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五百二十四章行车记录仪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.Shumilou.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.Shumilou.Co
  打了十几个耳光,老爷子明显有些气力不继,喘了几口气坐回椅子,愤然瞪着丁长盛。
  丁长盛低着头跪着,两边嘴角都是血丝,眼中尽是惊惶,小心翼翼地道:“父亲,我…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?”
  “做错了什么?”丁老爷子咬牙,怒道:“你说你做错了什么?”
  丁长盛满头雾水,道:“父亲,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啊,您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啊!”
  “你还给我装傻!”丁老爷子抓起旁边的茶杯便摔在了丁长盛的脸上,怒道:“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?你下午在家里说过什么话,你怎么称呼永文的,你竟然敢叫他家奴!”
  丁长盛面色一变,此时他方才明白老爷子究竟是为何发火,看来是自己之前诋毁铁永文的话啊。丁长盛悄悄看向站在旁边的杜天逸,眼中尽是怨毒与愤恨。
  “你不用看天逸,这件事不是他说的。”丁老爷子怒声道:“天逸啊天逸,要不是家里的人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这个畜生竟然做了那样的事。你救了他,他还朝你开枪,还敢叫永文是家奴!”
  丁老爷子越说越怒,抓起拐杖又劈头砸了丁长盛两下,怒道:“那一年,我们丁家遭遇最大的仇家来寻仇。你被那个帮派的人抓走,是你铁叔叔拼了性命,一人一刀把你救回来的。你这条命,就是你铁叔叔拿回来的。所有人都以为你铁叔叔没有受伤,是不是连你也忘了,你铁叔叔为了救你,后背上被人打了两枪,身上现在还有两个无法消除的疤痕。你算什么东西,要是没有你铁叔叔,哪里还有你。你竟然敢说他是家奴,你竟然能做出这么忘恩负义的事情,我打死你这个畜生!”
  丁老爷子怒到了极点,又打了丁长盛几下,现场还真没有人敢去阻拦。丁长盛也不敢躲避,被打得郁闷不已。
  丁老爷子打了几下,身体一晃,手里的拐杖也直接落地。铁永文看情况不对,匆忙起身扶住他,急道:“老爷子,你怎么样了?”
  “父亲!”
  “爷爷!”
  丁家其他人也匆忙围了过来,每个人都很焦急。丁老爷子可是丁家最关键的人物,丁家能有现在的地位,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啊!
  丁老爷子眼睛已经闭了起来,全身僵硬,接近休克。
  铁永文匆忙掐住他的人中,右手抵在他的后背,缓缓输了真气进去,帮他吊住性命。过了好一会,丁老爷子方才缓缓转醒,破口骂道:“畜生!畜生啊!”
  丁长盛跪在地上,根本连话都不敢回半句,但眼神当中却充满了怨毒。被父亲暴打,他只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在铁永文和杜天逸身上,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。只不过,在父亲面前,他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,心中却已经把这两人视为最大的仇敌了。
  这时,铁卫华也带着一个司机走了进来。
  “父亲,他就是我的司机,他可以证明这件事。”铁卫华边对铁永文说着,边诧异地看着那边的丁长盛,想不明白自己刚出去一会儿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  丁老爷子慢慢恢复正常,铁永文也放心了一些,转头看着那司机,沉声道:“你老实告诉我,丁少彦到底有没有时间打电话?”
  “没有!”司机很肯定地回答,见铁永文还有些怀疑的样子,道:“我车里前几天安装了行车记录仪,我这个记录仪的位置安的比较靠后,丁少爷当时坐在前面,行车记录仪还能拍到他的,这是最好的证据!”
  “哦,还有这个东西?”铁卫华还不知道这些,听闻此言,立马欢喜不已,道:“行车记录仪在哪,赶紧把东西拿过来,让大家都看看!”
  铁卫华说着,忍不住哈哈大笑,道:“父亲,这下有证据了,绝对能证明少炎是无辜的。我就说那个姓叶的根本就是在诬陷少炎,这件事怎么可能是少炎做的!他摆明就是故意陷害少炎,还做出这样的事情,真的是罪无可赦啊!”
  铁永文微微皱眉,他心中充满了疑惑。他知道叶青的性格,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,他不会这样咬定是丁少彦做的。可是,如果这件事不是丁少彦做的,那究竟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叶青在说谎?
  没多久,那行车记录仪拿了过来,众人围上去看了一会。果然,丁少彦被拍在了其中,整个过程,他还真的一直在车里坐着,连手机都没有碰过。也就是说,他根本没有时间打这个电话。
  可是,这个电话不是他打的,那又是谁打的呢?为什么叶青会听到他的声音呢?
  铁永文高树森和杜天逸都充满了疑惑,丁家众人和铁卫华则是兴奋不已,铁卫华连声道:“不用说了,肯定是叶青诬陷少炎。他不仅诬陷少炎,还去形意武馆闹事,打伤咱们这么多人。甚至跑到丁家,开车撞坏丁家的大门,还打伤丁家的人。这件事,父亲,你可不能再偏袒他了!”
  丁长远站起身,道:“铁叔叔,现在既然已经证明少炎是无辜的了。我想,叶青真的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了!”
  铁永文紧皱眉头,这件事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预料,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  “永文,叶青那个孩子不错,我想这件事里面肯定有误会!”丁老爷子站起身,道:“你找他问问吧,有什么误会的话,问清楚最好。既然爆炸案发生了,我想,这里面肯定有人在动手脚。叶青不会无缘无故地诬陷我们丁家的人,这件事最好查清楚。如果真的有我们丁家的人搀和在其中,这场爆炸案关系到那么多孩子的生命,不管是谁搀和在里面,都必须偿命。永文,这件事交给你去处理,不管是谁参与了这件事,你都可以直接杀了他,不用再向我请示了!”
  老爷子说完,转身缓步往后院走去,背影说不出的萧索。他说出这番话,已经是在支持铁永文和叶青,他根本不相信自己家的这些孩子。
  丁家众人面面相觑,老爷子的话让他们很是不爽。但是,他们也没法说什么,这是老爷子的命令。
  铁永文沉默了一会,猛地站起身,道:“天逸,给叶青打电话,让他来形意武馆见我!”
  “是!”杜天逸点头应答,转身出去办这件事了。
  铁永文看了看丁家众人,沉声道:“你们放心,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。如果叶青真的想诬陷丁家的人,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!”
  丁家众人冷冷看了铁永文一眼,众人对他的话都不相信,甚至对老爷子给他这么大的权力也很是不满。所以,众人根本没有回答铁永文的话,而是直接散开。
  丁长盛站起身,咬牙切齿地看了铁永文一眼,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。
  看着丁家众人如此模样,铁永文只怅然叹了口气。虽然丁老爷子为他出了口气,但他心里还是很难受。为丁家出生入死卖命这么多年,最后还被人当成了一个家奴,这种事情,换谁也难以接受啊。不过,他最终也没有说什么。留在丁家,他是为了报答丁老爷子对他的救命之恩,其他的完全可以不在乎。
  “走吧,去形意武馆!”铁永文看了铁卫华一眼,道:“卫华,你就别去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铁卫华不由一愣,道:“父亲……”
  “你不用再说话了!”铁永文摆了摆手,道:“你留在家里,树森,你们跟我一起过去。”
  铁永文说完,根本等铁卫华说话,直接走出了房间。铁卫华面色有些难看,自己的父亲把自己都刨除在外,他心里当然很不舒服了。但是,他也不敢违背铁永文的命令,只能愤愤地咬牙,把一切原因都归咎于叶青。
  “卫华,你放心,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。”高树森跟在后面,见铁永文走远,便拍了拍铁卫华的肩膀,道:“你受伤不轻,先休息一下吧,师尊也是为了你好!”
  “什么为我好!”铁卫华愤然道:“他还不是想要偏袒叶青,故意把我支开,不想让我过去收拾那个姓叶的。我真想不明白了,到底我是他儿子,还是那个姓叶的是他儿子,他怎么能这样偏袒那个姓叶的,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了呢?”
  高树森道:“卫华,你不要这么说。你是师尊唯一的儿子,不管怎么样,师尊最疼爱的人始终都是你。叶青这件事,里面实在有太多蹊跷,而你的脾气也有点冲动。师尊只是想把这件事调查清楚,不让你过去,就是不想因为你的冲动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,师尊并没有别的心思!”
  铁卫华咬牙道:“哼,现在这件事已经这么明显了,还用说什么吗?行车记录仪你也看到了,少炎半步都没有离开过,更没有时间打电话。进形意武馆的时候,还是你亲自出来接的我们,这个过程他都跟你一起,他也没打电话。姓叶的说他打电话了,你说呢,少炎哪有时间打这个电话?”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