们不会要的。我们以礼相待,他要是非要咄咄逼人,那我就不会再跟他客气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不跟他客气?”秦京更是诧异,道:“青子,别说我没提醒你,侯仁康跟咱们乡长关系可不错,在咱们这一带没人敢惹的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淡笑,道:“跟乡长关系不错算什么了,我还跟县长关系不错呢!”
  
      “啊?”秦京瞪大了眼睛,好一会方才指着叶青笑道:“靠,你变了啊,学会吹牛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青淡淡一笑,也没有说话,只带着冯建设进了矿区。
  
      那边侯仁康正在跟几个警察说丢失金子的事情,突然看到叶青带着冯建设进去,不由愣了一下。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伸手揉了揉眼,仔细看来,来人不是冯建设是谁?
  
      “我靠,你他妈还敢回来?”侯仁康瞪大了眼睛,指着冯建设喊道:“就是他,就是他,他就是那个小偷。快,别让他跑了,妈的,把他给我抓起来!”
  
      四周不少工人,听闻这话,倒也没有几个人出来的。但是,厂里保卫科有几个人正在旁边,听到他的喊声便立马跑了过来。带头的正是侯仁康的小舅子张大牛,过来便立刻把叶青他们围了起来,上来便伸手去抓冯建设的脖子,道:“靠,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偷东西,你也真不要命啊!”
  
      张大牛平日在这矿上也是横行霸道的,没少欺负冯建设。看到他把手伸过来,冯建设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低下头不敢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还敢躲?”张大牛顿时火了,抬手便朝冯建设扇去。
  
      他这一巴掌没能扇到冯建设,却被叶青一把抓住手腕,直接摔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!”叶青淡然道。
  
      张大牛此时方才看到冯建设身边的人,不由愣了一下,而后怒道:“妈的,你什么东西?你想护着他?你跟他是一伙的吧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微皱眉头,懒得理会张大牛,搀着冯建设便往前走去。
  
      见叶青如此态度,张大牛更是愤怒,一把抓住叶青的衣服,道:“妈的,还没回答老子的话呢,你往哪跑!”
  
      “松手!”叶青沉声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哎哟,你还挺刺头呢?让老子松手,你有这个本事……啊啊啊,哎哟松手松手松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大牛话还没说完就被叶青扭住了手腕,顿时疼的他开始惨叫起来。旁边几个人看到这情况,立马围了上来,伸手便要去抓叶青。
  
      叶青抬脚便将其中一人踹飞出去两米多远,其他几人顿时停住了,再也不敢往前分毫了。
  
      那边侯仁康等人看到如此情况,不由都皱起了眉头。侯仁康朝那警察使了个眼色,警察会意,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过来,怒道:“干什么?干什么?干什么?聚众打架是不是?没看到我们在这里,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了?”
  
      叶青这才放开张大牛的手,将那袋金子递了过去,道:“我们是来自首的,没有恶意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自首?”警察接过袋子看了一眼,立马一喜,将袋子递给身后的侯仁康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袋金子失而复得,侯仁康不由大喜,匆忙把袋子收好,而后冷冷瞥了叶青一眼,道:“自首?他妈自首你还敢打我们厂里的人,你这是自首的态度吗?我看啊,这根本就不算是自首,完全是看到警察太多,害怕了,他们根本就没有自首的心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微皱眉头,瞥了侯仁康一眼,道:“我们把东西都送来了,人也在这里了,为什么不算是自首?”
  
      “算不算自首,不是你说了算!”那警察不耐烦地一摆手,道:“你要自首,还跑到这里来打人,哪里有一点自首的意思了?算了,不废话了,先回所里再说。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