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七百六十七章定情信物

  >沈天君把咏春拳的一些技巧和理念全部告诉叶青之后,便让叶青自己在院子里的木人桩旁边训练,而他则走到旁边去教杜天逸了。
  其实,沈天君说的是教叶青咏春拳,但是,他让杜天逸在旁边听,也是在间接地教杜天逸。不过,杜天逸是铁永文的徒弟,所以,他不好直白地传授他武功,就用了这种方法。
  沈天君道:“杜天逸,南形意门到了这一代,已经是人才凋零了。老铁自己虽然实力高强,但是,他这个人性格过于刚烈,也不会教徒弟,无法把形意拳的精髓传下来,这一点也算是个遗憾!”
  若是别人这样说铁永文,杜天逸肯定很不满意。但是,南拳王沈天君这么说,杜天逸却不得不服。毕竟,南拳王沈天君对于武学的理解,比铁永文可要高深的多啊。
  “形意拳,不算南拳,也不算北拳,其实是南北贯通的一种拳法。但是,从二百年前开始,形意拳便分了南北,南北之争也一直未曾断过。北形意门指责南形意门过于注重技巧,而南形意门则指责北形意门过于注重力量,两者纷争不断。其实,从南北形意门分开之后,两派便一直争斗不断。老铁在的时候,几次大战都打败了北形意门的掌门人,所以北形意门一直没有下江南,更没有再来找南形意门的麻烦。可是,两派的纷争,还是一直延续着!”沈天君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,南北拳,本身并不矛盾。既然是拳法,自然要有技巧。可是,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,就算空有一身技巧,又能怎么样呢?”
  杜天逸只是隐约知道南北形意门之分,根本不知道这么多事情。听沈天君这么一手,也不由感慨不已。对他而言,他也没有注意这么多,南北拳法,都有其独特的地方,为什么分的这么清楚呢。
  “南形意门的拳法,老铁已经全部传授给你了。在这一点上,老铁研究的比我更深一些,我也就不班门弄斧了!”沈天君道:“现在,我把北形意门的拳法给你演示一遍,你看清楚了。若是能够与你现在学的南形意门拳法融合在一起,那是最好不过了!”
  “有劳沈前辈了!”杜天逸连忙弯腰道。
  沈天君没有说话,走到院子当中,慢慢将北形意门的拳法演示了一遍。他的动作很慢,但是,每一个动作都刚猛霸道至极。这北形意拳,其实与叶青所学的八极拳差不多,都是刚猛霸道之拳法,一旦出手,必然伴随强大的力量,让人不敢小觑。不过,相比较南形意门的技巧而言,这北形意门的拳法就显得有些单调了,这便是两者的区别。
  杜天逸在旁边看得很是仔细,同时也在心中与自己所学的南形意拳加以印证,在心里慢慢盘算,南形意拳和北形意拳如何能够融合在一起。在他心里,这南北拳法,都是各有千秋,若真是能融合在一起,形意门的拳法必然会更进一步的。
  这一次沈天君打得很慢,为的便是让杜天逸看清楚,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方才打完。其实,南北拳法差别不大,而杜天逸记性悟性也非常,沈天君打了一遍,他便全部记在了心中。
  沈天君也没有打第二遍,只让杜天逸在这院子里,和叶青一起练习。他教人武功向来便是如此,其实,今天对杜天逸已经是非常不错了,还亲自给他演示一遍。要知道,他教叶青和皇甫紫玉的时候,可是根本没有教过具体招数的。
  杜天逸和叶青一起,在这院子里,足足练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,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方才停下来。这个时候,叶青在那木人桩边,已经逐渐琢磨出了一些规律。将沈天君说过的那些话在木人桩边加以印证,他也的确收获不小。
  至于杜天逸,他的收获更是大,毕竟他是得到了具体的招式。而且,和他自己所学的南形意拳的技巧融合在一起之后,他也的确发现,这形意拳的威力变得更大了。只不过,这样的话,练起来也就更难了,所以他也逐渐明白为什么形意拳有南北之分了。毕竟,单一练技巧,或者单一练力量,都能速成。但是,两者一起练,就没那么容易了!
  这顿午饭,算是叶青和杜天逸告别沈家庄的宴席。所以,沈家庄上下主要人员全部参与,连沈天君和沈老太君也参与了。
  在沈家庄住了这么长时间,叶青和杜天逸,与沈家的人也熟悉了不少。尤其是上次差点害得叶青丧命的沈三,这个人只是脾气暴躁,做事过于偏激,但人心地还是不错的。众人在一起认识之后,也了解了彼此,之前的心结便解开了。今天叶青和杜天逸要离开,沈三是最舍不得的那个人,越是火气大的人,越是重情义,沈三便是这样的人,一直跟叶青杜天逸推杯换盏,恨不得留叶青和杜天逸在这里多住几天。
  沈青衣坐在叶青身边,虽然什么话都没说,但是,所有人都能看出她的沮丧。毕竟,这几天,她一直都跟叶青在一起,叶青也是她这辈子第一个喜欢上的人。现在叶青要离开了,她又怎么可能会高兴呢?
  叶青心里也很难受,沈家庄的人对他都不错,他也放不下这边的人。至于沈青衣,他更是不舍得离开她。可是,深川市那边的事情,他也不得不回去处理。所以,他必须离开,他也没有选择!
  相比较起来,坐在下面角落里的沈千越是最开心的。叶青在这里的这几天,一直被他视为眼中钉,恨不得能够杀了叶青而后快。现在叶青终于要离开了,他是最欢喜的,这样,他就不用每天看着叶青与沈青衣在一起了。
  不过,看到沈青衣那不开心的表情,他又是愤怒不已。可是,愤怒归愤怒,现在的他也没有任何办法。叶青被沈天君亲自教了三天,他很清楚,现在的他肯定不是叶青的对手了。而现在的情况,沈家所有人都把叶青视为大恩人,他也没法对叶青做什么,只能将这口气憋在肚子里了。
  午饭过后,叶青和杜天逸虽有不舍,但也不得不离开了。沈家众人将两人送到沈家庄外面,分别跟两人道别。沈青衣只站在沈家庄的门口,静静看着叶青,表情虽然平静,但这都是她装出来的,她不想让叶青因为她而有任何牵挂。
  可是,就算她表现得再平静,叶青心中又怎么可能不牵挂呢?走到她面前,叶青喉间不由有些哽咽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  “叶大哥,有时间的话,来看我!”终于,还是沈青衣先开口了,无限希冀地看着叶青。
  叶青使劲点了点头,顺手从脖子上扯下了他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子弹吊坠,递给沈青衣,道:“这个送给你!”
  沈青衣接过子弹吊坠,不由笑颜如花。她也从耳朵上摘下一对美丽的耳坠,递给叶青,道:“叶大哥,这个送给你。”
  那耳坠一看便非凡物,晶莹剔透的模样,与沈青衣相映成辉。叶青接过那吊坠,只感觉一颗心都温暖了。他深深看了沈青衣一眼,道:“你放心,我绝对会回来的!”
  叶青和沈青衣在这里,好像情侣交换定情信物一般的举动,更是触怒了在远处看着的沈千越。他眼中闪过一道阴毒的光芒,死死盯着叶青,对叶青的仇恨却是越来越重了。
  道别沈青衣,道别沈家的人,叶青最终还是和杜天逸一起坐车离开了沈家庄。
  坐在车里,叶青不由陷入了沉默之中。手心里,还紧紧攥着沈青衣给他的那对吊坠,眼前,还不断闪烁着沈青衣那绝美的模样。他这辈子,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,而这个人也喜欢他,这才是最幸福的事情!
  “其实,你应该留下的。”杜天逸看着叶青,道:“沈小姐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了,你想让她一直等你吗?”
  叶青看了看杜天逸,又看了看手里的吊坠,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这次回到深川市,能否活着都难说,我又怎么敢给她什么承诺?再说了,深川市我还有那么多兄弟,我怎么可能抛下他们不管呢?”
  “你不能抛下那些兄弟,就舍得抛下她了?”杜天逸问道。
  “这不一样!”叶青摇了摇头,道:“如果我不回去,我那些兄弟恐怕都要被王天安杀了。可是,她留在西杭沈家庄,不会有任何危险,你说我该怎么选择!”
  杜天逸叹了口气,没有再说什么。他很清楚叶青的性格,为了兄弟,他可以把命都搭上去。为了这些兄弟,他也可以抛弃到手的幸福。这也是为什么,叶青在深川市那么短的时间里,就会有那么多兄弟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了。
  这样的老大,这样的人物,放在古代,绝对是绝代豪杰,一世领袖人物。可是,现在的他,回到深川市那个危险的地方,就算再讲义气,也都是命悬一线啊!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