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四百二十二章侯大的工作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“什么什么什么?”侯三立马来了精神,连牌也顾不上玩了,直接跑了过来,道:“你说什么?要请我大哥来医院任职?真的假的啊?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笑了笑,道:“最近医院查出了一批没有医德的医生,开除了其中很大一部分,现在医院缺少比较有能力的医师,恐怕需要面向社会招一批人进来了。我昨天跟侯大先生聊过,在职业水准和专业知识上,他都没有任何问题。所以,我就想问问,如果侯大先生愿意的话,我们医院可以高薪聘请他来坐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愿意,当然愿意,肯定愿意了!”侯三兴奋地大叫,他是最知道他这个哥哥的。侯大当年学医回来之后,最希望就是进医院当医生。但是,因为没有关系没有钱,被人排挤出来,只能在外面开个小诊所,这几年人都有些颓废了。现在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,连侯三都替他高兴啊。
  
      见侯三如此激动,叶青也点了点头,道:“如果林院长你觉得他的能力可以在医院坐诊,我也没什么意见。当然,还是得先问问侯大先生自己的意思!”
  
      侯三一摆手,道:“这都不用问,我都能替他做主,绝对没问题!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哈哈一笑,道:“还是得问问本人的意思吧,候老弟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问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!”侯三直接把手里的牌一摔,一瘸一拐地便往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陈俊晃了晃手里的扑克,嚷嚷道:“喂,打完再走!”
  
      “靠!”侯三朝陈俊竖了个中指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对他来说,侯大能来医院当医生,这才是正事呢。
  
      “娘的,这也太没牌品了吧!”那边陈俊大飞几人面面相觑,道:“牌都起好了,人跑了,这怎么玩?”
  
      大飞扭头道:“疯狗,来玩两把啊!”
  
      疯狗耸了耸肩,道:“我也不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日,打牌你都不会,还混什么黑社会啊?”大飞不满地嘟囔道。
  
      看到如此情况,林国强捡起床上的钱,道:“来来来,我给你们凑一伙吧。玩多大的?二十块的底儿?不小啊!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跟大飞陈俊几个流氓聚一起开始玩扑克了,好端端一个病房,倒变成了娱乐场所。这林国强也是为了讨好叶青,否则的话,陈俊这些流氓,他何曾放在眼里过。
  
      侯三跑到楼下,折腾了十几分钟时间,才把侯大带了上来。侯大的表情明显还有些失落,毕竟还未出世的儿子就这么没了,换谁也得心里难受啊。不过还好,能来医院工作的事情,让他稍微有了些精神。
  
      “林院长,我把我大哥带来了,你亲自问他吧。”侯三进门便大声嚷嚷道:“他很同意,这件事肯定没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就这么说了。你把你个人的资料准备一下,明天拿来找我,我帮你安排一下。”林国强头也不回地说道,这老家伙,玩了十几分钟,已经输了五六百进去了,这会已经陷进去了。
  
      侯三看了看林国强,又看了看旁边的叶青,最后无奈地对侯大道:“大哥,那就按林院长说的,明天把资料带过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好。”侯大顿了一下,道:“谢谢林院长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客气,别客气,以后都是自己人了,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就可以了。”林国强还是不回头,用手按着底下三张牌,嚷嚷道:“给我来个大王!给我来个大王就够用了!”
  
      牌一翻开,旁边众人哄然大笑,三张小牌,气的林国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见鬼了?为什么每次我抢地主儿,都是这个结果啊?”林国强嘟囔着把牌抓了起来,哭丧着脸又开始输钱了。
  
      侯三走过去,在背后给林国强指点道:“赌钱这种事,很讲究运气的。手风不好,就先避一避,干嘛这么拼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早说……”林国强一脸无语,他今天打牌也真算是背啊。
  
      那边,看这群兄弟玩的开心,叶青心里也高兴。他招呼侯大到身边坐下,随口询问起他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侯大上次也受了点伤,但不严重,现在行走工作什么的都没有问题。只不过,受的内伤是需要调养的,这需要慢慢来。至于他老婆,现在差不多都可以出院了。但是,林国强还是把她留在医院,以更好的调养。而这调养也不用侯大出钱,反正何彪已经抓住了,林国强他们在医院用多少钱,以后上法庭何彪都得赔多少医药费,当然是在医院里把身体养好最适合了。林国强甚至还让人给侯大夫妻俩做了个全身检查,把那些小病小痛什么的也都顺便治了,反正都是何彪买单嘛。
  
      侯大现在心情已经恢复了许多,唯有提起那个孩子的时候,心情会灰暗一些。现在又能来医院当医生,他的心情自然好了许多。而当他听说顾先平也回去重新教书,还分到了一套房子之后,也是很为顾先平高兴。毕竟,顾先平当年对他也是很好的!
  
      跟侯大闲聊了一会,叶青把顾先平的那个工资卡交给侯大,让他帮忙转给顾先平。这个卡里有十几万块钱,是顾先平交给叶青,让叶青来支付林天佑的治疗费的。不过,林天佑没有收费,这笔钱自然是要还给他。不过,叶青知道顾先平的脾气,叶青亲自还给他的话,他肯定不会接。所以,叶青只能托侯大把这卡还给他。这样,他就算来找叶青,叶青也去深川市了,他不想接也不行了。
  
      侯大接过银行卡,沉默了一会,低声道:“叶青,我听侯三说,你要带他去深川市发展?”
  
      叶青点了点头,道:“我在深川市那边有几个场子,需要自己人去招呼。如果侯三方便的话,去帮我照顾一下这些场子是最好的。”
  
      侯大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道:“我这个弟弟,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不服管教。叶青,我看他现在很服你。我也想让他跟着你,这样也能找点正事干干,而不是每天在那里惹是生非。谢谢你能带他出去,在深川市那边,他要是有什么不听话的,你就别客气,好好揍他一顿。”
  
      侯三扭头不满地道:“大哥,我咋说也二十好几的人了,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呢?”
  
      侯大愤然道:“连个老婆都没有,你要什么面子?”
  
      侯三顿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,张了半天的嘴,愤然道:“靠,我这去深川市就找个老婆回来,我看你怎么说!”
  
      侯大道:“你就算带个儿子回来,你也是我弟弟,我说你什么,都得听着!”
  
      侯三彻底无语,扭头道:“打牌打牌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淡淡一笑,道:“侯大哥,你放心吧。他们跟我去深川市,就是我的兄弟,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!”
  
      侯大欣慰地笑道: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?又是这么烂的牌?这还能不能玩了?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突然的一嗓子,顿时让整个病房里都欢笑起来。这家伙,今晚点子背到了极点,就没赢过!
  
      林国强在这里玩了两个多小时,最后跟侯三搭伙,还输了两千多块钱,这钱被那几个流氓给瓜分了。不过,这几个流氓也很豪气,林国强跟他们一起玩了俩小时,大家都热闹了许多。已到凌晨,赢钱最多的陈俊便嚷嚷着要出去吃夜市。结果呢,叶青大飞疯狗和林国强他们四个没受伤的,搀扶着这几个伤员出了医院,就近找了一个夜市摊便坐下了。羊肉串大腰子啤酒什么的轮番上来,林国强竟然还能跟众人吃在一起,倒也让众人很是高兴。
  
      酒过三巡,众人相互之间也就更加热络了。大飞坐在桌上,声情并茂地跟众人讲述着叶青在深川市发生的那些事情。陈俊侯三等人都不知道叶青在深川市究竟遇到了什么事,听完大飞的描述,所有人都震撼了,对叶青也是更加佩服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给你们说,跟着叶大哥,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!”大飞用筷子撬开一瓶啤酒,道:“我在深川市这么多年,就没服过人。但是,对叶大哥,我是打心底的佩服啊。不说别的,就说叶大哥用自己的钱开那个孤儿院的事情,深川市那么多有钱的老板,哪个人舍得做这种事?那帮王八羔子,牙缝里挤出来点东西,都够养活多少个孩子了,但他们宁肯把钱浪费了,也不愿做一点善事。哪像叶大哥这样,开那些店,就是为了供养这些孩子们!”
  
      “行了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叶青把一瓶啤酒递给大飞,道:“来,干一个!”
  
      大飞接过啤酒,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满瓶,道:“大哥,你这是想喝死我啊?”
  
      叶青道:“就是想让你少说点话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哄然大笑,大飞挠了挠头,道:“我说的都是事实嘛,哥几个马上就要去深川市了,我得让他们知道那边的情况,不是嘛!”
  
      侯三道:“别说这些事实,飞哥,我们去了之后,你能帮我们找个女朋友吗?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不由更是大笑,正要调侃他时,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吼,众人立马扭头看去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什么什么?”侯三立马来了精神,连牌也顾不上玩了,直接跑了过来,道:“你说什么?要请我大哥来医院任职?真的假的啊?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笑了笑,道:“最近医院查出了一批没有医德的医生,开除了其中很大一部分,现在医院缺少比较有能力的医师,恐怕需要面向社会招一批人进来了。我昨天跟侯大先生聊过,在职业水准和专业知识上,他都没有任何问题。所以,我就想问问,如果侯大先生愿意的话,我们医院可以高薪聘请他来坐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愿意,当然愿意,肯定愿意了!”侯三兴奋地大叫,他是最知道他这个哥哥的。侯大当年学医回来之后,最希望就是进医院当医生。但是,因为没有关系没有钱,被人排挤出来,只能在外面开个小诊所,这几年人都有些颓废了。现在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,连侯三都替他高兴啊。
  
      见侯三如此激动,叶青也点了点头,道:“如果林院长你觉得他的能力可以在医院坐诊,我也没什么意见。当然,还是得先问问侯大先生自己的意思!”
  
      侯三一摆手,道:“这都不用问,我都能替他做主,绝对没问题!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哈哈一笑,道:“还是得问问本人的意思吧,候老弟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问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!”侯三直接把手里的牌一摔,一瘸一拐地便往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陈俊晃了晃手里的扑克,嚷嚷道:“喂,打完再走!”
  
      “靠!”侯三朝陈俊竖了个中指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对他来说,侯大能来医院当医生,这才是正事呢。
  
      “娘的,这也太没牌品了吧!”那边陈俊大飞几人面面相觑,道:“牌都起好了,人跑了,这怎么玩?”
  
      大飞扭头道:“疯狗,来玩两把啊!”
  
      疯狗耸了耸肩,道:“我也不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日,打牌你都不会,还混什么黑社会啊?”大飞不满地嘟囔道。
  
      看到如此情况,林国强捡起床上的钱,道:“来来来,我给你们凑一伙吧。玩多大的?二十块的底儿?不小啊!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跟大飞陈俊几个流氓聚一起开始玩扑克了,好端端一个病房,倒变成了娱乐场所。这林国强也是为了讨好叶青,否则的话,陈俊这些流氓,他何曾放在眼里过。
  
      侯三跑到楼下,折腾了十几分钟时间,才把侯大带了上来。侯大的表情明显还有些失落,毕竟还未出世的儿子就这么没了,换谁也得心里难受啊。不过还好,能来医院工作的事情,让他稍微有了些精神。
  
      “林院长,我把我大哥带来了,你亲自问他吧。”侯三进门便大声嚷嚷道:“他很同意,这件事肯定没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就这么说了。你把你个人的资料准备一下,明天拿来找我,我帮你安排一下。”林国强头也不回地说道,这老家伙,玩了十几分钟,已经输了五六百进去了,这会已经陷进去了。
  
      侯三看了看林国强,又看了看旁边的叶青,最后无奈地对侯大道:“大哥,那就按林院长说的,明天把资料带过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好。”侯大顿了一下,道:“谢谢林院长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客气,别客气,以后都是自己人了,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就可以了。”林国强还是不回头,用手按着底下三张牌,嚷嚷道:“给我来个大王!给我来个大王就够用了!”
  
      牌一翻开,旁边众人哄然大笑,三张小牌,气的林国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见鬼了?为什么每次我抢地主儿,都是这个结果啊?”林国强嘟囔着把牌抓了起来,哭丧着脸又开始输钱了。
  
      侯三走过去,在背后给林国强指点道:“赌钱这种事,很讲究运气的。手风不好,就先避一避,干嘛这么拼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早说……”林国强一脸无语,他今天打牌也真算是背啊。
  
      那边,看这群兄弟玩的开心,叶青心里也高兴。他招呼侯大到身边坐下,随口询问起他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侯大上次也受了点伤,但不严重,现在行走工作什么的都没有问题。只不过,受的内伤是需要调养的,这需要慢慢来。至于他老婆,现在差不多都可以出院了。但是,林国强还是把她留在医院,以更好的调养。而这调养也不用侯大出钱,反正何彪已经抓住了,林国强他们在医院用多少钱,以后上法庭何彪都得赔多少医药费,当然是在医院里把身体养好最适合了。林国强甚至还让人给侯大夫妻俩做了个全身检查,把那些小病小痛什么的也都顺便治了,反正都是何彪买单嘛。
  
      侯大现在心情已经恢复了许多,唯有提起那个孩子的时候,心情会灰暗一些。现在又能来医院当医生,他的心情自然好了许多。而当他听说顾先平也回去重新教书,还分到了一套房子之后,也是很为顾先平高兴。毕竟,顾先平当年对他也是很好的!
  
      跟侯大闲聊了一会,叶青把顾先平的那个工资卡交给侯大,让他帮忙转给顾先平。这个卡里有十几万块钱,是顾先平交给叶青,让叶青来支付林天佑的治疗费的。不过,林天佑没有收费,这笔钱自然是要还给他。不过,叶青知道顾先平的脾气,叶青亲自还给他的话,他肯定不会接。所以,叶青只能托侯大把这卡还给他。这样,他就算来找叶青,叶青也去深川市了,他不想接也不行了。
  
      侯大接过银行卡,沉默了一会,低声道:“叶青,我听侯三说,你要带他去深川市发展?”
  
      叶青点了点头,道:“我在深川市那边有几个场子,需要自己人去招呼。如果侯三方便的话,去帮我照顾一下这些场子是最好的。”
  
      侯大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道:“我这个弟弟,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不服管教。叶青,我看他现在很服你。我也想让他跟着你,这样也能找点正事干干,而不是每天在那里惹是生非。谢谢你能带他出去,在深川市那边,他要是有什么不听话的,你就别客气,好好揍他一顿。”
  
      侯三扭头不满地道:“大哥,我咋说也二十好几的人了,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呢?”
  
      侯大愤然道:“连个老婆都没有,你要什么面子?”
  
      侯三顿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,张了半天的嘴,愤然道:“靠,我这去深川市就找个老婆回来,我看你怎么说!”
  
      侯大道:“你就算带个儿子回来,你也是我弟弟,我说你什么,都得听着!”
  
      侯三彻底无语,扭头道:“打牌打牌!”
  
      叶青淡淡一笑,道:“侯大哥,你放心吧。他们跟我去深川市,就是我的兄弟,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!”
  
      侯大欣慰地笑道: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靠?又是这么烂的牌?这还能不能玩了?”
  
      林国强突然的一嗓子,顿时让整个病房里都欢笑起来。这家伙,今晚点子背到了极点,就没赢过!
  
      林国强在这里玩了两个多小时,最后跟侯三搭伙,还输了两千多块钱,这钱被那几个流氓给瓜分了。不过,这几个流氓也很豪气,林国强跟他们一起玩了俩小时,大家都热闹了许多。已到凌晨,赢钱最多的陈俊便嚷嚷着要出去吃夜市。结果呢,叶青大飞疯狗和林国强他们四个没受伤的,搀扶着这几个伤员出了医院,就近找了一个夜市摊便坐下了。羊肉串大腰子啤酒什么的轮番上来,林国强竟然还能跟众人吃在一起,倒也让众人很是高兴。
  
      酒过三巡,众人相互之间也就更加热络了。大飞坐在桌上,声情并茂地跟众人讲述着叶青在深川市发生的那些事情。陈俊侯三等人都不知道叶青在深川市究竟遇到了什么事,听完大飞的描述,所有人都震撼了,对叶青也是更加佩服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给你们说,跟着叶大哥,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!”大飞用筷子撬开一瓶啤酒,道:“我在深川市这么多年,就没服过人。但是,对叶大哥,我是打心底的佩服啊。不说别的,就说叶大哥用自己的钱开那个孤儿院的事情,深川市那么多有钱的老板,哪个人舍得做这种事?那帮王八羔子,牙缝里挤出来点东西,都够养活多少个孩子了,但他们宁肯把钱浪费了,也不愿做一点善事。哪像叶大哥这样,开那些店,就是为了供养这些孩子们!”
  
      “行了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叶青把一瓶啤酒递给大飞,道:“来,干一个!”
  
      大飞接过啤酒,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满瓶,道:“大哥,你这是想喝死我啊?”
  
      叶青道:“就是想让你少说点话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哄然大笑,大飞挠了挠头,道:“我说的都是事实嘛,哥几个马上就要去深川市了,我得让他们知道那边的情况,不是嘛!”
  
      侯三道:“别说这些事实,飞哥,我们去了之后,你能帮我们找个女朋友吗?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不由更是大笑,正要调侃他时,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吼,众人立马扭头看去。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