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四百七十三章铁永文对崔钰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看到鬼面判官和铁永文面对面站着,铁永文身后那些徒弟们立刻冲了上来,却被铁永文一手拦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崔钰,你莫要太嚣张了!”铁永文的儿子铁卫华愤然瞪着崔钰,道:“我父亲给你面子,今晚才在这里陪你坐的。不用我父,我来跟你打!”
  
      鬼面判官淡笑不语,铁永文紧皱眉头,沉声道:“退下!”
  
      “爸……”铁卫华还想说话,铁永文则是面色大寒,怒斥道:“退下!”
  
      铁卫华还未曾见过铁永文如此发火,心中也是震撼,再不敢说话,只能和那些师兄弟们乖乖退下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盯着面前的鬼面判官,沉声道:“你真要跟我打?”
  
      鬼面判官没有正面回答,只用眼睛扫视着房间里的装修,轻叹道:“只可惜了这一屋的装饰了!”
  
      铁永文缓缓点头,转头看了看身后那些徒弟们,冷声道:“胡小姐不懂丝毫武功,还不如让他们先进房间呆着。否则的话,你我一会打起来,拳脚无言,伤及无辜就不好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谢谢铁前辈关心!”鬼面判官扭头道:“小白,带你莫姨和你师妹进屋,我不叫你们,不要出来!”
  
      铁永文也转头吩咐铁卫华:“卫华,带着师兄弟们进房间。记住,你们只能在屋里等着,不许跟茶楼的人有任何冲突。谁敢不听我的话,今日之后,我亲自逐他出师门!”
  
      铁永文虽然人很好,但是,他说话也向来是说一不二的。听他说出这么严厉的话,形意拳门众人也是震撼不已,连铁卫华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带着众人进了房间。
  
      那边,胡莫莫和白无常小姑娘三人也进了房间,这客厅一时间变得极为空旷,只剩铁永文和鬼面判官正面相对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看着鬼面判官,沉声道:“我再问最后一遍,你……你真的见到血衣和尚了?”
  
      鬼面判官淡淡一笑,道:“铁前辈,你以为我凭什么敢挑衅西杭沈家的威严呢?”
  
      铁永文面色再变,咬牙沉默了好一会,缓缓点头,道:“我早该想到了,该来的,始终还是要来。十年时间,已经很漫长了。也罢,我只能尽尽人事了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铁永文缓缓伸出手,看着面前的鬼面判官,道:“出招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得罪了!”鬼面判官从身上摸出一把长刺和一卷透明的丝线,丝线的一端还缠着一根钢锥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个武器,一个是白无常用的,一个是小姑娘用的,正是鬼面判官最擅长的武器。他两个徒弟,一人学了他一种武器,在外面已是名声显赫。而他这个做师傅的,两种武器皆是精通,实力比那两个徒弟还不知道要强多少了。
  
      尽管拿着武器,但是,面对铁永文,鬼面判官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他右手一抖,那透明丝线立马横扫而出,准确无误地朝着铁永文的右手卷了过去。他这速度和精确度,远超小姑娘数倍。那天,叶青若是遇到他出手,只怕连这一下也躲不过了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终究是铁永文,面对这卷来的丝线,他根本没有躲闪,而是任凭那丝线缠住自己的手腕。而后,他突然后退一步,右臂一振,用力拉扯过来。
  
      鬼面判官拿着丝线的一端,被铁永文这么一扯,不由自主地便被铁永文拉了过去。他动作也是极快,左手长刺纵横,直朝铁永文的腹部刺了过去。速度之快,也是让人目不暇接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也是实力惊人,便在这长刺快刺到小腹的时候,他左手轻轻拍了下来,正拍在鬼面判官的手腕上。鬼面判官只感觉手臂一麻,长刺直接脱手掉了下去,心中不由大为惊撼,铁永文的实力果然惊人。
  
      这鬼面判官速度也是极快,眼看长刺要落地,右手一抖那丝线,丝线的另一端立马卷了下去,直接把长刺给选了起来,凌空飞向铁永文的胸口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也抬起右手,用缠在右臂的丝线将那长刺挡开。紧接着,他突然往前踏出半步,口中发出崩雷般的一声大喝:“哈!”
  
      随着这声大喝,铁永文的右脚落地,振地发出嗵的一声巨响。紧接着,铁永文的左拳猛地冲出半尺的距离,直奔鬼面判官的胸口而去。
  
      鬼面判官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那丝线被铁永文缠着,想后退已是不可能了。不过,这鬼面判官也真的是动作神速,眼看铁永文这一拳来势惊人,他突然双脚跺地,纵身跳了起来,右脚在旁边的沙发上弹了一下,借力挪开半米。便是这半米的距离,铁永文这一拳刚好打空,没能打到鬼面判官。
  
      避开这一拳,鬼面判官也不敢再有丝毫大意,匆忙连绕右手,将那丝线从铁永文手臂上解了下来,收在手里不敢再用来去卷铁永文的手臂了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也没有追击,只缓缓收回双拳,静静看着鬼面判官。
  
      鬼面判官则在看着铁永文刚才踩着的地板,那地板砖,竟然被铁永文生生踏碎,上面出现了一个约有五厘米的足印。铁永文这一脚,竟然踩碎了地板砖,还踩进了水泥地板里面,这力量也真是惊人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一招半步崩拳!”鬼面判官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道:“铁前辈数十年的功力,真是让晚辈佩服。”
  
      “江山自有才人出,一代新人换旧人!”铁永文看着鬼面判官,道:“若是再给你十年的时间,恐怕我已不是你的对手了。不过,今日,你还拦不住我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说了,能拦多久是多久,我也是尽力而为!”鬼面判官一声淡笑,突然再次冲了上去,左手长刺,右手丝线,跟铁永文斗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而铁永文则是动作不变,虽然没有鬼面判官那么多敏捷而又华丽的动作,但是朴实的双拳,却也把鬼面判官逼得后退不断。
  
      这一边,铁永文和鬼面判官打得难解难分,另一边,皇甫紫玉的房间,一个男子也刚好走了过来。这男子穿衣得体,面若冠玉,温文尔雅。无论放在哪里,也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了。
  
      这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沈家年轻一代,最有前途和潜力的第一人,沈千越。
  
      他走到皇甫紫玉的门口,白狼也刚好站在这里。看到沈千越,白狼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只冷声道:“沈公子,我家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白狼转身将房门打开,道:“请进!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!”沈千越微微点头,举手投足,都是那样的文雅淡儒,就是一个绝对的谦谦君子。
  
      房间里充斥着一种淡淡的幽香,皇甫紫玉所在的地方,都有这种幽香。沈千越站在门口,轻轻嗅了一下,淡笑道:“这么多年未见,师妹还是喜欢这优昙花的香味。”
  
      房间内,一个沙发上,皇甫紫玉半躺在沙发上,一只玉手轻轻拄着头,面上始终带着那种淡笑。白皙如玉的面颊上,一抹惊艳的红唇,仿佛热焰一般,燃烧在每个男人的心中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么多年未见,大师兄也比以前更帅了!”皇甫紫玉淡笑说道,声音妩媚,充斥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力。
  
      沈千越只是淡笑,眼睛并没有在皇甫紫玉身上逗留多少。他慢慢走到房间中央,一边看着四周的陈设,一边轻笑道:“师妹,你还记得,当年大师兄最经常做的事,就是摘了优昙花送给你。十四年了,如果大师兄还活着的话,师妹那个房间外面,估计现在已经开满优昙花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死人,说他作甚!”皇甫紫玉慢慢坐起身,修长的**横陈在地摊上,洁白如玉,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勾魂夺魄。
  
      沈千越始终不看皇甫紫玉,只不过面上已经没有了笑容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兄终究是大师兄,不管他做了什么,都是我们的大师兄。师妹,你千不该万不该,真不该杀了大师兄!”沈千越轻声道。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淡笑看着沈千越:“照你这么说,我就应该任他凌辱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有能力杀他,就有能力躲过他,去找老太君评理。但是,你没有这么选择,而是杀了他。”沈千越顿了一下,接道:“而且,如果你没杀大师兄的话,你终究还是会嫁给他的。”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缓缓站起身,静静看着沈千越,道:“照你这么说,我迟早都是他的人,那就应该遭受他的凌辱,对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再争论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沈千越轻声道:“那一晚,你不仅杀了大师兄,还杀了沈家庄整整七口人。这笔账,始终是要算的!”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娇笑,道:“我也没走多远,一直在东州等着,沈家的人为何没有来找我算账呢?”
  
      沈千越:“师妹,你终究是皇甫家最后一人。老太君念你皇甫家与沈家的关系,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让人来找你报仇。你是否觉得,老太君对你的仁慈,便是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资本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皇甫紫玉捂嘴淡笑,道:“老太君对我的仁慈?与其说是老太君的仁慈,还不如说是十年前那场血案,让她没时间来找我了吧!”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