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兵王 > 第七百六十九章欺人太甚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>老者来形意武馆这么长时间,南形意门众人本来都已经恼火万分了。现在,他又开口让南形意门并入北形意门,顿时好像捅了马蜂窝一般,所有人都嚷嚷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铁卫华身边一人怒道:“当年我师尊大败你北形意门的时候,也没有让你北形意门取消,并入我南形意门。今天,你这么做,未免欺人太甚了吧?”
  
      老者淡笑如常,根本不理会旁边众人,只看着铁卫华,道:“铁贤侄,这是我与铁师兄之间的约定。若是我北形意门输了,这一次也会取消我北形意门,并入南形意门。这样的赌注,本身就是公平公正的。既然当年铁师兄跟我打了这个赌,那咱们就按照当年的约定进行吧。当然,各位若是硬想赖账,那我也不会说什么。毕竟,铁师兄不在了,他教出来的徒弟,呵呵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淡笑摇了摇头,虽然没有说话,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根本就是看不起南形意门的众人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,南形意门众人不由更是火大了,纷纷叫嚷着要跟北形意门的人拼了。而老者却好像姜太公一般,稳坐钓鱼台,根本不理会众人的喧嚷。铁永文不在了,他根本就没把这南形意门的人放在眼里。其实,之前他跟铁永文并没有这样的约定,而他这次是认定北形意门必然会大获全胜,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,为的便是一次性吞下南形意门。
  
      铁卫华面色铁青,以前铁永文还在的时候,南形意门何曾受过这样的欺辱?而今日,铁永文才刚刚去世没多久,他们南形意门就被人欺负上门了。铁永文在的时候,南形意门众人根本没有吃过任何亏,一个个也都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格,所以才会与叶青结下那样的仇怨。而现在,这老者带着北形意门的人过来,根本就是在**裸地打他们的脸,谁的心里能好受?连铁卫华自己也是怒得咬牙切齿的。
  
      但是,不管心里再火,但铁卫华都很清楚,老者这句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的。他以前做事虽然很冲动,但是,掌管南形意门这么长时间之后,他接连吃了几次亏,便逐渐变得沉稳了。他很清楚,一旦他答应了老者的话,那南形意门就彻底保不住了。父亲铁永文一手打造的南形意门,就要彻底毁在他手里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这样的。
  
      “杜师叔,你说这是你跟我父亲之间的约定,可是,我为何从来没有听我父亲说过?”铁卫华冷声道:“我父亲为人豪迈,心里也向来藏不住多少事。如果真的有这件事,他肯定早就告诉我们,激励我们勤加练习武功了,不可能一直瞒着我们。而且,我父亲为人侠义心肠,没有任何野心,更不会想要合并什么北形意门,他是绝对不会跟你打这种赌的。杜师叔,你是不是记错了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冷冷一笑,道:“铁贤侄,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哈哈哈,没事,我反正就是这么一说,你们要不想承认也就算了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铁贤侄,自从铁师兄不在之后,你们这南形意门的胆量却是越来越小了。这一场才打了个开头,你就认定你们要输了?七扯八扯,就是不愿意承认我跟你父亲的约定,哈哈哈,真没想到,当年铁师兄何等的豪气云天,而今日的南形意门,却是如此的胆小如鼠。可悲,可叹啊!”
  
      老者说着,笑着转向坐在旁边的几个人,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本来是想请各位来做个见证的呢。可是,这南形意门的人不愿意承认当年我与他们师尊之间的约定,看来这一场也不用怎么比了,害得各位白跑一趟,实在抱歉!”
  
      旁边这几人,要么穿着跆拳道服,要么穿着散打服,或者是其他武术服装,都是深川市这边比较大的武馆当中的人物。这些人,其实没有多少真本事,但算起来,也算是深川市这边武术界的人物了。老者找他们来做见证,其实就是想借他们的口,把今日的事传出去。这些人的本事虽然不大,但传谣言的本事肯定不小,只要通过他们的口,相信很快就能传遍这深川市了。而南形意门众人不敢承认铁永文当年约定,不敢与北形意门的人决战的事情一旦传出,那南形意门在这深川市,就算彻底把脸丢尽了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老者的计划真的很周详,而且也很阴险。他开始先逼着南形意门跟他比武,然后想要吞并南形意门。而他也料定南形意门的人肯定不会跟他比拼,所以便又找来人,想要毁掉南形意门的名声。这样的话,就算他吞不了南形意门,这南形意门也会在众人的鄙视当中彻底完蛋,他的北形意门就彻底胜出了。
  
      听到老者这话,旁边几人不由讥笑不已。这些人以前在深川市的时候,根本不算什么,更不敢在南形意门众人面前嚣张。而现在,铁永文不在了,又有这老者给他们撑腰,这些人当然也乐得来个落井下石,想要看南形意门的笑话。
  
      南形意门众人都快气炸了,铁卫华几个师兄弟愤然大吼,嚷嚷着要跟北形意门的人决战。铁卫华连忙将众人全部阻住,虽然他也很生气,也恨不得跟北形意门的人拼了。但是,他很清楚,跟北形意门的人拼了的结果,就是南形意门彻底完蛋,彻底毁在他手里啊!
  
      “杜师叔,家父已经不在了,你当然怎么说都可以了!”铁卫华冷声道:“不过,你身为长辈,来欺负我们这些晚辈,哼哼,北形意门,也真是了不起啊!”
  
      老者哈哈一笑,道:“铁贤侄,我从进门到现在,有没有出过手呢?你说我欺负你们这些晚辈,哈,我倒不明白了,我怎么欺负你们了?跟你们比武的,都是我的徒弟。我跟你们的师父是师兄弟,算起来,你们跟我的这些徒弟也是师兄弟了。师兄弟之间相互切磋武功,这算欺负吗?打不赢,只能说是你们学艺不精,只能说是铁师兄他不会教徒弟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    老者这话完全就是在诋毁铁永文了,南形意门众人几乎全部沸腾了,连铁卫华也面色大寒,沉声道:“杜师叔,麻烦你说话注意点。家父尸骨未寒,你这样在背后诋毁他老人家,未免太不像话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知道维护你父亲的尊严啊,既然你有这份心,那为什么不继承你父亲的遗志?”老者冷笑道:“你父亲跟我的约定,你都不敢完成,还有什么脸在这里指责我?铁卫华,南形意门,哼,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尊师之道?我呸!”
  
      老者这话,根本就是在故意挑起南形意门众人的愤怒。而他也的确做到了,南形意门众人狂怒,这一下,铁卫华是再也拦不住了,十几个人跑了过来,纷纷叫嚷道:“有本事跟我打,跟我打啊,谁说我们南形意门没人了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冷笑看着这十几人,摆了摆手,道:“你们别着急,你们的门主都没开口说话呢,你们这就跑出来了,铁师兄就是这么教你们规矩的吗?再说了,这件事,只有南形意门的门主能够决定,他不开口应战,那就不用打了!”
  
      老者说着,慢悠悠地站起身,淡笑看着铁卫华,道:“铁贤侄,你觉得呢?真要打不了的话,那我就先带人走了啊。反正我也看了,你这南形意门啊,也撑不了多久了。对了,这房子是谁的,我挺喜欢的,改天我找人过来商量一下。要是你们南形意门彻底垮了,那我就把这套房子租下来,把我的北形意门搬过来。哈哈,以后形意门也不用分南北了,就只有我一家便可以了!”
  
      老者这话根本就是在南形意门众人的伤口上撒盐,听闻这话,众人更是愤怒。
  
      “门主,让我去跟他们打,我一定会赢的!”一个男子大声喊道。
  
      “门主,就算是输,也要应战,咱们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们啊!”
  
      “铁师兄,我去跟他们拼了。就算搭上我这条命,也不能让他们这样小看师尊!”
  
      “铁师兄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众人纷纷叫嚷,而铁卫华却是面色铁青,始终没有任何表示。过了好久,铁卫华方才摆了摆手,颓然地道:“杜师叔,父亲没说过有这一战,所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打了是吧?没事,既然你们愿意当缩头乌龟,那我还能说什么?哈哈哈……”老者站起身,狂笑斜瞥南形意门众人,完全就是在蔑视众人。
  
      众人都怒极了,站在铁卫华身边一人急道:“门主,你为什么不应战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南形意门的人,可以站着死,不可以跪着生!”又一人怒道。
  
      “跟他们拼了,这样不打,对得起师尊在天之灵吗?”
  
      便在众人纷纷叫嚷的时候,一个幽幽的声音突然从角落里传了出来:“如果小师弟在这里就好了,他是咱们当中实力最强的,肯定不会输的!”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99uu娱乐