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六百二十七章杀门右护法
    便在同一时间,距离这个小山包大概三十公里外的一条小路上,一辆黑色轿车正驶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车辆驶到了一个小树林边的时候,一棵树突然倒了下来,直接挡在了路上。轿车停了下来,副驾驶上下来一人,正是皇甫紫玉身边的那个侏儒天福。
  
      天福警惕地看着树林那边,沉声道:“谁?”
  
  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树林当中传来一个犹如锯子锯东西般的笑声,听得人忍不住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天福皱起眉头,刚准备往前走,背后却突然传来皇甫紫玉的声音:“福伯,回来!”
  
      天福转头看了皇甫紫玉一眼,微微有些诧异。但是,对于皇甫紫玉的命令,他是绝对不会反抗的,立刻转身退到了皇甫紫玉身后。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表情罕见的肃穆,她走到那树林边,冷眼看着树林当中的黑暗。天福站在她身边,却什么都看不到,而皇甫紫玉却好像已经看穿了一切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是你!”皇甫紫玉秀眉微皱,道:“西杭沈家的人马上就要进入深川市了,右护法不去深川市帮忙,在这里挡我算是什么意思?如果我没记错,我们皇甫家跟杀门可没有任何恩怨!”
  
      杀门右护法?若是鬼面判官崔钰等人在这里,必然会震撼无比。崔钰现在连杀门七隐都召集不起,更是没法叫来左右护法了。而如今,这右护法竟然出现在天惠市这边,若是他知道消息,那将有多震撼呢!
  
      黑暗那声音:“我也跟皇甫姑娘没有任何恩怨,只不过,受朋友邀请,在这里留住姑娘半个小时。半个小时之后,姑娘想去哪里,我绝对不会阻拦。只是,这半个小时之内,姑娘恐怕要在这里等一会儿了!”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眉头更皱,沉声道:“不知道右护法这是受谁所托呢?”
  
      “他的名字,我就不方便提了。不过,受人所托忠人之事,皇甫姑娘,我与你父还算有点交情,我不是很想跟你交手的!”右护法这话摆明就是在威胁皇甫紫玉。
  
      “你竟然敢这样跟我皇甫家小姐说话!”天福大怒。
  
      “皇甫家?现在,还有这个家族吗?嘿嘿嘿……”右护法冷笑不断,道:“如果她不是姓皇甫,那我早就杀了你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找死!”天福大喝一声,便要冲过去,却被皇甫紫玉一把拉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福伯,你先回车里!”皇甫紫玉沉声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天福还想说话,见皇甫紫玉面色一沉,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无奈地回到车里坐下。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则冷眼看着那树林当中,沉声道:“右护法就算不说,我也知道你是受谁所托。没想到,杀门的右护法,竟然跟陈家的那几个叛徒家奴勾结在了一起。哼,若是让杀门的人知道了,右护法这面子以后还要往哪里放啊?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右护法大笑,道:“皇甫紫玉,我谅你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皇甫家的人,从来不被任何人威胁!”皇甫紫玉沉声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皇甫家的人有骨气,但是,你等了这么多年,也在等这个机会。现在好不容易机会来了,你舍得放弃吗?”右护法冷笑道:“你可以试试把我的事情告诉杀门的人,你看看杀门与沈家的这场大战是否还会继续?皇甫姑娘,这一战,你也等了十几年了阁,你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吗?”
  
      这话让皇甫紫玉面色大变,右护法这话正说中了她的心事。从离开西杭沈家的那天开始,她就一直在盘算着,终究要再杀回西杭。但是,西杭沈家坐镇那里,她终究还是回不去的。所以,她特别希望能够有此一战。而如今,机会终于来了,她怎么可能会放过呢?
  
      “既然要与西杭沈家一战,为何要杀了叶青?”皇甫紫玉沉声道:“他可是北拳王李长青唯一的传人,以北拳王的威名,肯定有很多人愿意为他做事。包括北方李家的人,绝对会跟他联手对付西杭沈家的,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助力。”
  
      右护法冷声道:“这个人留着,危害比帮助要大得多。他虽然是北拳王的传人,但是,他对西杭沈家并没有多少仇恨,他未必会出手对付西杭沈家的人。反倒是,他一直在追究铁永文的死。照这么下去,这件事终有一天会被他查出来的,到时候,咱们的计划恐怕就要毁于他的手上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右护法顿了一下,道:“皇甫姑娘,据我所知,你也一直把他当成对付西杭沈家的一个棋子罢了。不过,时至今日,我可以告诉你,这个棋子的作用已经不大了。西杭沈家已经没有了十年前的号召力,也不可能一句话血屠三千里。杀门与西杭沈家一战,就算未必能胜出,但也必然能极大地消耗西杭沈家的实力。这样一来,咱们的目的不都达到了吗?既然所有事情都已经定住了,这个姓叶的,对咱们的计划已经没有多大意义。留着他,说不定会破坏咱们的计划,还不如杀了他,干净利索!”
  
      皇甫紫玉面色微寒,沉声道:“我不这么认为,他毕竟是北拳王的传人。如果他死了,当年受过北拳王恩惠的人,绝对会出来为他报仇的。这样的话,咱们的计划岂不就白费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皇甫紫玉,你担心的太多了。”右护法冷声道:“我觉得,你根本不是担心计划是否成功,你只是在担心他的生死,你是不是爱上他了?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皇甫紫玉面色又是一变,心里却也有些慌乱了。她咬了咬牙,道:”没有!“
  
  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,皇甫家的振兴,全靠你一个人了!”右护法冷声道:“儿女私情,暂时要放在脑后。为了家族的复兴,什么人都可以牺牲,什么人都可以杀。成大事者,脚下必然万千白骨!”
  
      右护法这话说的皇甫紫玉面色数变,几次想要说话,但最终都还是闭上了嘴。沉默了一会儿,她突然一咬牙,纵身跳过那树干,疾步往前奔去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!”天福一惊,匆忙下车,但皇甫紫玉已经跑远了。而此时,树林当中也蹿出了一条黑影,急速朝皇甫紫玉追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天福匆忙想要去追赶,后面车里的白狼却探出头,急道:“福伯,把树抬开,开车去追!”
  
      天福回过神,跑到前面横在路中间的树边,弯腰抱住那碗口粗细的大树,以一己之力,硬生生将这一棵树都抬了起来,将道路清开。
  
      白狼开车冲了过去,天福扔下大树,跳进车里便追了过去。然而,追了一会儿他们却发现,皇甫紫玉和那个右护法根本没走正路,而是沿着一路一直往山上奔去,这明显就是在超捷径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追?”白狼愕然看着山上跑的飞快的两人。
  
      “绕过去!绕过去!小姐去找叶青了,咱们去那边等他们!”天福大声道。
  
      白狼回过神,立马踩下油门,直奔山的另一边而去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在山的另一边,几人还在站着。听了徐存志的话,丐王依然是满头雾水,诧异地道:“放长线钓大鱼?钓什么大鱼?”
  
      徐存志咬牙,沉声道:“钓的就是我啊!”
  
      “钓你?”丐王愕然看着徐存志,还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个废物!”徐存志怒骂一声,转头四望,沉声道:“你来的路上,有没有人跟踪你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!”丐王很果断地道:“这一路上,我都很注意地观察着四周,根本没有车辆跟踪我。而且,这一路上都很空旷,后面根本连辆车都没有,根本不可能有人跟着我!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徐存志点了点头,总算稍微平静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大哥,你……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丐王还是很诧异,看着徐存志,低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,姓叶的想把你引出来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不废话嘛!”徐存志冷声道:“你以为姓叶的是傻子吗?其实,以他的手段,先把你解决了都不是难事。但是,他不仅没去对付你,反而还先打电话报警,给你逃跑的时间,你这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?姓叶的,早已经知道你背后另有他人。这么做,就是为了引我出来!”
  
  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丐王满脸诧异,道:“我在天惠市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的,我跟你的联系也根本没人知道。姓叶的才来东省多久,他以前都不知道我的名字,怎么可能知道我背后还有人?而且,最近这段时间,我很少跟你联系了,他更没道理知道的啊!”
  
      徐存志微微皱眉,这一点他也的确很是疑惑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,是皇甫家的那个余孽告诉他的阁!”徐存志猜测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也不可能啊!”丐王道:“如果东州毒螳螂告诉他的话,那毒螳螂干嘛不直接把你的身份告诉他呢?”
  
      徐存志不由语结,这一点他根本没想到。现在被丐王这么一说,他心里也充满了疑惑,叶青究竟是想干什么呢?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