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五百二十五章落入陷阱

  看铁卫华如此愤怒,高树森不由轻叹了口气,道:“卫华,虽然少炎没有打这个电话。但是,叶青的孤儿院也真的发生了爆炸。三百多个学生,都是小孩子,还有那些老师和员工,全部被埋在了废墟里面,这件事总要有个交代吧。我看了,少炎没有打这个电话,而叶青那边的事情也不是无的放矢,这才是最大的蹊跷。或者,是有人从中动了什么手脚,故意想挑起咱们和叶青之间的恩怨。如果你一定要跟叶青硬拼,那才真的上了别人的当呢!”
  高树森的分析很有条理,铁卫华想了一会,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,只咬牙道:“哼,不管是什么人动手脚,叶青随便闯入丁家,打伤这么多人,这都是不对的。不管怎么样,都要好好收拾他一顿作为惩罚,不然以后他在深川市岂不是无法无天了!”
  高树森知道,铁卫华对叶青已经恨到了骨子里,说什么都是没用了。高树森轻轻叹了口气,也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走出了院子。
  铁永文已经在外面坐上了车,高树森跟着上了车。看着铁永文靠在车座上的样子,高树森第一次发现,这个被誉为深川市神话的师尊,竟然已经苍老得有些萧索了。曾经能够用肩膀扛起一片天,一双铁手震东省,纵横南六省难遇敌手的形意拳宗师,此刻也是半头白发半头黑。
  任他无敌一生,终究还是无法逃过时间的侵袭。岁月迟暮,不仅是美人的大劫,也是英雄的末路!
  高树森眼眶有些湿润,他知道,师尊已经老了。但是,他却还不得不考虑所有事情,他的这一生几乎全部都交给了丁家。可是,丁家人又是怎么对他的呢?
  “走吧!”高树森伸手拍了拍前面的司机,道:“去形意武馆!”
  “是!”司机点头,启动了好几次,这豪华的座驾却罕见地无法打着火。
  等了好一会,见车辆还未动,高树森不由诧异,奇道:“怎么了?”
  “车……车好像坏了……”司机有些尴尬地回道,他心里很是诧异,前几天才去做的保养,怎么突然就坏了呢?
  “车坏了?”高树森诧异,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啊。
  “换辆车吧。”一直闭着眼的铁永文突然睁开眼说道。
  三人下车,换了旁边一辆车,这次竟然还是打不着。这情况让三人很是惊诧了一番,司机满头大汗地道:“怎么回事?连着坏两辆车,也太邪门了吧!”
  “再换一辆。”铁永文很平静地说道。
  高树森心中也觉得有些邪门,但也没有说什么,三人又换了一辆车,这次总算打着。可是,刚驶出丁家大院,不知从哪窜出来一条黑狗,直接冲到了车轮前,吓得司机匆忙踩下刹车,差点便撞到了那条狗。
  “怎么了?”高树森诧异问道,这出个门怎么事这么多啊。
  “有条狗。”司机回了一句,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有什么东西了,这才慢慢起步,再不敢开快了。不过,外面现在也不知从哪飞来一群鸟,呱呱呱地叫个不停。
  “大晚上的,这鸟叫的真烦人。”司机郁闷地道。
  高树森转头看去,微微皱眉,道:“那些是乌鸦。”
  “乌鸦?”司机愣了一下,道:“我……我听说乌鸦叫很不吉利,这……这是不是真的?”
  高树森心头也有些沉郁,今晚要离开的时候,接连发生的几件事让他心中有些不祥的感觉。扭头看了看坐在旁边,闭眼靠在沙发上的铁永文,高树森忍不住低声道:“师尊,我看今晚有点怪,要不……要不咱们明天再过去吧?”
  “不用,就现在过去!”铁永文眼不睁地回道,这些事情根本无法阻拦他分毫。
  见铁永文这么说,高树森知道这是无法再商量了,只能沉默以对。
  车辆驶到形意武馆,晚上这里的人不多。高树森陪着铁永文走进院子,直接去了主厅里等着叶青。
  吴兴怀也知道今天的事情,看铁永文那表情,他也不敢多问什么。给铁永文上了茶之后,便直接下去了,也不敢再这里多逗留。
  高树森坐在铁永文身边,见铁永文始终沉默不语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他知道铁永文的心情,铁永文是肯定相信叶青的。但是,事实证明,丁少彦是真的没有打那个电话。所以,如何保住叶青,这才是铁永文现在一直在考虑的事情。
  沉默良久,高树森心中把叶青这件事从头到尾思索了一遍,想到了几个疑点。看了看铁永文,张嘴刚要说话,铁永文却猛地睁开眼,沉声道:“出来吧!”
  高树森愣了一下,转头四望,不知道铁永文是在跟谁说话。
  过了没多久,黑暗当中缓步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。男子面容阴鹫,面上带着冷笑,整个人充斥着一种阴冷的气息。
  “这么多年没见,铁老的实力还是这么强大,让在下佩服!”男子缓步走到距离铁永文五米的地方,看着铁永文,道:“铁老,别来无恙啊!”
  铁永文冷冷看了这男子一眼,沉声道:“原来是你,没想到,你竟然敢违背曾经的诺言,进入深川市。看来,少炎这件事也是你动的手脚了!”
  “铁老,你这就误会我了。”男子笑了笑,道:“丁少彦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这件事,不是我动的手脚,而是他配合我做的。真正无辜的是那个叶青,呵呵,从头到尾他都没错,追杀丁少彦也是对的。只可惜,丁家的人,还有你形意门的人,都未必会相信他!”
  铁永文皱起眉头,道:“相信不相信又怎样,我铁永文相信他就够了!”
  “是吗?”男子冷笑,道:“铁老,现在你活着,你要护他的话,当然没人敢阻拦。但是,如果你死了呢?”
  “你说什么!”高树森猛然站起身,面上尽是愤怒。铁永文是他这辈子最敬重的人,由不得任何人侮辱他分毫!
  男子根本不理高树森,只冷笑看着铁永文。
  铁永文表情淡定,静静看着那男子,道:“就凭你?”
  “就凭我!”男子淡笑,道:“已经够了!”
  “是吗?”铁永文站起身,冷冷看着那男子,面上没有丝毫表情。
  男子依然是满脸的冷笑,面对铁永文,他竟然非常的自信。
  铁永文心中有些诧异,不过,他并没有多迟疑,而是慢慢往前踏出一步。正准备出手的时候,头顶却突然传来砰的一声。铁永文下意识地抬头去看,只见一个巨大的铁网从上面落了下来,直接将铁永文高树森笼罩在了里面。
  铁永文一转身,抓住高树森便往外冲出。但是,这铁网实在太大,他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一些,被这铁网笼罩住,直接扑倒在地。铁网将两人网住,两人在里面使劲挣扎,却是越挣越紧,根本无法挣开。
  铁永文面色大变,他终于知道这男子为何如此自信了。
  “徐存孝,你好卑鄙!”铁永文咬牙喝道。
  这男子竟然是徐存孝,也就是说徐应时的父亲,他竟然敢违背沈千越的话,进入了深川市!
  “铁老,您可是形意拳的一代宗师。徐某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跟您正面对着打吧。”徐存孝冷冷一笑,道:“正所谓兵不厌诈,铁老,这个铁网是我专门为您做的。怎么样,还喜欢吗?”
  “徐存孝,你究竟想干什么!”铁永文沉声喝道。
  “我刚才不说了吗?怎么,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?”徐存孝摊了摊手,道:“我说过,要让您死的啊!”
  铁永文面色一寒,高树森更是大急,道:“你敢碰我师尊一下,形意门和丁家都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  “没错,要是让人知道是我徐存孝杀了铁老爷子,那我这条命真的也是完蛋了。不过,还好,我有一个替死鬼!”徐存孝淡淡一笑,从身上摸出一把枪,道:“铁老,知道这把枪是谁的吗?”
  看到枪,铁永文和高树森面色更变,他们知道这一次是无法躲开了。
  徐存孝道:“这把枪,是丁长盛的佩枪!”
  “你要嫁祸给丁长盛?”高树森大为诧异。
  “不不不!”徐存孝摇了摇头,笑道:“这把枪是丁长盛的佩枪,不过,叶青杀进丁家的时候,从丁长盛手里把这把枪抢走了,放在了他的车上。我去叶青那里,把这把枪偷来了,呵呵,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?”
  “你要嫁祸给叶青!”高树森更是惊撼,他们如果真的死在这枪上的话,那叶青可就完蛋了。这枪是被他抢走的,叶青哪怕跳进黄河,这件事也洗不清了啊!
  “叶青跟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如此对付他!”铁永文沉声道:“杀你儿子的人是西口火蝴蝶,冤有头债有主,你这么陷害叶青算什么!”
  “我儿子是死在南郊狗场,南郊狗场是叶青的地盘,他就必须为这件事付出代价。”徐存孝顿了一下,道:“还有你,铁老,你是叶青在深川市最大的后台,你也得帮他分担点责任,不是吗?”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