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七百六十八章踢馆
    >深川市,叶青离开的这几天,深川市的形势真的可以用瞬息万变来形容。
  
      沈家庄遭遇袭击的那天晚上,叶青和李连山名下的场子便遭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偷袭。李连山现在可以说是深川市地下王者,谁敢在这个时候触他的眉头,那肯定是自讨苦吃啊。
  
      李连山当场便派了大部分手下过去拦截,结果,这批人的实力完全出乎他的预料。他的人虽然到了,但是,竟然不敌这批人,反而被打得节节败退。他和叶青手底下的场子,也逐渐被这些人横扫,他根本无法阻拦。
  
      便在李连山急得团团乱转的时候,又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突然出现,帮他挡住了这批人。这批人和之前那批人,直接在深川市拼在了一起,结果他这个深川市的主人反而成了围观者,根本插不进去手。
  
      还好,之后出现的那批人实力也不弱,将之前偷袭李连山和叶青场子的那批人赶走了。便在李连山心里忐忑,不知道这批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,却突然接到了西口火蝴蝶亲自打来的电话,他这才知道,第二批人原来是火蝴蝶派来的人。
  
      李连山与火蝴蝶没有多少交情,但是,他知道叶青跟火蝴蝶算是有些交情。尤其是上次南郊狗场开业的时候,火蝴蝶便亲自从西口过来,一来为叶青撑了场面,二来当场杀了西省好几批人的头目,可以说是威震全场。所以,李连山对这个女人,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小觑。
  
      得知是火蝴蝶派来的人,李连山的心里也就安稳了不少。既然是火蝴蝶的人,那肯定不会来扫叶青的场子了,他当即便派人,给火蝴蝶的这批手下安排了食宿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事情到了这里还不算完。火蝴蝶这批人在深川市住了好几天时间,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。虽然李连山知道火蝴蝶跟叶青交情不错,但是,毕竟自己的地盘上驻扎了这么一批实力强劲的人物,他自己心里也很忐忑啊。可是,他也没法去问火蝴蝶,什么时候能把这些人撤回去,所以,这几天李连山过得可是提心吊胆的,每天都在担心火蝴蝶是不是来深川市抢他地盘的。要不然,火蝴蝶为什么不把她的手下调走呢?
  
      可是,到了后面,事情的变化便又超出了李连山的预料。火蝴蝶的这些手下还没有离开,深川市的市郊便又逐渐出现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,而且人数不少。这突然出现的人,好像有目的地将深川市的市区包围了起来,看那架势,完全就是对深川市有意图似的。
  
      李连山自身实力不行,但在深川市这边,他的情报信息还是很准确的。他派人去调查了这批人的来历,结果得到的答案却让他大吃一惊:这批人,竟然跟之前偷袭他场子的那批人是一伙的!
  
      听到这消息,李连山顿时傻眼了。上次的偷袭,他就手足无措,根本无法阻拦。还好火蝴蝶帮他打退了那批人,他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呢。没想到,这批人这么快便又来了。而且,根据他得到的情报,这次来的人,比上一次来的人数量还要多得多,看来,这批人大有大举进攻深川市的意图啊!
  
  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李连山方才明白火蝴蝶为什么没有把她的人撤出深川市了,原来她早就料到这批人还会过来的。也正是火蝴蝶的人在这里,深川市方才没有直接被人吞下。毕竟,单纯李连山的势力,是根本斗不过这批人的啊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就算火蝴蝶派人在这里帮他守着,李连山的心里也是很郁闷的。这也难怪啊,深川市是他的地盘,他就是深川市的地下王者。可是,现在驻扎在深川市的两股势力,无论哪一股都比他强得多,他这个东道主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了,这感觉可想而知了。而且,最关键的是,这两批人的主战场都是深川市,不管那批人胜出,损失最大的都是李连山,李连山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。
  
      事实上,到了这个时候,李连山心里已经很清楚了。其实,这两批人汇聚在深川市,跟他根本没有多大关系,而是这两批人自己的恩怨。可是,这两批人的私人恩怨,不在自己的地盘上解决,却跑到别人的地盘上解决,他心中的感觉可想而知。这就好像两个国家打仗一样,不在自己的国土上开打,反而跑到第三个国家开打,各种炸弹导弹核武器什么的都往下扔,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第三个国家的感受啊?
  
      李连山现在就想这第三个国家的领袖,心中虽然郁闷,但是,面对这两个超级大国,他也只能将这郁闷埋在心里了。同时,他心中每天也都在念叨叶青,期盼着叶青快点回来。毕竟,他自己很清楚他跟叶青之间的差距。不说别的,至少,叶青能在火蝴蝶面前说上话,而他,连火蝴蝶的面都见不到,区别就是这么大!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深川市的另一边,也同样上演着一场殊死争夺的战斗。
  
      形意武馆,今天罕见地聚集了很多人。自从南形意门掌门人铁永文死了之后,形意武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。而今天,这里却热闹异常,整个院子里聚满了人。
  
      铁永文的儿子铁卫华,现在正是南形意门的掌门人。虽然说大权在握,但是,他看起来却一点都不高兴,反而是满脸铁青地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。
  
      在他旁边,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。老者看起来很是瘦弱,但是,双目精光闪烁,一看便是内家功夫练到一定境界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若是沈千越在这里,一定能认出这老者的身份。那时候,沈九沈安芸带着沈家的人进入深川市的时候,在深川市郊外便和这老者等人发生了一次冲突。这老者,正是北形意门的人,当时沈千越跟他交手,在他手底下吃了亏。最后,还是沈安芸出手,将他制服了,这老者的实力也是不弱,至少跟厉若元等人在同一个级别了。
  
      南北形意门,本来便是互相敌视,已有多年没有联系了。而今天,这老者出现在这里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了。
  
      在院子当中,正有两个人在一起拼斗。其中一人,正是南形意门的人,而他对面一人,则是老者带来的徒弟。两人交手至今,南形意门这人已经逐渐落了下风,眼看已是无力回天了。而那北形意门的人,则是越打越勇,出手更是凌厉非凡。
  
      “铁贤侄,现在看来,你这位师兄,恐怕也不是我这不成器徒弟的对手了!”老者抚着胡须,看似在淡笑,却是在调侃地道:“赢了这一场,今天上午,我们就连赢三场了。铁贤侄,你还是把你形意门当中的高手派出来吧,这样让我们,多不好啊,哈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铁卫华气得面色铁青,牙咬的咯咯作响,却又无可奈何。这老者今天带了北形意门的人过来,摆明就是来踢馆的。可是,铁永文不在了,南形意门大弟子高树森不在了,二弟子向云鹏也不在,铁永文最看重的徒弟杜天逸也不在这里。现在,南形意门已经没有多少高手,他也是无可奈何。接连输了两场,他这个门主的脸都快丢尽了,这第三场若是再输了,那南形意门这一次可算是输的彻底了。
  
      “铁师兄一手形意拳,是我形意门中首屈一指的佼佼者。教出来的徒弟,便是这个本事吗?”老者抚须叹息,看那表情,完全就是在讥笑铁永文似的。
  
      站在铁卫华身边一人实在忍不住,道:“杜师叔,我师尊刚去世没多久,您便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挑战,这便是您这师兄弟该有的举动吗?”
  
      老者瞥了这人一眼,道:“二十年一战,这本来便是我和铁师兄约定好的,这不算是什么挑战,本身便是南北形意门相互切磋技艺啊。现在铁师兄虽然不在了,可是,南形意门不还在吗?难道,南形意门便不想承认这二十年的约定了吗?”
  
      老者说着,还淡笑看了铁卫华一眼,那表情就是在说:如果你不想承认,便是铁永文说话不算数了。既然说话不算数,那这南形意门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?
  
      “杜师叔尽管放心,我南形意门的人虽然做不出趁人之危的事情,但是,说出去的话,绝对算数!”铁卫华沉声道:“既然杜师叔来了,那么,今天这一战,我南形意门接下便是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豪气!”老者大笑,道:“铁贤侄,你果然有你父的风范,果然虎父无犬子。哈哈哈,不过,别怪我这当师叔的没有提醒过你,南北形意门这一战,将要决定南北形意门究竟谁是正宗。若是你南形意门无法挡住这一场,从今天开始,南形意门就必须并入我北形意门当中,受我北形意门差遣!”
  
      “凭什么?”南形意门众人顿时瞪大了眼睛,纷纷叫嚷出声。老者来挑战,本来就已经让众人很是不爽了,现在又这样得寸进尺,众人的心情可想而知了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